“行,什么要求,您尽管开口,能给办到的,我们一定给办到。”瘦子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给周现点烟。

  周现吸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儿,而后说道:“首先,给我们准备一辆车,底盘高的,什么路都能跑的。”

  “这.......”瘦子犹豫了一下。

  “怎么,这点儿要求都办不到?帮你们办事儿,难不成让我们仨天天骑着自行车?”周现瞪着眼睛问道。

  “行行行,我来操持。”瘦子赶紧应下来:“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边儿,的确是条件有限。”

  “你们镇上条件有限,县里呢?市里呢?你们能把人家专家从市里给请过来,难不成,条件就不能从市里创造?”周现笑着问道。

  瘦子被周现这么一挤兑,脑门上都快要渗出汗水来了。

  “行,车的事儿,我来操持。”瘦子说道。

  “另外,我们需要三套探险装备,别那垃圾东西来糊弄我们,我可是能看出来的,要最好的,最好是进口的,人命关天的事儿,马虎不得。”周现说道。

  “进口的?”瘦子诧异道。

  请他们仨来帮忙,虽然人家没有明摆着说要钱,但是这成本也实在是有点儿高了啊。

  瘦子也万万没想到,周现会提这样的要求,他还以为,就算是进矿洞,准备些矿灯和军工铲就足够了,怎么还要全套的探险装备呢?

  “有什么问题吗?”周现说道:“要是出不了的话,就别开这个口请人家帮忙,正好明天还有一趟去京城的车,我们也不在乎等这一天了。”

  周现对上瘦子,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在要东西方面儿,周现可以表现的十分赖皮。

  又想马儿跑,又不给吃草,这世上哪儿来这么好的事儿?

  “行行行,准备,给你们准备。”瘦子说道。

  想想周现说的也没错啊,人命关天的事儿,关乎到市里的那些专家的命,而且,让人家去冒险,怎么说也得给人家准备齐全了啊,万一有点儿什么意外,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那就行,另外,武器的话,你们能淘换到什么东西?”周现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电棍,军工铲,行吗?”瘦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现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踩灭。

  “你们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周现不满的说道:“万一在山里遇到个什么东西,就打算让我们拿着这个去拼命?这是让我们帮忙呢?还是让我们去送死啊,看不惯我们就直说,我们直接走人就行了,不在你刘大所长面前丢人现眼了还不行?”

  周现跟瘦子说话,那是一句比一句损,周现心里也有些看不惯这个瘦皮猴了。

  这算啥,那山洞里指不定有什么东西呢,不说别的,万一在山洞里发现陆明,怎么办?靠着张敬文的那些东西跟陆明搏斗?怎么着也得有个防身的武器吗?

  电棍?军工铲?跟人家肉搏吗?

  “我们只是个小小的派出所,就只有这些了。”瘦子说道:“不是,周同志,你想要什么啊?”

  “有枪吗?”周现问道。

  “枪?!”瘦子诧异的喊了出来,随后赶紧闭上了嘴。

  周现要枪?他会用吗?而且,枪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给人呢?

  “有问题吗?”周现问道。

  “有问题!太有问题了!有大问题!”瘦子问道:“要枪干什么?这玩意儿可不是随便就能给人的。”

  “当然是用来防身,不然呢?真让我们去肉搏啊。”周现说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去了,至于村子里的人,直接告诉他们一声,万一有什么事儿,就搬家好了,万事大吉,我们也不用麻烦了,村子里的人也就不会出什么事儿了。”

  周现这解决问题的办法简单直接。

  怕村子出事儿?村子里的人万一怕出事儿的话,或者出了什么怪事儿的话,收拾东西先离开就是了,谁也不影响谁。

  因为瘦子可不知道,村子里的人家,祖坟都在西山上,是离开不得的。

  周现这么说,是在吓唬这个瘦皮猴。

  “这,这不是我推脱,是实在无能为力啊,我们上哪儿找枪去?”瘦子一脸为难的说道。

  “你是派出所的人,还是个所长,你跟我说你弄不到?”周现惊讶的说道,随后笑出了声音:“那你这个派出所所长可真是太惨了呀。”

  瘦子听到周现这么说,咽了一口口水:“这真不是我不帮忙,是实在帮不了啊。”

  “那什么,这样吧,你怕我们持枪做坏事儿的话,那到时候万一要是去矿洞的话,你也跟着去,你看着点儿不就好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不会是怕吧?”周现轻蔑的看着瘦子说道。

  “我怎么会怕呢?”瘦子义正言辞的说道:“当时跟着你去现场,我都不怕,又怎么会怕再进去一次?”

  “那就行。”周现说道:“要求呢?暂时就这些,你看着办,什么时候东西齐全了,什么时候来找我们好吧?我们仨现在县里的招待所住下,至于住招待所的费用,你看着办,要是招待所撵人的话,我们没处去了,直接买票就走了。”

  周云深跟瘦子的谈话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周现看到张敬文和大山带着行李过来了。

  “周大哥!”大山隔着老远,就叫周现。

  “这儿呢。”周现也朝着大山挥挥手,随后转过头来对瘦子说道:“我们就先走了,等着你安排。”

  周现说完之后,就朝着张敬文和大山走去。

  瘦子看着他们仨离开,心里那个滋味儿,甭提了。

  “现哥,咱们住哪儿啊。”张敬文问道。

  从照相馆里出来,也跟老掌柜的吃过散伙饭了,现在他也不好意思说这哪是不走了,然后再回去。

  “住招待所,吃好的喝好的住好的,反正一切,都让那瘦子去安排去吧,请咱们办事儿,哪儿能不付出点儿什么东西不是。”周现笑着说道。

  从大山手里接过自己的行礼,周现带着张敬文和大山两人离开了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