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白牛塘西北角的一个凉亭内,少年随意找了个长石凳子坐了下来,大大地呼了口气,显然刚才被张峰狠狠打在肚子上的那一拳,让他还没有缓过劲来。

  皱着眉头,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该死的,死老头没忽悠我,他果然有能力打到我的身体!”

  确实,张峰这一拳就算打在普通人身上也不会产生多大的疼痛后遗症,可少年的体质却和别人有着稍许不同,在他爆发极速的情况下,只要轻轻的被打到一下就能让疼痛感放大几倍。

  说白了只要少年运起异能,他的力量与速度是能得到突破人体极限地增长,可是身体的耐打性防御力就会直线减短!

  休息了片刻后,少年捂着肚子掏出手机找到一串电话后便拨通了过去,直到那边响起一个异常柔和好听的女声时,少年才懒懒地喂了一声说了起来。

  “姐,放心吧,那小子不会乱来了,一切搞定…恩恩,好的,还有我想留在中国,过段时间再回来。”

  ……

  揣着电话,说了一段时间后,少年这才挂了电话,抬头看着此时的太阳已经挂在了晌午位置,感觉到自己肚子上传来的疼痛感好多了以后,这才伸了个懒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u酷匠¤网#首发

  ※※※

  张峰此时依旧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感受着暖暖的阳光照在自己的身上,这感觉还真舒服的没话说,就连脸上的疼痛感也渐渐被这发自内心的阵阵惬意给中和了一些。

  就这么过了许久,张峰这才缓缓睁开了闭上了的双眼,愣神看着被云朵遮住了太阳的天空,想着先前所发生的一切。

  如果那帅气少年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以他现在的条件去找尹雪,恐怕只会惹来一鼻子的灰,根本就没有和她在一起的丁点希望。

  他现在清楚的知道,要想和尹雪真正意义上的在一起,只有他自身在拥有权势地位财富,缺一不可的情况下。

  可纵然清楚这点,但他哪有什么法子短期内就能做到这些?这着实想疼了他不算发达的大脑。

  “嗨,小伙,是不是被人打劫了?要我帮你报警么?”

  就在张峰独自想着心事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一声颇为和蔼的苍老声音,这才让他回神转过了头看着眼前这位背着渔具的老人。

  张峰也知道自己目前这张脸,要血有血的,要肿块有肿块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脸骨兴许还骨折了,身为当事人的他虽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不知道的肯定会误会他了。

  随即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和一个朋友起了点争执。”

  说完就撑起了身子,在垂钓老人满是狐疑的目光下缓缓离去,直接走出了白牛塘。

  张峰不是傻子,此时早就过了和尹雪约定的时间,结合先前的情况是个正常人都不难猜出那条短信不是尹雪发的,定然就是狠狠揍了他一顿的那帅气少年发的。

  所以他现在也没有什么留下去的必要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该去医院好好查下他的脸到底有没有骨折现象,毕竟张峰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那火烧般的疼痛感绝对不像是休息几天就能好的。

  走到主干道后,张峰直接拦了辆途径的出租车去了ZJ城镇的第六人民医院。

  因为就算打的也要约莫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本来张峰还无聊看着窗外的风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目光竟然慢慢被司机开车时的换挡手势给吸引了过去,再没有移开一下双眼。

  可能是出租车司机手动挡的车开得很是娴熟吧,竟让张峰隐隐升起了一股热血的感觉,说不上来什么心情,就是感觉开手动挡的车比自动的帅多了!

  二十分钟后,张峰付了车钱便下了车,这是他自小以来第二次站在这所离家最近的医院门口。

  以前唯一的一次是在认识尹雪之前,感觉身体的不适后,便来到了这所医院想要看下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可万万没想到这不查不要紧,一查就查出大问题来了,直接就跟给他判了死刑没什么差别。

  张峰愣神站在了医院门口踌躇了许久,没敢直接踏进医院大门,内心五味杂陈了起来,说不出的感觉,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后怕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