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张峰漫无目的地沿着这条并不宽阔的马路走了多久,一辆蓝色的皮卡货车经过他的身边后慢慢将速度减了下来,直到停在了他身前五米处。

  “喂~年轻人,怎么一个人走这了,去哪啊?”

  此时车子里探出了一名头发微白的老大爷,左胳膊搭在车窗上,转着头向张峰柔声喊道。

  说实话,现在的他真不知道要去哪,就感觉整个心都空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有种就这么一直想走下去的冲动,就像阿甘那样用他的一生去奔跑。

  但他现在很清楚,虽然这条路只是一条乡间小道,但他敢说路过的车辆就算没有过百也有二三十了,可也就唯独这老大爷停了下来询问他。

  不想凉了老大爷热情的张峰用着异常干涩沙哑的声音回道,“想去城里。”

  刚一说完,那老大爷就已经开始招起了手示意他过去,嘴里也跟着说道,“叔捎你一段吧,这路没公交,你想去城里,光走路的话可得要半天都不止。”

  这大爷难道就不怕他是坏人么,这么想着的张峰最终迈开了步子,走到了皮卡车旁上了副驾驶的位子。

  等到张峰坐实了以后,老大爷这才发动了车行驶了起来。

  “年轻人,跟朋友走丢了吧?看你打扮就不像是个乡里人。”

  独自看着窗外的张峰,听着老大爷的问话,整一颗心又是隐隐作痛了起来,他现在很想大声地回答:是啊,是走丢了,而且是跟他最爱的女人走丢了,丢到以后都不知能不能再见上一面!

  心里如此想着的张峰艰涩地转过头看着老大爷,勉强扯起了一丝笑容说道,“恩,早上来野炊,一不小心就走散了。”

  “哈哈~就说嘛,还好今天叔刚好要去城里办点事,不然年轻人你可有的苦了。”

  老大爷刚说完,原本控制着方向盘的两手放下了其中一只,往后座指了指,继续说道,“年轻人,肚子饿后面有馒头,还有矿泉水,自个儿拿,甭客气。”

  看着完全没把自己当陌生人防备的老大爷,张峰心头莫名地感动了下。

  他虽然不饿但是抽了一晚上的烟,喉咙还是异常得干涩疼痒,连说话的时候都感觉喉咙像冒着火苗子似的。

  也没有多做无谓的客气,往后座上拿了瓶矿泉水,拧开了瓶盖喝了两口,被水滋润过的喉咙瞬间就感觉舒服多了,就好比一条洪流冲开了堵塞许久的河道。

  “叔,听口音,您是北方人吧?”

  “嘿嘿,来JS也有二十几年了,就是改不了这北方口音,被你听出来了。“

  其实张峰光看老大爷那股豪爽子劲也不难猜出是北方人。

  但听到老大爷的话后,他现在更在意的是这短短两天内,自己竟然被丢到了JS地界,虽然他不知道之后昏迷了多久,但顶多也不会超过两天。

  张峰回了个微笑后就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愣神看着窗外。

  也不知道自从他上车后开了多久,可能有一个多小时吧。

  “年轻人,城里到了,那儿就是车站,早点回家,别让家里人挂念着。”老大爷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公交车站,对张峰说道。

  而直到听到老大爷的声音,他这才从发呆中回过神来,说了声谢谢后就下了车。

  此时,站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张峰迷惘了起来,也不知道爷爷有没有担心他,虽然手机就在口袋里,他也很想打个电话报个平安,毕竟爷爷是他唯一的亲人。

  可是张峰先前就看过手机,早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而身上除了一张建设银行的硬卡外,再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看着手中不知何时揣在手里,尹雪给他的银行卡。

  张峰哭了,其实他早就想哭了,只是一直强忍到现在而已,而现在睹物思人一下子便到了崩溃的边缘罢了。

  ¤酷匠M;网!#首v发*

  就这么站在人来人往的闹街上,无声地落着泪,心里却不停地嘶吼着,她没死!她一定不会死的!她还等着他去救她!

  可是……

  他除了知道尹雪的名字外,根本对她一无所知,他不知道她的家在哪,他不知道她的任何联系方式。

  张峰现在有点恨自己了,为什么,为什么以前整日除了泡在温柔乡里,就没有再去多关心一下尹雪,老是单纯地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就幸福了,错!大错特错!幸福他妈比,自己没本事,怎么给心爱的女人幸福?

  要不是因为当初尹雪有花不完的钱,他拿草纸给她幸福?要不是因为当初尹雪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下他,他当鬼跟她幸福?

  直到现在张峰终于发现,你情我愿恩爱一生只存在于屏幕里,情路坎坷,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不知何时就会葬送一段爱情。

  就像他现在这样,就算找到了尹雪又能怎样,地中海的势力根本就不是他这普通到丢人堆里都没人认识的屌丝所能抗衡的。

  纵然他有一双可以定格时间的双眼,但他妈的又改变了什么?

  不知何时,原本颇为爽朗的天气竟突然间下起了雷雨,刮得毫无防备的行人脸颊生疼生疼的。

  路边,再没了诧异地看着张峰的行人,而他却依旧这么站在磅礴大雨下,泪水就着雨水不停地流着,流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