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张正德说什么,张峰继续正色道,“爷爷,您就放一百个心吧,这点小事在我看来,无非就是这腐朽不堪的社会所繁衍出来的琐事罢了,您大孙子才不会因此而想不开,以后我也定会出人头地,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们的人总有求到咱爷孙俩的一天!”

  说完后的张峰,毫不变色地伸出了手隔着眼皮轻轻抚摸了下自己的眼球。

  可能是张峰说得很是义正言辞吧,张正德布满皱纹的老脸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抽泣,一张嘴哆哆嗦嗦地愣是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看着不再自责的张正德,张峰这才将他扶了起来,说道,“爷爷,您早点休息,桌上的东西明天收拾就好。”

  说完,容不得张正德反驳,张峰便扶着他上了二楼的卧室。

  临睡前,张正德握着张峰的手说道,“峰子,以后出去那么久一定要和爷爷说一声,别让爷爷担心了。”

  轻轻地帮张正德盖了盖被子,张峰笑着回道,“放心吧,以后您大孙子不出去野混了,要野混也一定提前和爷爷知会一声。”

  看着爷爷布满了银丝的头发,心里不禁一阵感叹岁月不饶人,不知不觉间爷爷已是步入了花甲之年,他从小都是爷爷照顾过来的,以后是时候该他照顾爷爷了。

  张峰又在房里留了片刻,和张正德随意聊了几句,期间张正德问起他这一个月都在干嘛的时候,他只好借口说是和朋友去外面好好旅游了一番,当初走得匆忙忘记说了。

  等到张正德说累了,想要休息的时候,张峰这才带上门轻轻走了出去。

  ●更P新最快,,上酷匠网*

  此时,一边收拾着桌上碗筷碟的张峰内心不禁想起了以后他该作何打算。

  可直到他收拾完后也未曾想出个所以然来,其实他也想过要是靠着他双眼的能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打劫晚上落单的路人,这绝对是来钱非常快的方法。

  不过很快便被否定了,他这样做绝对不是爷爷所希望看到的。

  爷爷一直和他说过这么一句话,人,活在世上,莫要做了违背道德良心的事,不怕苦不怕穷,最怕心不正,心不正了,跟畜生就没有什么区别。

  今夜,张峰注定无眠,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和相爱的恋人绝望地分手后被医院告知病危,又被尹雪的叔叔从死神身边把他给救了回来并拥有了一双神奇的眼睛,再到和尹雪相爱最后又不得不分开,他现在很难消化这些事情。

  虽然先前和爷爷说得那么信誓旦旦,但是他知道自己很迷茫,他这么说无非是想在安稳爷爷的同时激励自己罢了。

  他现在很想找尹雪,但是又该从何处找起?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那幢别墅了!

  满脑子谜团的张峰也不知道他昨晚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知道当他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太阳已经挂在了大地的正上方。

  “喂~什么事?”

  张峰迷迷糊糊地拿起了电话,微睁着眼看清了来电显示的是陆尧手机号时,这才接了电话开口问道。

  “阿峰,晚上六点,好旺角歌城见,昨天太晚了没替你接风,今晚得给你好好接接,免得你说哥不厚道。”

  “嗯,知道了,晚上见,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嘿嘿嘿,出来的时候把你J巴洗干净咯,哥知道自从你跟钟梨婷分了以后都是五打一解决的生理问题,所以今天特地给你找了几个正妹!”

  耳边传来陆尧略微猥琐的声音后,张峰没等他说完就将电话给挂了。

  将手机调成静音,感到倦意再次袭来了后,便继续沉沉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他又睡了多久,只知道期间神智无知的情况下,迷迷糊糊地听到爷爷喊过他一次吃中饭,之后就再也没有来打扰他。

  等到张峰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得不像样了,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快晚上六点了。

  说实话,他已经好久没有自主地睡那么久了,暗想还是睡了二十二年的床让他有睡欲,怪不得当时死活要出院回家。

  起床后,本来还想冲把澡提提神的,但一看到自己满身的绷带后便放弃了洗澡的念头,随意从衣服堆里翻了件卫衣套在身上,便下了楼。

  洗漱完毕后,看到楼下正微笑着端着两道菜从厨房走出来的张正德,张峰开口道,“爷爷,今晚我不在家吃晚饭了,和朋友约好了出去吃。”

  心里暗暗对着爷爷说了声抱歉后,张峰便迈开了步子往门外走去。

  “峰子,回来。”

  听到爷爷的声音后,张峰以为是爷爷不同意他出去。

  也是,毕竟他昨天才刚回来一顿饭都还没在家吃过又要出去了,不同意也是情理之中。

  要是爷爷真不同意他出去,那张峰断然会留在家里,无论如何都会推了陆尧的盛情。

  对于现在的张峰来说,爷爷就是他唯一的至亲之人,就是他的全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