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来到了这个学校,他心里就存有疑惑,解决了一些,也发现了新的问题,这个学校,这片地方,就像是被阴霾所笼罩一般,而张敬文就身处这团阴霾之中,努力的想要拨云见日,但是现如今他所能做的,却只有挣扎。

  今天晚上因为张敬文的横插一脚,孙国庆难得一整宿睡了个踏实的觉。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孙国庆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张敬文,张敬文自然也感觉到了孙国庆的目光,但是他没有说话。

  带着信纸和笔,在食堂吃完了早饭之后,张敬文就借口出去打工,离开了学校。

  再次到了胡同里的照相馆。

  “今天也来的够早啊。”照相馆的老掌柜看到张敬文来了之后笑着招呼道。

  还未来得及把照相馆的大门给关上,张敬文就看到孙国庆进了照相馆。

  “国庆哥,你怎么来了?”张敬文问道。

  “我来找你有事儿。”孙国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毕竟,他这算是跟踪着张敬文到照相馆里来。

  孙国庆一抬头,看到了照相馆那面墙上挂着的照片,当场就给吓坏了。

  “敬文!这......”孙国庆指着墙上的照片儿,手和嘴一样,都哆嗦着,吓得说不出话来。

  墙上挂着的照片当中的女人,他在梦中见过,前些日子做春梦的时候见过,这些日子做噩梦的时候也见过,就是照片里的女人,掐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自己给掐死。

  “国庆哥,怎么了?”张敬文问道。

  虽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好歹老掌柜还在场,张敬文算是个中间人,该做样子还是要做样子的。

  孙国庆把张敬文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墙上照片里的三个女人,我做梦的时候见到过。”

  “国庆哥以前来过这照相馆吗?”张敬文问道。

  好端端的别的照片上的人没有找上孙国庆,怎么偏偏就那三个女鬼找上他了呢?

  当然,这当中也有孙国庆自己的一点儿点儿原因,但是终究大过错,还不是孙国庆的。

  “我之前照相的时候来过这儿。”孙国庆说道:“不光我来过,钱卫国和魏建设的照片也是在这家照相馆照的。”

  “可是他们两个没有遇到你这样的情况。”张敬文说道。

  被张敬文这么一说,孙国庆也说不出话来了,要是前段日子,自己没那么那啥,是不是也就平安无事了。

  “不是,国庆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张敬文问道。

  “你们两个在哪儿嘀嘀咕咕的干什么呢?”老掌柜说道:“那位同志,你是要照相吗?”

  孙国庆抬起头来,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来找敬文的。”

  “他现在是在这里打工,你们私人的事儿,还是私底下去说吧。”老掌柜的说道。

  看‘{正))版t章O节ju上酷P匠@网‘#0'%

  看了看桌子上摆放的座钟,再有个五分钟就要到八点了,该是烧香的时候了,老掌柜不愿让孙国庆在留在照相馆里影响他做事,想要让孙国庆赶紧离开。

  “是是,老掌柜,打扰了。”孙国庆说道。

  “老掌柜,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人。”张敬文说道:“让他留下来吧。”

  老掌柜听张敬文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然后自己去把照相馆的大门给关上,上了门栓。

  孙国庆见老掌柜这样,知道的是张敬文在这儿打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掌柜听张敬文的话,在给张敬文做事儿呢。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孙国庆好奇的问道。

  “国庆哥你不是说自己见鬼了吗?”张敬文说道:“还说梦中看到的女鬼,就是墙上挂着的照片,应该就是她们三个人吧?”

  说着,张敬文走到墙前头,指出了墙上挂着的三个女人的照片。

  孙国庆彻底的愣了,张敬文是怎么知道的?

  “国庆哥,知道这墙上挂着的照片都是什么人吗?”张敬文问道。

  孙国庆摇了摇头:“不知道。”

  “死人。”张敬文说道:“很早很早之前的死人了。”

  孙国庆的眼神之中闪烁着一种叫做害怕的情绪,喉咙蠕动,咽下了口水,脑门上也渗出了些许的汗水。

  这时候,掌柜的从里屋拿出了香炉,摆放在了那张书案上。

  “在学校没有建造成之前,那里是工厂来着,这你应该知道。”张敬文说道。

  毕竟也才是五六年前的事儿,来上学的,应该都知道,学校是新落成在这里的,落成时间石碑上也有记载。

  “而工厂的破落,是因为工厂里的工人,不断的出事儿,当然,也不能怨工厂,而时间再往前推,学校的地下,是一处人坑,当年打仗的时候,鬼子打到了这里,在那边挖了坑,活埋了不少人,是个千人坑。”张敬文说道。

  听了张敬文的话,孙国庆就像是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而你见到的女鬼,就是那时候被活埋在地下的人。”张敬文说道:“不过我也很好奇,为什么偏偏是他们三个找上了你,而不是别人,所以说,国庆哥你要想保住自己的一条命,不再过这两天这样的日子的话,最好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张敬文断定了孙国庆是有什么事儿瞒着自己。

  座钟上的时间也准确无误的到了八点钟,老掌柜拿出了香烛,点燃,把香插在了香炉之中。

  平日里燃烧的十分顺利的香烛今日却出了问题,香炉里的香冒出来的烟气儿,刚刚升起来,便炸做了一团,把掌柜的也吓了一跳。

  以往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敬文,这.......”老掌柜看向了张敬文。

  “死者为大,现在,死者生气了。”张敬文说着,目光盯着瘫坐在地上的孙国庆:“国庆哥,你需要好好的解释一番了。”

  “我.......”孙国庆吞吞吐吐的说道:“之前我来照相馆照相,看到照片上的姑娘,觉得特别好看,然后......”

  下面的话,孙国庆说不出口,老掌柜倒是替他说了出来。

  “然后你就背地里想着人家,做了点儿龌龊事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