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的煞笔,敬酒不吃吃罚酒,干死你娘的!还愣着干嘛?跟老子干死他!”刀疤男终于反应了过来,说完后大跨步着朝张峰冲了过来。

  红毛也是紧跟在了刀疤男身后齐齐向张峰冲来。

  看着正朝他凶猛如虎般冲来的俩人,张峰心想一世英名今天算是交代在这儿了。确实在没喝酒的状态下,只要对方不是什么肌肉男,练过把式的,一对一他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打趴下对方。

  可醉酒的状态下,他也只能呵呵了,刚那叫山子的能被他这么轻松地撂倒,还不是因为那煞笔以为自己喝醉了便对他一点都造成不了威胁而轻视了自己。

  千万别以为电视上演的什么一个打三四个,夸张点的打十来个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那都是扯淡!

  一个人再牛B也就一双手脚,而只要对方两个人就他妈有四双手脚,怎么打的过?现在的电视剧真是误导如今的热血青年们,一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似的以为能一个打一群,到最后还不是被海揍一顿?

  张峰自嘲地想着,看着冲来的刀疤男和红毛,他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外加他现在头都快晕死了,说实话连自己都不相信还能打趴下他俩!

  “狗日!弄死你这煞笔玩意!”

  刚听到刀疤男爆的粗口,就感觉头上挨了一下重击,张峰整个人瞬间跌倒了在地上。

  紧接着就是被一阵猛踢,而且躺在地上的张峰明显感觉有一双脚还专门踢他的软肋,易受伤的部位,他妈的够狠!

  张峰蜷缩着身子任由他们暴打着自己的身子,其实他现在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身体在受到伤害时自行所散发的“麻醉剂”,再或者就是他喝的酒麻醉了他的痛感。

  而山子看着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张峰一下子被他两个兄弟干倒在地时,整个身子从地上窜了起来,捡起了身边不远处的一块碎石朝着张峰的头部就是狠狠地盖了一下。

  “臭煞笔,刚不是挺狠的么,老子弄死你个煞笔!”山子发了疯似的一下又一下举着手中的石头砸在了张峰的身上。

  持续了整整两分多钟的暴打后,此时的张峰已经完全一动不动就像死了般躺在了地上,满脸的鲜血。

  q看I{正3版k章#节L上#酷C:匠网√Y

  刀疤男几人终于像是打累了,纷纷停下了手,山子却还时不时的一脚踢在了张峰的头上。

  “山子,别打了?他是不是死了啊?”红毛开口拦下还在踢着张峰的山子说道。

  刀疤男听完红毛的话后,俯身伸出了手指探了探张峰的鼻尖,“这煞笔他妈属石头的,没死呢!”

  “大哥,山子,要不别打了,闹出人命就搞大了,我们还是走吧。”

  “呸,狗日的,让条狗给坏了老子的心情,走,山子,香克斯,洗澡去!”

  张峰躺在地上,虽然全身像散架了一样不能动弹,但还是听到了他们几人的对话,卧槽,竟然那红毛煞笔绰号叫香克斯?要不是现在全身疼痛,他还真想大声笑着丢些讽刺过去。

  靠,那女人应该没事了吧?为了救她算是把命搭进去了,要以前准让她以身相许。

  这是张峰清醒前脑子里最后一个蹦出来的想法。

  此时那女人再确认了那几个流氓走了后,蹑手蹑脚地从胡同最里面走了出来,往上拎了拎刚刚被那几人所撕扯下来的衣服。

  虽然她最后算是得救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一开始还出手特别凶悍的男人,现在躺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不过说到底都是为了救她,那男人才受了如此重的伤,想到这,不禁加快了几分脚步跑到了张峰的身边。

  “喂,你死了没啊?”推了推张峰的身子见张峰一点反应都没有,可把她急了眼。

  此时她能想到的就是打电话喊人来,可她的手机先前被那群流氓给抢走了,她开始摸索起了张峰的口袋想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个手机。

  摸完裤子所有的口袋却发现没有手机,赶紧翻掏着上衣的口袋,没想到最后却掏出了一张白纸,仔细一看,却发现是病危通知书。

  “男:张峰,年龄:22岁,名族:汉…病情诊断:双肾多囊肾病变为急性晚期尿毒症…”

  她没想到救了她一命的已经病入膏肓了,怪不得喝了那么多酒,想来也是自暴自弃,一边想着一边掏向了张峰的另外一个上衣口袋。

  终于在摸到手机后,急急地掏出了手机拔了一串号码,“喂,是华叔叔吗?我遇到了点麻烦。”

  “恩…我现在在FJ镇枫叶路72号。”

  “好的,我就在那等着。”

  “恩…华叔叔再见。”

  挂了电话后的女人,此时一张极美的脸蛋上挂上了与其不相配的愁容。

  “傻瓜,怎么那么傻呢?你要是不让他们发现立刻报警不就行了么?“

  要张峰现在还醒着,张峰铁定蹦起来吼道,你丫煞笔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一看他们几个就是五秒男!等制服叔叔来了你特么还不早被轮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