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考虑到的是,利用双眼确实将整个世界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但是,有些东西他是阻止不了的,就比如说惯性!

  看着依旧在慢慢贴近集装箱的车身,张峰心里一阵骂娘,这样下去,车的侧身撞上去也是迟早的事,现在这速度撞上去是没事,顶多就是车子蹭掉点漆,微微颤抖一下。

  可是十秒后呢,这股巨大的冲击力完全就能撞碎整辆车。

  “1”

  即将在定格时间结束前,张峰直接又是一把方向将车子往左边打死,听天由命吧!

  “槽~啊~”此时,恢复到正常时间后,张峰依旧保持着踩着油门的动作,耳边传来了一阵吱吱吱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以及陆尧那杀猪般的吼声,不知为何,竟然还带着些许颤抖的拖音。

  脑海里没了那计时的声音,张峰努力地睁大着双眼,生怕那疼痛感让他闭上眼睛没了视线,他清楚的知道现在要是闭上眼跟送死就没什么区别。

  可好像是他多虑了般,并没有想象当中的疼痛感,视线依旧异常清晰,只是车子的速度非常非常快罢了,心想难道只有第一次的时候才会感到疼痛,那以后岂不是爽多了,现在想想那钻心的疼痛感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而张峰他们所在的路虎车直接以一个U字型绕过了集装箱,依旧漂移着不停与地面打滑。

  与此同时,身后再次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想来应该就是那辆警车所发出的,远远就能听见从车里走出来的人不停地叫骂着。

  而集装箱车里的司机,不可思议地回想着那辆白色路虎以一种天方夜谭般的路线绕过了他的集装箱货车,避免了相撞,这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奇迹!

  看着被集装箱货车挡住了整条路口时,张峰这才真正把一颗悬着的心给归回了心房。

  确认了那辆警车不在追逐上来后,张峰立刻松开了紧踩着的油门将速度慢慢减了下来,并不停微微转动着方向盘控制着车子的前进路线。

  直到速度降到了40马左右后,他这才发现此处已经离他的家不远了,几分钟后便转进了一条岔路口开进了一条农村的偏僻小路。

  在转弯的时候,因为马路小转弯直,张峰在细微方面的车技又不怎么熟练,导致车身蹭在了马路牙子上发出了点响声,暗想可能是蹭掉点漆或者凹进去点什么的,但是比起他们现在各个都很安全地坐在车里,那简直威不足提。

  整段路上众人也都是很默契的没有一人说话,就跟哑巴差不多,气氛要多压抑就有多压抑。

  小路上开了不久后,看到自家房子离他们所在的车只有不到二百米的时。

  张峰踩了脚刹车,空通一声,车子就直接熄火了,就感觉它也很累了一般,没做啥准备就提前休息了去了。

  等到车子完全停下来后,过了一两分钟,张峰这才哆嗦着手从兜里掏了包烟拔了根握在了手里,可刚想递到嘴里,就掉在了地上,直到就这么重复着掉了约莫六七根后,这才勉勉强强点上一根。

  狠狠地吸了一口,舔了舔不知何时已经干裂了的嘴唇,这才把肺里的烟给吐了出去。

  k看正|版章!节pF上….酷匠;网@●

  一抹弧度慢慢地挂上了张峰的嘴角,小声地笑了起来。

  什么叫劫后余生!什么叫与死神共舞!试问有多少人能像他那样实打实地体验了一把了?那感觉说不出来的微妙。

  虽然上次救尹雪的时候张峰就差点死去,但是当时他是抱着必死的心,可这次就不同了,他想活下来!

  本来还是轻笑着的张峰,渐渐的,笑声越来越大,等到最后整个车厢里都是环绕着他的笑声时,陆尧也紧跟着大笑了起来,小丽和姗姗也是随后而笑。

  不知何时,车载音乐内播放着一首时间较旧的抒情纯音乐,与他们此时此刻的笑声融合的异常不协调。

  许久后,可能是张峰笑累了,虽然脸上还是存着笑容,但已经没有像之前那样哈哈大笑了,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平复。

  暗想以前看到过的一个科学视频里说道,笑是最能缓解压力的行为这茬果然没有忽悠他。

  手也没有再哆嗦了,从烟盒里又掏了一根烟点上,随即拔了另一根拿在手里转头对着坐在后座的陆尧说道,“兄弟,抽支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