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红胭躺在地上半睁着眼,脸色苍白的看着我和张是,她空洞的眼神不存丝毫生气,不禁让我心中一颤。

  “红……红胭?”

  她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们,一股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愈演愈烈,我逼着自己不敢往下想,而身旁的张是也察觉了不对劲,伸手推了推我,意思让我过去看看。

  但我的腿却跟灌了千斤坠一样,死活迈不开,张是大概也懂我的心情,拍了拍我的肩,就猫着身姿走了过去。

  走到苏红胭身前时,张是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让我感到窒息,生怕下一秒他就说出些什么残忍的话来。

  张是叹了口气,回过身子蹲下,先伸出两指在苏红胭的鼻下试了试鼻息,又犹豫着探向了她白皙的脉搏,只见他脸色徒然一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心也跟着他跌了下去,我颤着声问张是,问他人……是不是不在了……

  张是的脖子一僵,忽然泄了气似的点了下头,我眼皮一酸,拳头瞬间就握紧了!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苏红胭的身前,一把推开张是,猛地将她抱在怀里,使劲摇了摇,可不管我怎么摇晃她都只是那样半睁着眼,空洞的看着前方。

  张是赶紧过来拉我,让我冷静点,这不是激动的时候。

  我放下苏红胭,胸口顿时闷得不行,直接一拳就砸地上了,“这就是个疯子,连女人都不放过!老子不杀他祖宗十八代老子就不叫张子灵!”

  “你……不会是真喜欢上她了吧?”

  我闻言一愣,除了眼睛还是酸,却一句话也接不上。

  张是一声叹息:“活生生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你难过也是正常,但你也只能是怜悯苍生的难过,而不是这样的歇斯底里,张子灵,你还记得米雅吗?这么长时间……你想过她吗?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她临走前把心放在你这,同样的生死未卜,你担心过她吗?张子灵,人不能没良心。”

  米雅……我媳妇儿……

  我把脸仰得高高的,不让眼泪掉下来,张是在身后啐了一口,“真没出息!”

  周围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再低头看向苏红胭的时候却是一惊,她眼睛啥时候睁那么大了?

  于是我赶紧喊张是,我说苏红胭醒了!

  张是非说我疯了,但我清楚的看到他看到苏红胭的时候眉头也是一皱,但随即蹲下安慰我说,她这是死不瞑目,咱答应给她报仇就是,说完就伸手把苏红胭的眼皮向下一抹给合上了。

  回身见我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直接拖起我就往回走。

  没走两步,就听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不规律的喘息,似乎……是在叫我的名字?

  我和张是猛地一震,转过身,照向了地上的苏红胭。

  “她在叫我,你听见了?”我问张是。

  张是没说话,表示默认了。

  我立刻就想返回查看,结果被张是突然一把抓住,硬生生地将我扯到了这个口棺材的最深处!

  “你这是干嘛?你没听到她喊我?”

  “那尸体有问题,别管她了,快走!”张是沉声道。

  “问题?”张是脸上的惶惑之色尽显,豆大的汗珠也顺着脑门刷刷的往下落!

  “你看她的衣服!”

  衣服?

  我这才发现苏红胭身上穿的这身衣服,是我们出发的时候她穿在身上的,可是进到这里来之后,她说自己的衣服丢失了,才扒了一身死人制服穿在了身上啊!

  “难道……苏红胭的衣服被这个人偷走了,然后这个人又遭遇不侧?可是,一个和苏红胭长得一样的女人,偷了她的衣服,这种几率也太小了吧!”

  张是摇摇头:“这事太怪了,我这脑子,真不够用了。对了,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的,靠近这尸体后,我感觉到了一股阴冷的邪气,而不是正常的尸气!”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手电光打了过去,却发现苏红胭的尸体竟然不见了!我当时有有种被人当猴耍的气愤,尤其是女人!呸,女鬼!

  这个时候,突然感觉脖子根儿一阵阵发凉……

  “张是……”

  酷mk匠c网☆k唯A1一j正、s版z,;其i?他Q都4是dE盗6=版《

  张是停了脚步,沉声道:“不在前面,那肯定在我们的后面!”

  “那赶紧跑吧?还愣着干啥?”我瞥了张是一眼,随后就朝前探身跑,结果,张是跑出去了,而我的胳膊却被另一只冷冰冰的手给抓住,刚跑出去半步,又被拽了回来。

  张是转过身,照了照我这边!

  我转动僵硬的脖子,朝后面望去,却发现身后的苏红胭正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慢慢把一张毫无血色的脸探了过来!

  张是突然一拍大腿道:“张子灵,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

  狗日的,现在知道有个屁用!你早干嘛去了?

  “这东西是我们先前说的尸魅啊!”

  你还不如不说,你这一说,我都想尿裤子了!

  我大气儿都不敢喘,更别说说话了。只能给他使眼色,让他赶紧救我!

  张是继续道:“我就不明白了,先前还说那人只是想阻止我们继续往下探查鬼巢而已,如今看来还是想要咱们的命啊?”

  “少废话!”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再看那尸魅的脸,竟然慢慢地朝我贴了过来了!接着,它就伸出一条红色的细舌头样的东西!

  我紧紧地闭着嘴,超后方仰着头,生怕被那东西占了便宜!

  就在那舌头快舔到我的嘴的时候,“嗖”的一声,有个东西打到了那尸魅的脸上!

  张是飞刀又一次发挥了作用。

  那尸魅朝后一仰,手就松开了,我迅速跳到了张是这边,随后,张是又抽出了一把飞刀!

  我惊魂未定道:“你再晚一步,我这初吻就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挖,不说话……

【自动挖】,【签到撸撸】免费得挖掘机!求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