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现年二十二岁,出生在SH的贫困郊区,一个偏远农村里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

  当然普通二字也只是对于家里的经济条件来论的,有些方面却和别人的家庭很不一样。

  小时候,在张峰还没有独立能力去上学的时候,接他上下学的从来就只有张正德,他的爷爷一人,再没有其他人来接送过。

  倒不是说张峰的父母忙着做生意,赚钱没空顾上他的学业。

  而是自打张峰懂事起,他就知道他没有父母,听爷爷说,父母早在张峰出生没多久就已经死了,奶奶也在他五六岁屁大点孩子的时候不幸病逝。

  爷孙俩自此相依为命。

  张峰还有一个小姑,也是爷爷的亲女儿,可能因为小姑出生较晚的缘故,所以只比他大了六七岁的样子。

  但纵然如此,他也对小姑的印象很少很少,少到他现在基本上都已经记不清小姑长什么样了。

  不过小姑从小就对他很好,记得小时候只要有好吃好喝的小姑第一时间就会留着给他,可是好景不长。

  记得他才十多岁的时候,小姑不知道什么原因和张正德大吵了一架,当时因为他还小又离现在时日久的原因,已经记不清当时爷爷是为什么事情和小姑吵的。

  只知道当时吵得很凶,最后小姑是哭着离开的,一去不复返。

  从那以后,张峰就再也没见过小姑,到现在也有十多年了。

  他不知道小姑现在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结婚了没有,孩子又有多大了。

  张峰也从来不会过问张正德关于小姑的事情,就连他的亲生父母也很少提及,他知道这些事都是张正德的禁忌。

  记得小时候有次乘爷爷心情颇为高兴的时候,问过他父母的事情,当时张正德原本喜笑颜开的一张脸瞬间就跟结了冰似的,就差没把他给揍一顿。

  偶尔能从爷爷嘴里听到关于父母的事情,也就只有爷爷每次喝醉了以后,开始跟他不停重复唠叨,爷爷的儿子也就是他的父亲有多可怜,事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就英年早逝,而他的小姑又是有多不孝,白让奶奶怀胎十月生下来了。

  总之,张峰的家门很不幸,隔壁邻里也因为这点,非但没有帮衬他家,反而对他们爷孙俩是冷眼相待。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心吧,喜欢巴结高贵掌权的富人,看不起贫苦落难的穷人。

  就感觉好像他们一旦跟你家有关系了,会连带着贬低了他们的身份。

  所以看清了这点的张峰自小就发过誓,长大了一定要出人头地、光宗耀祖,让那帮狗眼看人低的畜生好好瞧瞧,为什么有三十年河东西,莫欺少年穷这句话。

  此时张峰在门外已经踌躇了有一会了,看到屋内隐隐透出来的灯光,他知道此时爷爷定然还没有睡。

  “爷爷,我回来了。”张峰推开门后,就柔声说了起来。

  进门后,张峰看到张正德正坐在了饭堂内一口一口喝着酒。

  本来他是直接想回卧室的,但是看到爷爷都已经十点了却还独自一人喝着酒,不禁心里一阵酸楚。

  走到了张正德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后,张峰就开口劝道。

  “爷爷,别喝了,都快十点了,早点睡吧。”

  没想到张峰刚一说完,张正德便老泪纵痕了起来,这可吓坏了他,他很少看见爷爷哭,以前唯一一次印象也是小姑离家出走后,爷爷哭得挺伤心的。

  还未等张峰询问情况,张正德已经哽咽地说了起来。

  “峰子,是爷爷对不起你啊~”

  “爷爷,您胡说什么!”

  张峰知道,铁定又是爷爷喝多了酒,胡思乱想了起来,赶忙起身抢走了张正德手中的酒杯。

  张正德也没有撅着脾气不肯放下酒杯,等到张峰重新坐下后,继续哽咽着说道。

  “是爷爷没用,没能给你一个富裕的家庭,因为家里穷,导致那和你谈了五年的小女娃抛下了你。”

  听完爷爷的话,他终于知道为什么爷爷那么晚了还在喝酒,想来前几天应该都是如此。

  想想自己消失了一个多月一个电话都没给爷爷打过,自己真他妈畜生不如,让爷爷如此担心自己,胡思乱想以为自己是因为和相爱了五年的恋人分手后想不开才做出在爷爷看来像是离家出走的举动。

  酷F匠,网唯+一y正.m版…√,#其x他都√☆是O盗版4

  想到这,张峰真想狠狠地扇自己耳光。

  确实当知道她的父母因为他家穷而极力反对他俩在一起的时候,张峰真的挺恨得,但是他恨的并不是爷爷没有让他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而是恨他自己的无能。

  “爷爷,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有错,但您绝对没有错!您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我拉扯大,又是当爷爷又是当父母的!还用光了您所有的积蓄供我上大学!我感激您都来不及,这又哪是爷爷的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