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按照原路爬上了这虚眼,到了上面的墓室。

  张是见状,把烟一扔,赶紧跑过来:“卧槽,你们要是再不上来,我直接就去开挖掘机了!怎么样美女,没伤着吧?”

  米雅道:“没事儿,让你费心了。”

  童井樱像个孩子似的,冲上去,扑到了米雅的怀里,然后就不放手了。

  转而童井樱就开始告我的状:“米雅姐,张子灵他不地道,我说让他拿《青灯夜》换你,他竟然拿假的,我看,他心里根本就没你。”

  我说:“樱儿姑娘,你要是再说我坏话,我可得说说你做的那些好事儿了!”

  童井樱回头吐吐舌头:“看米雅姐是信你,还是信我!”

  米雅包里的手机响了,接过来,听了两句,又扔给了张是。

  “秦非……”

  张是接过来,听了一会儿,就道:“我这就过去!”

  挂了点话,扔给米雅,张是对我们道:“秦非打电话说他边有点儿事儿,让我赶紧过去一趟。”

  我说:“急不急啊?要不要一起过去?”

  “他说我过去就可以了,你和你米雅先忙这边。”

  随后,我们就收拾东西,回到了黑沙河旅馆。

  最新(9章节上酷“匠网

  张是没休息,直接搭车去找秦非。

  晚上,我仔细看了看米雅写下的那些鬼梦暗语的发音,最后翻译出来了一些非常杂乱的息。

  综合起来,大致是这么个意思:“陈文心和一个叫谭晓枫的关系不一般,应该是恋人关系,两个人经常在一个黑狐林的地方约会,经常和朋友一起到一个叫明威海鲜城吃海鲜。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谭晓枫突然出了一些问题,躲着不见她了。陈文心就找到他的家里,不过,家里人说谭晓枫精神出了点问题,让她不要来找他了。”

  我琢磨了一下,除了书鬼陈,这个谭晓枫肯定是最了解陈文心的,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这事儿给米雅说了一遍。

  米雅说,吃过早饭,我们回樊溪,到书鬼陈的家里再转转。

  到了书鬼陈的家门口,米雅敲了敲门。

  怎么?这房子里还有其他人?

  房门还真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身白裤花褂,头发油光锃亮,一副的无赖相。

  他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你们找谁啊?”

  我说:“这不是……那个谁的房子吗?你是谁啊?”

  那人不屑咧嘴一笑:“我是陈秋龄唯一的一个远房亲戚,你们是找他的吧?他把这房子给我了,他说出趟远门,不回来了。”

  “能不能进去说句话?”米雅问道。

  “我这忙着呢,没时间招待……”

  “里面那些书呢?”米雅问道。

  “书?卖废品啊了,废了那难么大劲儿收拾,卖的钱,还不够我一顿饭的!你们找他干啥啊?你们没借过他的钱吧?要还钱,给我就是了!”

  说着,就要关门。

  我一把顶住,我刚要骂他几句,童井樱在后面吼道:“我们不是来还钱的,是来讨债的!”

  “讨债?你们跟他要去,跟我没关系。”说着,这人又用力关门。

  我上前一步,顺手就把这个人推了进去。

  “干嘛,打……打劫啊?”

  “今天就打你的劫了!”童井樱抱着胳膊走进来。

  “要钱没有,要色可以商量!”

  “我呸!呸!呸!”童井樱跟着米雅,进到了里面。

  既然他都说打劫了,我干脆把匕首亮了出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推着他,来到了客厅里。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坐下来,米雅道。

  “啥问题?”那人低着头,翻看着我们。

  “你叫什么?和书鬼陈到底是什么亲戚关系?”

  “人我叫丘八,我父亲和陈秋龄是姑表亲。”

  “你知道陈文心的事吗?”

  “陈文心?怎么又提起她来了?这是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

  童井樱瞪眼道:“你少废话!不老实,我们就收了这房子抵债!”

  “那好那好,我就把自己知道的,跟你们讲讲。”

  听丘八说,陈文心比他小两岁,小时候,他经常跟着父亲到陈家走亲戚,他父亲死后,这门亲戚基本上就断了。

  陈文心十九岁那一年出了事儿,当时听他父亲说,是和一个男的谈恋爱,那个男的出了点问题,而后陈文心就变得抑郁起来,精神一天不如一天。

  家里人带他到医院检查后,住过好几个月的院,但是最终还是不见好转,于是就回到了农村的家里。

  回去之后,陈家人把陈文心惹事,就把她给关在了里院的一间小屋里,每天定时给她送吃喝的。

  去陈家的时候,我去看过她一回。

  见到我之后,她神神秘秘地跟我说,她说她男朋友被抓走了。

  我说,抓走了,赶紧报警,把人救出来啊。

  她说,不能救,救不出来。

  我就问,为啥救不出来啊?

  你们猜她怎么说?她说他男朋友被阴兵抓走了。

  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是被阴兵抓走了。

  她说,夜里的时候,阴兵押着他男朋友来见过她。她问我信不信,我说信。她笑着说,我骗她,又说我要是不信,晚上就来瞧瞧。

  可巧,那天晚上,我爹喝多了。我们爷俩就在陈家住了一晚上。

  晚上我起来上厕所,就听得陈文心所在的后院有动静。

  我怕招了贼,就摸过去看。

  刚到后院,借着月光一瞧,我看到陈文馨的门口站着个人。

  我抄起一把铁锨走了过去,快到跟前的时候,我听那人开口说话了。那人的声音很奇怪,感觉很沉闷,好像不是从嘴里说出的。

  听了一阵子,我终究是一个句话也没听懂。

  当时,我以为这是俩神经病在聊天呢。就想过去,把那人给赶走,可是刚走到那人身后。

  那人好像知道我过来了,突然就转过身,我看到那人歪着脑袋,脖子似乎很僵硬,皮肤皱缩地贴在脸上,眼眶乌黑,就跟一具骷髅头似的。

  当时我就吓得两腿发软,别说跑,爬都爬不动了。

  就在我吓得求爷爷告奶奶的时候,就感觉有双手伸到我脖子上,脖颈子一麻,我啥都不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