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头?我以为这小子在开玩笑,狐疑地走过去,从割开的部分照进去,里面还真有一颗人头!

  那头并没有腐烂,但皮肤缩水厉害,并且呈现出一种暗褐色。

  我把短刀接过来,从张是割开的地方下刀,沿着鱼肚皮的中线,朝下划开。翻开鱼皮后,里面立刻就露出一具怪异的尸体来!

  b最7;新章节》上酷7x匠%4网

  这黑鱼皮中藏着的竟是一具尸体!

  要说尸体在那尸巢里,我们也是见怪不怪了,但是这具却非常的怪异——尸体浑身僵硬,皮肤呈现出一种暗褐色,尸体的全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窟窿,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窟窿全是一只只燕子的形状!

  咋一看,这具尸体竟像是个雕满了燕子的镂空器皿!

  我们三个站在一边惊愣了半晌,我这才用匕首触了一下那尸体,我感觉它硬的跟铁块似的。

  张是光着身子,牙齿打着颤道:“张子灵,这……这不像你爷爷啊?”

  我围着着那尸体走了一圈,最后在那尸体的脚腕上发现了一个用索链拴着的,四五公分见方的铜牌。那铜牌上凹凸不平,似乎是印刻着一些文字的。

  我扯下那铜牌,擦拭了一下,发现这上面只写了一个“业”字和“一九五六”。

  张是接过去瞅了瞅:“这是这人的名字和死亡时间吧?‘业’?你们家族有这个人吗?”

  “我们张家没这个人名,但有这个辈份。”

  “用辈分,不用人名,这真是够怪的。”

  走到那潭口边上,我朝下看了看,对张是道:“兄弟,还能麻烦你陪我下去一趟。”

  我俩一口气捞上来十二只这样的尸鱼皮。

  我们将这些尸鱼一字排列,将鱼皮一一割开,结果我们骇然发现每一只尸鱼皮中竟都有一具这样的尸体!

  更诡异的是每一具尸体的脚踝上,都有一个那样的铜牌。

  我翻看了一下,这些铜牌上的字没有重复的,而且时间也不一样,最高的一个辈分是“齐”,这个铜牌上的时间是一八三五年。而最低的一个辈分是“北”,时间是一九九七年。

  按说,最低的这个辈分,应该是我爷爷的。不过,我瞅了那具尸体老半天,还是不能确认那是我爷爷。

  尽管如此,我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地上这些带着铜牌的死人都是我们张家的先祖!

  张是穿好衣服凑过来,抱着胳膊揶揄道:“张子灵,这下可好,坟墓是挖开了,不但没找到答案,还找到了一个更大的谜团。”

  我说:“你少废话,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是这才蹲下来,搓着手,仔细查看那些尸体。

  看了一会儿,他就道:“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种是外力造成的,一种是内在的某种疾病产生的。”

  林子远远瞅着那些尸体,颤声道:“张哥,我觉得好像是内在的某种东西造成的。”

  “说说看。”

  “你看那里。”说着,林子就指了指一具尸体。

  张是起身,一把将林子推过去:“你怕个屁啊,难道这些死尸还能吃了你不成。”

  到了跟前,林子指了指一具尸体胸口部位。

  “这里有个黑色的印记,这个印记,虽然只有蝴蝶那么大,但形状却与那些大孔洞非常相似。另外,从印记的颜色特征来看,这是由里朝外发展的。所以我觉得,一定是身体上的皮肤出了问题,这才导致皮肉溃烂,形成了这样的空洞。”

  张是上下打量着林子:“忘了你是学医的了。我就不明白了,你这学医的,怎么还怕死人啊?”

  林子不好意思道:“张哥,我能说我晕死人么?”

  张是无奈一笑,随即仔细查看了这些空洞的边缘,看了一阵子,张是的脸就凝重起来。

  “你看出什么来了?”

  张是缓然道:“我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从这些人的症状上来看,我觉得很可能与一种叫做枭魂的东西有关。”

  “枭魂是什么东西?”

  “枭魂是生在阴灵间的一种鬼鸟,所有飞禽死后,都归枭魂所管。说白了,这种鬼鸟,就是飞禽界的阎罗王,或者叫死神鸟。如果一个人在梦中见到这种归鸟,而且还招惹了它,它就会死缠着这人,那么这个人就会这样死。”

  张是朝着尸体的位置抬了抬下巴接着说:“这种病症在古代的一些医学奇书里也有记述。不过那都是只言片语,别说如今了,秦汉之后就没人见过这种病症了。”

  “你是说,我们张家就是被这个叫枭魂的鬼鸟给纠缠上了?”

  “也不是……”张是皱了皱眉。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

  张是思忖了一下,好像在组织自己的思路:“据我了解,这种东西的确是和家族遗传有关系,但又和一般的家族遗传病不一样。”

  我越听越糊涂了:“怎么不一样了?”

  “因为很可能是一些匪夷所思的原因致使这个家族中的一些成员身上潜伏着这种东西,并且很难摆脱。话虽如此,你也不用太紧张,因为并不是说所有被潜伏者都会变成这样,要不也就没你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东西,就是个定时炸弹?”

  张是点头道:“可以这么说,我估计啊,这东西爆发是需要一个诱因的……一旦碰上这个诱因,你很有可能就会……”

  听张是这么一说,我禁不住打了个寒噤,难道我们张家和真这种东西扯上关系了?这不可能啊!我们张家,除了我爷爷之外,其他的人,都是非常正常的啊,平时也没听说和这鬼东西有关的事儿啊。

  张是盯着地上的那些尸体,道:“还有,到现在为止我们可能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你看,这些尸体本来是用那种尸鱼的皮包裹起来,藏在下面的水潭里的,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

  林子惶惑道:“防止那些东西……出来危害其他人?”

  张是点点头:“我估计,应该有这方面的考虑。”

  “那我们……”说着,林子就想朝外溜。

  张是骂道:“你跑个屁啊,你又不是张家人,你以为这东西能瞧上你啊?”

  林子缓过神来,问我道:“张哥,你没事吧?”

  张是把目光移动到我身上:“张子灵,赶紧脱了衣服,让林子好好帮你检查一下。”

  我说:“你就别闹了,既然爷爷把我引到这里,肯定不能害我。也许爷爷只是想让我见到这些东西,让我知难而退……”

  张是还是有些担心道:“我担心的是如果继续走下去,你很可能碰上那个诱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