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我接到了林子的电话,他们十几个人搜索了一天一夜,也没发现苏红胭的踪迹。

  晚上,我和张是就准备着,看看苏红胭那个房间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午夜刚过,我有听了那种声音,窸窸窣窣的,就好像是有东西在里面飞来飞去。

  听着听着,果然就传出了轻微的笑声,听那声音,似乎是个女的。

  再往后听,我心脏就差点儿跳出来!

  那个声音是胡是在喊我的名字!

  我以为我听错了!

  一看张是,脑袋也猛地离开了墙壁!

  “卧槽!喊张子灵呢?那女鬼认识你,肯定是苏红胭的冤魂无疑了!”张是压低声音道。

  我把短刀抽出来:“你少废话,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呢!”

  随即我出去,轻轻打开那间房门,进到了这个房间。

  可是,这个时候,那种声音却消失了。

  我打开手电,照了照,然后就朝卧室走去,刚进卧室,照向床头的那个位置,我又发现了问题。

  在原先那几个符号的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些划痕,看上去,就像是用指甲画上去的一般。我仔细瞅了瞅,心中就是一颤,怎么看,那都像是:“张子灵”这三个字!

  倒吸了口凉气,我就开始把这个房间翻了个底儿朝天,结果,还是没任何发现。

  “你来的不是时候啊?”

  张是幽灵般地到了我身后。

  我瞪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我估计,那东西还没写完,后面应该还有下文。”

  我照了照墙面,发现我名字的后面,似乎真的有没写完的字。

  “那我们先回去?”

  “钻床底下等着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这里搞怪!”

  躲到穿下,我和张是就屏住呼吸听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窗户的位置突然传来一声震动。

  后窗上有铁栅栏,人是不可能进来的!

  半分钟后,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呼哧呼哧地飞了进来,然后落在床头不动了!

  我感觉,这好像是只什么鸟啊?

  一只鸟用爪子写下了我张子灵的名字,我什么时候在鸟界都出名了?

  随即,那东西又在上面扑扇了一阵子,等她停下来的时候,张是突然从床下蹿出去,砰地一声,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卧室里立刻就传来一阵阴惨惨的叫声,那叫上,就跟女人的阴邪大笑差不多,听得我头皮直发麻!

  “啪——”张是打开了灯!

  我惊骇无比地钻出去,发现一只鬼脸黑鸟,正站在苏红的床头上,警惕地盯着我和张是。

  “啥玩意儿啊这是?”我后退到张是身边,问他。

  说着,就把刀举了起来。

  张是仔细瞅了瞅,突然嘿嘿一笑:“你可别伤到它,小心会被告上国际法庭!”

  “啥——”

  “这是招魂鸟啊,世界特级保护动物,都快灭绝了。就全国范围来说,也就只有一百多只。”

  “招魂鸟?这玩意儿……”

  “这是一巫鸟,我猜测啊,应该是苏红胭养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我没见苏红胭养这玩意儿啊?”

  张是说:“苏红胭在床头留下的那些符号,其实是鸟语,是给这鸟看的,那这鸟自然是苏红胭的养的了。这种鸟,只在晚上活动,但不会离开主人五十米范围。主人召唤的时候,它就会飞到跟前。”

  “苏红胭的这鸟是要干嘛啊?”

  “你看墙上的字,这肯定是那鸟用爪子写下的,而且是写给你的。鹦鹉会学舌,大家都知道;但招魂鸟会写字,这个就少有人知道了。”

  忽然间,我好像明白了,苏红胭不是在为自己招什么魂,她是想利用这招魂鸟告诉我些什么?

  在一看那床头上,有多出了一些划痕。

  我和张是凑过去,仔细看了看,发现“张子灵”后面又多了两个字:“米雅”!

  我瞅了瞅那鸟,又看了看张是:“它这是啥意思啊?”

  “这鸟是想告诉你它知道米雅在哪里吧?”张是瞅了半天道。

  “那它怎么不朝下写了?”我有些焦急道。

  张是走到那鸟跟前,蹲下来笑道:“你是不是饿了,想吃什么,我给你弄去,不过,你得先把该写的写出来。”

  那鸟瞅着张是,炸了眨眼,还是无动于衷。

  我过去笑道:“好人做到底,好鸟也要做到底啊,算我求你了还不行?”

  我这么一说,那鸟瞥了我一眼,啄了啄羽毛,还是不动。

  张是把手里短刀躲过去,举起来吼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你还真逼我动手啊,告诉你,张爷不管你是几级保护动物……”

  张是一咋呼,那鸟直接就把眼闭上,摆出了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呵呵……”

  身传来一声轻笑。

  回身一看,给我们钥匙的那个小姑娘竟然到了我们身后。

  “你们俩咋和这鸟说上话了?真有意思!”她弯腰眯着眼,挂着一脸的怪笑。

  “你不怕这里有鬼啊,还敢进来?”吓了我一跳!

  “我不怕,才在这里当服务员的啊。原来是只鸟在这里搞怪!”说着,她就走过去,看了看那鸟。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她竟然伸手摸了摸那鸟的羽毛!

  我和张是顿时就傻眼了! “咦?这墙上是你们写的字吧?这么大了,还跟小孩子似的!这个可是罚钱的!”说着,她又望向了墙壁上的那些字,然后又望了我们一眼。

  还说我们是小孩子!

  我忙道:“你放心,我们赔钱!”

  接着就给张是使了个眼色,赶紧走!

  “还有字,这是用口红写的吧?也是你们写的?”

  张是笑道:“小妹妹,你就别数了,开个价吧,总共多少钱?”

  这个小姑娘转过身:“五百块怎么样?”

  “你这是……明目张胆地敲诈啊!”

  “我话还没说完呢!我有办法让它继续写下去!”说完,她就傲然地瞅着我们。

  我和张是一对眼,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啊!

  我说:“我叫张子灵,他叫张是,很高兴认识你。”

  #更《新最快上酷-匠J网

  “童井樱,你们叫我樱儿就行了。嗨!嗨!”她把手甩过来,跟我张是拍了一下,就算认识了。

  “呃……你怎么会这些东西?”

  “我爷爷是个训鸟人,他什么鸟都玩过。让鸟唱歌跳舞,画画,我都会。”

  “那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你们先出去!”

  过了五分钟,童井樱就招呼我们进去。

  进去一看,那墙壁上果然就多出来两个字:“苍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