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龙家家主龙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皱起了眉头。

“大长老莫要以自己的私心为重,这炼药的事情是我们整个家族的事,可不能拿他作为你孙子的前程做交换。”

龙天赶紧把这句话说出来了,他也觉得这大长老现在有些字是升高了,竟然把这单要的事情作为自己的私事,拿他换自己孙子的前程,简直是不要脸。

这些年他只觉得大长老有些傲气,总以为优秀的人总会自视甚高,但是没想到现在他已经贪婪到这种地步了,如果再不制止,很有可能下一个的目标就是自己了。

大长老听到这句话之后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表态,而是直直的盯着林不凡,他不相信用丹药作为筹码,还不能逼面前这个小子答应。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么做,实在有损他的威严,但是为了自己的孙子,没有办法,就算日后得到惩罚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他也仔细的想了一下,整个龙家上上下下能做到炼药,像他一样地步的人,根本没有,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还在的一天,这农家就要倚仗自己炼药。

他也想过了,凭什么自己有一身炼药的本领,却屈居于人下,修炼的过程当中丹药是必不可少的。

龙家既然有这样的成就,那就是他大长老的功劳,凭什么让他拿这份功劳给别人做嫁衣?

林不凡听完他说的话之后,觉得这个人如果再不得到一些教训的话,很有可能就觉得整个龙家都是他创造的。

不得不说林不凡真相了,这大长老真的觉得整个龙家都是依靠自己才这样强大的。

“我说不行就不行,不管你是拿丹药来做筹码还是威胁,都没有办法让你的孙子进到这个团队里。”

“先不说比赛的时候惊险万分,但说如果成功进入到水牢历练的时候,以你孙子的水平可能进去之后就挂了。”

这句话坚决不是他危言耸听,以龙鳞现在的实力和心境根本做不到。

在里面历练很有可能刚进去就要出来,就算不出来也会拖他们的后腿,这样的累赘可不能沾上。

“放屁!我孙子的实力可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你这无知小而不知道,就别信口雌黄,小心我把你舌头拔出来入药!”

林不凡觉得这人如果是在他们邻家要敢跟自己这么说话,迟早会上他一拳头让他知道什么叫吃火拳的滋味。

但是现在是在龙家,不是他的地盘,如果在别人的地盘上打了这家的人,确实是有点说不过去,于是转头看了看龙天。

只见龙天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愉快的样子,他就知道现在就算他出手教训这个大长老,也不会有太大的过错,于是心就放了下来。

他在心里想要是这个大长老再多说一句废话,下一秒就让这位长老尝一尝火拳的滋味。

果然大长老没有让他失望,这一次他不是说了,而是拔出他手中的剑就朝林不凡冲了过来。

众人看到他这样的动作之后纷纷上来阻止,但是此时他眼睛已经愤怒的发红了,谁的话也不听,上来一个人便砍一个人,胡乱砍一通,愣是让他砍出了一条通道来。

只见林不凡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面前发疯的大长老,只要在踏进一不自己的拳头就挥出去了。

大长老把剑举过自己的头顶,甩了一个电话便要刺过来,但是就在他有动作的时候,林不凡的右脚向后错开一步。

拳头握紧,只见他大喝一声,“烈焰拳!”

一只带着火焰的拳头隔空便朝着大长老飞去,众人还没有反应到什么情况的时候,只觉得一股火焰擦着他们的身侧就飞过去了,突然在接触到大长老的时候,包裹着那把剑,把大长老甩出去了。

所有的事情发生,只在眨眼之间,等到众人缓过神的时候,就见大长老吐了一口鲜血昏过去了,而身旁的那把剑已经被烧的碎裂了。

只是一个拳头就让大长老受这样重的伤,众人纷纷惊疑了一下,在他们看来,林不凡的修为和他们差的太远了,为何只是一拳头便把大长老击飞了,这一点让他们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龙天看到这样的情形之后,反而淡定的坐在椅子上面喝茶了,看着其他人的神情,就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

这能让他们想到为什么能力看着这么低,竟然一拳头把打长老打飞了吗?

隐藏实力的武器说出来可能没有人会相信,但是他相信林不凡的手里肯定有这样东西,要不然自己的修为怎么会隐藏的这么好。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了句话,打破了大家呆滞的状态,于是手忙脚乱的把大长老抬到一边,看着他没有什么大碍之后,于是就纷纷做了回来,继续刚才的话题。

林不凡看着这些人的表现之后,心里默默的记上了一笔,看来这大长老平时坏事做的太多了,这些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遇到这样的情况,竟然没有一个人要帮助他长老的。

“你们尽管提有能力的子弟,我心里面有几个人选,如果和你们相似就再好不过了,如果不同的我们再商议,有什么解决办法。”

林不凡看着这些人缓缓的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只见众人立刻坐直了身体,像是好学生接受老师的训话一样纷纷点头。

他们能不同意吗?要是再起什么冲突,一拳把自己打飞了,也不划算。

龙天对于现在这样的情况,可是乐见其成这些人能乖巧的让林不凡自己做决定,再好不过了,省的中途出现麻烦。

此时他看向林不凡的眼神充满了敬佩以及欣赏,小小年纪做事就这样有条理,有威望,恩威并施,一招杀鸡给猴看就把他们震慑住了。

不管接下来林不凡说了什么让他们惊骇的话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或者说都是不敢言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