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面带笑容的对金宝说:"兄弟,我知道你心里难过,说实话我也挺难过的,但是这已经是事实了。"唐杰上前一部搂着金宝的肩膀让金宝坐在了床上,看向李震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管外面怎么传我们一定要看见刘天,希望你下次说话注意。至于张东东我会象他讨帐的。""我和张东东逗了三年,从一入狱我们俩就开始逗,不管大仗小仗我俩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我这面全是一些不能打的,会打的没几个,而张东东那面会打的多的狠,我前几天看见你们几个身手都非常不错,说直接点我想招揽你们。"李震慢悠悠的说道。

  唐杰嘴里露出了一丝微笑看向李震说:"我不管你和张东东有多大的仇,但是我俩只有一个老大,他在哪里替着我俩蹲小号,他就是刘天,自从他站出来替我们俩去受罪的时候我俩就认定他是老大了,所以我俩不会跟你的,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带着我们一起跟你。"李震哈哈大笑,连说了三声好:"我李震没看错人,果然够情意,真汉子,我下周就要被枪决了,我现在可以把这东侧的一片兄弟交给你们了。"唐杰他们俩人还有些不懂李震说的什么,张龙看向唐杰金宝二人说:"直接点,二哥被枪毙之后你们带领我们,这下明白了么。""就凭你俩去干张东东那是鸡蛋碰石头,虽说你俩有点本事,但是张东东身边的人也都不是吃醋的,我这还有一百多号兄弟以后都跟着你们了,我呢,就准备准备等着过几天的后事了。"唐杰和金宝互相看了一眼,对李震说考虑一下,明天给他答复。

  不一会李震就带着张龙走了,金宝问唐杰怎么想的,唐杰说他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办,俩人沉默了一会,唐杰突然做起来说:"接,接下来干死他娘的张东东,现在咱们俩肯定逗不过他,现在加上那一百多人干掉张东东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等天哥出来直接做老大,老大只能刘天一个人做,其他人没有这个资格,我相信刘天,因为在他身上我能感觉到那股霸气。"金宝听完唐杰的话说:"好,就按你说的办,等天哥从那该死的小号里出来我们就让天哥做老大,我也有一种感觉第一次遇见刘天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有一种霸气吸引着我。"俩人决定明天去找李震接替那个位置,然后就是找张东东算帐的时候了。

  此时刘天已经在小号里煎熬了七天了,离自己离开这恐怖的小号还有五天。

  东港监狱小号第七天,刘天被一阵剧烈的疼痛疼醒,我怎么还没有死,刘天苦笑道。现在死亡是对刘天最大的解脱了。

  连续几天这种发疯的状态让刘天身体接受了严重的考验,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撕裂了,那一张不算帅气清秀的脸上更见消瘦了,如今刘天全身伤痕累累,胸前后背不知被刘天抓破了多少条血印,那冰冷的墙壁上也沾满了血,有时候能闻见那该死的刺鼻味道,有时候能闻到血腥的味道。

  每天刘天最希望到的时候就是管教来送饭的时候,虽说那一瞬间阳光无比的刺眼,但是吃完那饭菜之后刘天精神有点好转,刘天不知道一天几吨饭菜,有时候一顿,有时候两吨,还有就是一天不送,那些记着天数的树枝已经被刘天发疯时不知道扔到了哪里,刘天更记不得自己被关了多少天。

  刘天背对着那冰冷的墙壁,在这炎热的夏天里,冰冷的感觉已经传遍了全身,不禁打了个冷颤。

  今天刘天身体里的那股怒气格外的平静,但是就是这种安静让刘天感到了不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突然身体一股冷颤蔓延了全身,刘天在等冷颤之后的那股热流,刘天以前在生理课上听老师讲过,一个人打冷颤是快速的把身体体内脂肪燃烧以获得热量来抵御体外的寒气,可是这股冷颤过后却没有那股温暖的气息,刘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怎么也琢磨不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是自己也许快死了吧。

  W看S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但没过多久一股灼热的感觉从脚底一直蔓延到头部,不断的冲击着大脑的神经。刘天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其实这是精神崩溃的前兆,就像精神病院里的精神病发作一样,在陷入更疯狂的状态之前都有一阵是大脑清醒的。

  这股灼热的怒气象洪水暴发了一样不断的冲击刘天脑子里的每一根神经,似乎非要把他那最后的防御底线冲破,外加上那股刺鼻的味道,刘天此时已经愤怒到极点。

  刘天实在忍不住了一开始是用拳脚朝那冰冷的墙壁发泄,到后来那股怒气越来越重刘天双手抱住头痛苦的长啸了一声,这一声似乎要把那股怒气和灼热的感觉发泄出去一样。

  这一声声的长啸传到了东港监狱的每一个角落里,此时东港监狱里的犯人都放下了自己手里的工作,静的不能在静了,静的就算掉下一根针也能听到,都在听这一声声怒吼是从哪里传来的,第一声不知道从哪传来紧接着第二声第三声,重人都知道了那是从小号里传出来的,这些人没有在小号里呆过不知道里面是有多么的残酷,但是从刘天的长吼中重人听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