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红胭也是一阵惊惑,我们对视了一下,迅速靠过去,躲在棺材后面,朝那边瞧了瞧。

  前方出现了一大片圆形的空地,影是到这个建筑的中央地带了。空地中间,有一座两三米高的泥塑女像。看那样子,跟楚家那座水阴宅里的差不多,只是比那一座要高一些。

  泥塑的前面是一座方形的石台,石台上摆放着一些破烂坛罐,胡乱点着几根蜡烛。

  地上放着那具被偷走的尸体,尸体边上站着两个人,一是张是,另一个人戴着鸭舌帽,遮了半张脸,但是穿着和我几乎一模一样。

  只见张是蹲下来,仔细瞅了一阵子:“要说关系,肯定有关系。我呢,也只能从我的知识范围,做进一步的推测……”张是顿住了,瞅着周围的棺材,似乎是在想什么!

  我心中一紧,暗骂道,张是,你他娘可别把实话说出来!

  苏红胭奇怪地瞅了瞅我:“那个……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吧?”

  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她低声说:“嘘,那个不是我。”

  说完,我握了握手中的短刀,就想绕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就传来“咯咯咯”一声诡笑!

  我和苏红胭吓得都一颤,赶忙缩身朝后看,结果,身后所及范围,并没见什么东西。

  惊愣之际,有手电光打过来,对面的两个人,似乎也循着声音来查看了。

  我立刻拉起苏红胭,就想朝后退。

  苏红胭一把抓住我:“张子灵,我们赌一把,这次我当诱饵,你手脚利索点!”

  我惊讶地看了她一眼,朝她数了数大拇指。

  苏红胭推了我一把,随之,我就躲到了后面。

  转眼,张是和那个人就走了过来,那人手里拿着手电,刚绕过来,就发现了苏红胭,之后,他就把手电光打到她的脸上,让她看不清楚!

  张是惊笑道:“哎——美女,你来了?非得先学声鬼笑,让我来迎接你啊?”

  苏红胭迷惑那人说:“张子灵,你照我的脸干嘛啊!过来拥抱一下吧?”

  那个人沉默着,慢慢地走向苏红胭!

  我趁机从后面扑上去,竖起短刀的刀把子,朝着那人的后脑就磕了上去!

  那人猝不及防,随即,就在了地上。不过,我还是手软了,没能达到预期效果。那人反应很快,倒地的一刹那,顺势挣扎起来,然后沿着棺道没头没脑朝前方的黑暗里跑。

  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扑上去,对着他的脑门又是一阵猛砸!

  边砸,我边骂道:“不是想淹死我吗?老子先砸碎你脑瓜,再把你沉尸水底!”

  正砸的血光四溅,十分过瘾的时候,还蒙在鼓里的张是上来对着我就是一阵猛踹,然后就搂住我的脖子,就把我掀翻过去,随即,又把我拖到了一边!

  一切太突然,反应过来之后,苏红胭才喊道:“张是,你看看他是谁?”

  “张是,你瞎眼了!”我骂了他一句。

  张是也蒙了,又望向前方,结果前面的那人已经不见了。

  苏红胭捡起手电,照了照那个位置,那里,只剩下了一滩鲜血和一顶鸭舌帽!

  “这他娘的见鬼了吗?”张是还傻愣在原地。

  我爬起来,夺过苏红胭的手电,朝前跑了几步,四处照了照,这个鬼建筑里的通道四通八达,那人真的就不见了!

  回来的时候,苏红胭正跟张是解释。

  见我,张是凑到我跟前,眯着眼,假装仔细看我的脸:“卧槽,那刚才那个是谁?!”

  我捅了他的肚子一下:“大活人你都能认错!什么眼神儿啊你!”

  {酷匠Vh网唯3一√W正,版d,O☆其他/都a是Z?盗版Q

  张是不好意地给我揉了揉背说:“怎么样?没事儿吧?我眼睛本来就不好使,为了你这点破事儿,又在水下泡了那么长时间,疼得厉害,都睁不开了!现在看你们,我还模糊着呢。再说了,那人的声音,真的和你很像,衣服又一样……”

  我说:“行了,你犯了错,那都是客观原因,没有主观因素。那人带你来这里,到底想干啥?”

  张是咬牙切齿道:“他奶奶的,那人领着我来到这里,告诉我说,那尸被偷到这里来了。然后,就开始跟我聊啊,问我那尸体和这鬼巢的有什么关系啥的,现在想想,都是在套我的话!”

  我抹了抹手上的血,自语道:“那小子脑壳真够硬的,砸成那样,还能跑得了。”

  张是疑惑道:“那到底是什么人啊?他们要是真想找什么东西,而且先发现了我们,也没必要惊动我们啊。我要是他们,就猫在一边,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张是说的不无道理。

  转而,张是又对苏红胭说:“美女,你那一声笑,真是够绝的,我以为这里真藏着个女鬼呢。”

  苏红胭嗔怒道:“张是,我笑的有那么难听吗?方才那声笑,真不是我发出的。”

  “不是你啊?”

  “咯咯咯”身后又一声诡笑传来!

  苏红胭朝我这边靠了靠:“这回你相信了吧?”

  张是警觉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随即,我们朝前走了几米,刚转过一个弯,就发现有个人躺在地上,这个人的穿着和苏红胭的这身差不多。

  张是上前照了照,用脚踢一下那人的脑袋,那人的脸完全呈现出一种暗灰色。手里握着的匕首,正在自己的腹部插着!外面,只露出一个刀柄!

  “自杀?”张是瞅了瞅我。

  苏红胭说:“这夜视仪,就是从这些人身上弄下来的。那边的湖里,还有不少这样的尸体。当时我查见过其中的一具,那尸体身上没有伤口,但是肤色和这个差不多。”

  张是顺手把我手中的短刀拿过去,然后就在那人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口子,翻开皮肉看了一眼,张是眉头仅仅一皱。

  “这是怎么死的?”

  “奇怪了……红姐,你先回避一下,我给他做个简单的尸检。。”

  苏红胭转过身。

  张是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尸体扒了个精光。

  这尸体的皮肤,完全呈现出了一种乌青之色,但表面看不出任何的伤痕。

  张是把衣服丢到那尸体身上,起身道:“看上去像是中了尸毒,跟张子锏那一样的,但是,我没发现任何被咬伤的地方。”

  “中尸毒,没伤口……有没有可能是因为吃了什么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这两天挖的不容易,感谢每一位投挖掘机的朋友,尤其是喜欢,可儿,青鸟,53,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千言万语也只剩一声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