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清北手上的这张地图跟在楼下大爷那拿到的基本没有差别,就是多了一个注册点,一个离开点而已。哪条山脉是黄色的,那块区域是红色绝对禁止入内的,一点区别都没有。

  老大爷坑人啊这是!

  “先生,最后祝您历练安全,实力能够有所提升。无论是在您自己的修炼道路上,还是为了修炼界能够更好的发展,请务必遵守多贝雪山的规则。我们没有足够的人手来进行检测,只能靠自觉来维护。当然,这也代表多贝雪山内是真正的危险,您没有任何的救援措施,万事只能靠自己。”

  美女店员对马清北作为最后的嘱咐便转身离开,每年都还有着不少的修炼者进入多贝雪山修炼,美女店员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尤其是现在属于秋天,到了冬天多贝雪山就彻底陷入了危险期,大雪连绵,自然天气恶劣到一定程度,依旧能挺住不冬眠的,更无一不是实力高强的灵兽。

  因此,修炼了一年想要经历实战的修炼者们,最好的选择便是现在的秋天,历练两个月刚好下雪回家回门派,争取在年末大笔的时候绽放异彩,为新一年争夺更多的修炼资源。

  L$酷*匠=网.永久P;免◎费看#d小…j说0O

  因此,现在的多贝雪山里,可不止有着马清北这么几个人,热闹的很呐!

  马清北随手将地图扔进了纳戒之中,戒指里面存了不少粮食,再加上修炼者也不需要过多的食用五谷杂粮,倒是不用再为食物而发愁了。

  等杨小可跟杨乐乐玩够了,也就要开始好好的正式历练了,马清北忍不住的有些摩拳擦掌。

  说实话,马清北也很期待跟灵兽交手是什么感觉。他以前跟仙兽神兽交战的时候,不是梵天煮海就是开天辟地,一口涂抹能把一个星球打爆那种。

  真正的拳拳到肉,武技的极致发挥和体验,马清北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胳膊腿难免有些生疏。那些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的技能,也许也可以再度重见天日了!

  越想越兴奋,马清北体内的灵力甚至都有些翻腾了,要不是他自己有意压制,现在已经突破了筑基九层,到筑基期的最后一步了。

  神豪九转的修炼就是如此奇特,你不经意之间,便自动吸收到了足够的天地灵力,再加上天灵根拥有者没有小等级壁障,尽皆反而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马清北却不能升级,不是他不想修炼那么快,他比任何人都更想快点到金丹期,炼制极限丹恢复灵根。但他之前吸收的灵石,已经让体内的灵力蓬勃到了一定程度。

  如果继续让其灵力满了就自动升级,对以后的修炼没有半点好处。根基,根基,修炼者最重要的就是根基。否则到了后期,各种麻烦心魔全都找上门来了。

  尤其是自己这回重生,逆天逆大发了,突破筑基期的时候,便有着天劫的雏形出现。他现在马上要突破到金丹期了,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新花样。

  能够在突破之前把灵力磨炼的越凝实,以后的修炼之路也就更顺畅。这个是马清北不让杨乐乐跟杨小可疯狂服用丹药迅速提高实力形成有效战力的原因。

  两人都是天灵根,现在提升太快,对以后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还会因此而有性命之忧,那是马清北绝对不想看到的。

  马清北收拾好思绪,准备看看三人玩的怎么样了,却突然听到一阵争吵声。

  “凭什么啊你们,这东西明明就是我们先看上的,你们是后来的,有什么资格跟我们争抢!”李花花气氛道。

  马清北眉头微皱,这李花花还真是有点麻烦过头了。之前在外面就是因为太过张扬被那些摊贩当成了凯子找麻烦,怎么现在又跟人吵起来的。

  马清北快步的走过去,看清楚了怎么回事。

  李花花对面还站着一对男女,女的颇有几分姿色,男的是个胖子,明显的土豪,大金链子小手表,貂皮身上披,一张嘴就是满嘴的大黄牙。

  哦不对,是大金牙。

  “怎么的,我们看上了就是我们的,我们出钱买还不行吗?小妞,大爷今天心情好,给你十万块钱当好处,别跟我媳妇抢这玉镯子。”大金牙一咧嘴,大笑着在女人身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女人吃痛,却娇笑的贴在大金牙身上,“老公,就知道你最好了,总是喜欢给人家买东西。”

  说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李花花,“小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跟我们挣了。看你那模样能有几个钱,一身logo都那么明显,半点品味都没有!”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老娘有钱,老娘有的是钱!”李花花气得不行。

  杨小可看到马清北来了,连忙走了过去。她之前也不好说话,现在马清北来了总算是有了个主心骨。

  “少爷,事情是这样,李花花看上了一个玉镯子,说是有灵气的东西,非常好,要一千万。她就犹豫了一会儿,那个大金牙就过来要抢着买东西了。”

  杨小可有些自责,“少爷,您不在,我不敢妄下决定。”

  “记住,你是马家的大管家,我的钱向来是由你保管,你有随意支配的权利,下回这种事情就不要等我到了再做决定了。钱是最没意义的东西,而友情却是无价的。”马清北轻声笑笑,说话的声音不小,准备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大金牙斜楞了马清北一眼,不屑的感觉已经不可遏制。马清北就穿着一身普通的冲锋衣,跟那些普通的游客豪无差别。

  杨小可跟杨乐乐也是同样的行头,之前两人一直没说话,大金牙自然就把两人当成了李花花的跟班,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至于刚来的马清北,更是毫无疑问的穷鬼,哪里需要放在心上。

  女人呲笑着,脸上的白粉掉了三两,“小子,你知道这手镯子多少钱吗,就这么狂妄!还钱是最没意义的东西,我看也只有穷鬼才会这么说。”

  “是吗?”马清北咧嘴笑了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