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考进步的大小。看来以后还是要与人切磋才能更好地成长。

  到家以后母亲说:“俩月不见看起来你强了很多。怎么修炼的。说说呗”。

  没什么,就是早上吸气吐气练习而已,之后就是实战,旁晚回忆下一天所得。晚上修行。也不觉得有多累。

  实战?

  怎么实战呀跟自己一样的魔兽对战。

  啊,给娘说说对战的过程。

  说说我跟火烈鼠的战斗吧。

  我发现一个百年火属性灵草,已经快成熟了。就想摘回来,没想到有妖兽守护。因为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就与之战斗起来了。还是一只火属性的。

  我一直用爆裂拳,与之对战,我一拳他一爪。打的不亦乐乎。没想到他的妖气比我的灵气雄厚。只能用计策了。用玄金丝拴起来。用了一下爆裂拳,他就直接七窍流血死了,没想到他的防御力这么差。

  采完灵草,想把它带回去吃肉。没想到在我采灵草的时候,逃出玄金丝的束博消失了。当时把我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这要是偷袭一下,自己不死也要残废呀。

  这才想起来,妖兽都是有灵智的,只是有点低而已。如果当时是个人就完了。

  听得母亲脸色直变呀。

  “你就不知道小心点,妖兽的防御力都强,这点你又不是不知道。还要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你要是有什么意外,让我可怎么活呀。"又是一大堆教训自己的话,可是自己听着心里暖暖的。

  之后又讲了自己没有危险的说了几个,太危险的说出来怕母亲又流泪。

  听到了家族戒备的警钟。所有的人都往家族大门集结而去、自己到哪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了,半空中站着家族的三十二个金丹老祖。

  护族大阵里边是筑基长老,而练气弟子都站在后面。

  族长说:“几位前辈不只有和贵干,”

  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么?

  难道不知道跟长辈说话,要站在地上么。

  我们看着这个大阵不顺要想拆了,你有意见么。

  难道就你们这一群蝼蚁也想阻挡我们。

  我陈家不曾得罪过前辈,如若歇息我们自当以贵客相待。

  其中一个人直接放出了他的气势,天上站着的老祖都落到了地上,只见天上出现了一个王冠。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族长让指派两个老祖,偷偷地带领有潜力的弟子,从后面逃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前辈息怒,晚辈这就打开大阵,让诸位前辈进来,晚辈家族必定以礼相待,修炼上的东西我们也会让家族给前辈们送来,这次不但卑躬屈膝,就连语气也恭恭敬敬的”。

  不用让我们自己会进来。

  只见这个人手指轻轻一点,触在了大阵之上,而这个大镇仿佛纸糊的一样,连一点抵抗作用都没起到便被破坏掉了。这个大阵可是连元婴期的修士攻打一天都不会产生丝毫震动的啊,在王武者手下竟连一招都抵挡不住?!

  这是远方来了一个人,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住手"各位前辈,我陈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我在这里给各位赔罪了。

  酷匠网;首*发=q

  我陈家是金逸至圣保护着,各位要是有什么需要,我陈家能提供的必定献出。

  这句话说得不错,既能得到想要的东西,又能的给至圣一个面子。一举两的呀。

  呵呵;你这是威胁我么?你认为你一个元婴后期小辈,至圣会为了这个家族追杀我们么?

  不敢,前辈要是灭了陈家,至圣怪罪下来前辈面子上也不好看。我陈家也有几个老祖宗跟着金逸至圣。

  其中一个人说好了好了,不要再跟小辈闹了。

  小毛,没想到一晃眼的时间,你也到了元婴后期了。

  一边说一边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南哥,是你么。

  怎么,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好了,让那些从后面走的回来吧。

  我只是觉得护族大阵有点弱,想换一个,也想看看现在家族发展到什么样子了。

  那他们是?

  你们也摘了吧。刀哥林哥莲姐峰哥。你们终于回来了。你们还走么?

  等秘境之后就回到至圣身边。也会在这待一段时间,指点一下后辈。

  “陈家族长陈坤带领全族人恭请老祖宗们归来。”

  拿着,给了族长一个东西说:这些阵符放到陈家地下,这个大阵可以抵挡王武者的攻击。

  归来的老祖宗们和家族中的老祖宗去了后山。

  今天的事情出去,宣扬一下。让外人知道我陈家有王武者的老祖宗归来了。

  至于后山的老祖宗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