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井樱摇了摇头:“你不用骗我,临死前,我有件事儿想问问你。”

  “啥事儿啊?”

  “你喜不喜欢我?”

  “我……”

  “你要是骗一个将死的人,那就太没良心了。反正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随口道:“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谁不喜欢啊?”

  “那样的话,那临死前,我想把自己的身体给你,你要不要?”

  听了这话,我差点儿就跌楼下边去!

  我看着认真的样子就笑道“樱儿啊,这喜欢和身体是两码事儿,你还小,不懂……”

  “砰——”门被撞开了!

  我回头一瞧,张是走了进来。

  “你就不能小声点儿!”

  张是瞅着我,随就把桌子上的短刀拿了起来。

  我以为他听了方才的话,想跟我拼命,就吼道:“张是,你他娘的是不是吃醋了!”

  张是理我,径直走到了童井樱的床边,一抬手,把刀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更t$新最z!快上酷●匠:M网+F

  卧槽!“张是,你疯了!”

  面对气势汹汹的张是,童井樱不但不害怕,反而“咯咯”地笑起来,笑得还前仰后合。

  “张是……这是怎么了?”

  张是盯着童井樱道:“张子灵,这个小姑娘把我们给耍了!她不是这里的服务员!”

  我顿时就蒙在了原地,如果她不是这里的服务员,那么苏红胭房间墙壁上的那些文字,那只招魂鸟,肯定也是假的了?她这是故意引我们去苍虚?

  “张是,你是怎么发现这一点的?”

  “她后背上的那个鬼爪符做的实在是太逼真了,一开始我也被她迷惑了。方才出门之后,我听苏红胭的房间里还有动静,就去看了看,结果发现墙壁上有多了几个字,那几个字是那招魂鸟后来写上去的,我又仔细看了看苍虚那两个字,结果发现,那似乎是用手指甲划上去的。当时,咱们都没仔细看。接着我下楼,我在咨询处问了一下,结果人家说压根就没童井樱这个服务员,她只是个住宿的。”

  我走到跟前,瞅了瞅她,童井樱依然是笑得合不拢嘴,把我和张是都给笑傻了。

  我咽了口唾沫,就问她:“小丫头,你到底是谁啊?这个时候来添乱,骗了人还想骗色,你到底想干嘛啊?”

   我这么一说,她直接又笑得捂肚子了。

  张是无奈地把刀拿开,一屁股做沙发上,冲我摊了摊手。

  我和张是等着,她笑够了,这才开口道:“张子灵,张是,你们就甭审问我了,是米雅姐姐让我在这里等你们的!”

  “米雅?!”我和张是不由自主地就站了起来。

  “是啊,十岁的时候,我就住进了她姑姑的道观里,所以我们早就认识啦。对了,她让我在这里等你们,再等到一个人后,我们一起去苍虚。”

  “那她在哪里?”

  “她说她先去苍虚。”

  “那她还是出事了?”

  “你急啥啊,她没事,我逗你们玩呢。我是想看看,张子灵你对米雅姐是不是真好,另外我也想看看《青灯夜》那本诡书。”

  听到这里,我是一阵的心惊胆寒,幸亏他娘的忍住了!否则,米雅非得劈了我!

  张是瞅了瞅童井樱道:“樱儿姑娘,你还会腹语吧?在苍虚的时候,那个人的声音,是你用腹语发出的吧?”

  “是会一些,嘻嘻……怎么样,水平还行吧?”

  “苏红胭房间的那只鸟是你的?”

  童井樱摇头道:“那不是我的,不过我发现了它,当时我觉得应该你朋友的,后来我就发现那鸟在写字,给你们传递信息。于是,我就利用那鸟,逗你一下了。要不,你们怎么会顺着我的圈套走呢。”

  张是笑道:“樱儿姑娘,你差点儿把我们玩死,你真行啊。”

  随后,我们有回到了苏红胭的那个房间,床头的墙面上,果然多了三个字,那竟然是:“书鬼陈”!

  看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猛地就想起在鬼巢中,爷爷的墓碑上提到的那个陈秋龄!

  现在看来,书鬼陈,肯定就是陈秋龄了。

  这个陈秋龄,肯定知道我们张家的需多事情,我正要找他问呢!

  现在看来,苏红胭让这只鸟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应该是:“张子灵、米雅、书鬼陈”这些个信息。她的意思应该是:想找米雅的话,必须找到书鬼陈!

  显然,苏红胭并没有让那只鸟传递“苍虚”的这个地点。我觉得,这应该是处于保密的需要。

  那么,米雅去苍虚做什么呢?

  回去后,我就问童井樱:“米雅说没说,她为什么要去苍虚?”

  “她说为了你啊,其他的我也不清楚。”

  为了我?

  我的事,我们张家事情,我自己都插不上手,她能帮我什么?另外,为了我,她去苍虚做什么?难道,我们张家的事情,和苍虚古墓群有关系?

  “对了,米雅姐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让你先看看,你先等会儿。”

  随后,童井樱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她取回来一个方形纸盒子,纸盒子被胶带封闭的非常严实。

  割开之后,我把它打开,结果,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个光盘!

  光盘上贴着一条标签,上面有几个字:“辉,一九七二年。陈秋龄录。”

  显然,这是陈秋龄录制的一些录像资料。

  张是看了一眼就道:“这个‘辉’应该是你们张家的一个辈分吧?下面是时间,这和鬼巢下,那些诡异尸体上的铜牌上的文字,是一个记录形式啊!”

  我深吸一口气:“对,这是张家的一个辈分。”

  我起身,把光盘放进那太陈旧的DVD中,打开之后,我发现,那是一间房屋的画面,画面很不清晰,这应该是翻录之后,又刻成的光盘。

  视频的内容分为五节。

  第一节,是个五十多岁的人男人,在屋子里来回走动的情景。走动的时候,他显得非常的恐慌,不断朝上望去,仿佛上面盘旋着某种东西一般。

  第二节,这个人全死在角落里,抱着头,一动不动。

  第三节,这个人几乎是浑身赤裸着,在个空间里跑来跑去,边跑,它边大张着最,双手不断地用击打自己的身体,就如同身上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第四节,这个神情呆滞,浑身山下,全都布满了那种燕子形状的印记!

  第五节,这个人半躺在地上,身上的那些印记越来越重。

  最后,画面中突然露出来一个人的脸,我认得,这个人正式书鬼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