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我打亮手电往地上一照,居然是张子锏!

  他那只满是泥巴的手还抓着我裤腿,衣服上破了不少口子,露出的皮肤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划伤。

  我又打手电朝周围看了一圈,确定没人才朝张是那儿招呼了一声,让他快过来。

  张是也是快,闻声立马就奔过来了,低头一看是张子锏也是一愣。

  “他怎么在这儿?”

  我说:“别管了,先把他抬回去再说!”

  张是帮我搭了把手,赶紧背上张子锏就朝回赶。

  一进门苏红胭他们看我们背回个人也是一惊,赶忙上前问是谁?

  我把张子锏往床上一扔,“先别管了,我看他鼻腔一直出血,想办法止住,把人弄醒才是真的。”

  张是扒了扒他的眼皮,皱着眉头说:“这小子八成中毒了,你看这血都黑了。”

  苏红胭说:“他是那个接头的人吗?”

  我摇摇头:“他没这本事,估计在这遇上麻烦了,看见火把想过来求救的。”

  %B酷●匠,D网唯r0一3o正V版(,其他=都是;W盗0版V

  苏红胭沉默的盯着张子锏不说话,这时张是忽然捂住了鼻子,把我和苏红胭也往后拉了两步,“是尸毒。”

  尸毒?

  苏红胭闻言上前一看,脸色也是一白,张是看看她问道:“没错吧?”

  苏红胭点头,“看来咱们得加倍小心了,可能在咱们过来前这儿就已经出事了。”

  “你是说接头的人可能也出事了?”

  苏红胭还是点头:“反正大家都小心着点,我这儿还有些药,你们先给他敷上,能扛多久扛多久,听天由命了。”

  我虽然平时不待见这个本家兄弟,但他毕竟是我二叔家的孩子,一听苏红胭说听天由命立马着急起来,“没法子解么?”

  苏红胭摇摇头:“换平时我能行,这会药草有限,只能拖着。”

  这时张是在边上憨憨的笑了起来,我问他笑啥?

  他不说话,只是从随身的小口袋里拿出个木质的雕花小盒。

  看的林子两眼冒光,直问张是这是啥宝贝?

  张是把盒子递给他,意思让他打开看,林子一喜,接过来就开,结果一打开:“妈呀!你带个癞蛤蟆出来干嘛,恶心人啊!”

  张是不以为然的拿了过来,让我把张子锏衣服解开,然后把这个蟾蜍放在了张子锏的伤口位置。

  那蟾蜍一见血立刻兴奋起来,在伤口周围来回蹦跶,随后一头扎进了伤口里。

  可能是伤口突然被豁开,张子锏轻微的皱了皱眉,嘴里也发出几声哼哼。

  我问张是:“这……没事吧?”

  张是说:“放心吧,好歹我也信张。”

  那蟾蜍的肚子越变越大,滑不溜秋的斑点皮肤也逐渐变成了深黑色,我甚至觉得它的眼睛都变成了深深的血红色。

  直到那玩意胖成个球,张是才上前把它拿了下来,放回了盒子里,让我们接着给他上药。

  林子平复了下还是好奇的上前问道:“这东西能解毒?这么稀罕?我在武侠剧里才看过!”

  张是笑了笑,显摆道:“这个你们就不懂了,这尸蟾是我从坟窟窿里弄出来的,别看它个小,可厉害的很!被这么大个尸蟾咬一口,就跟被千年僵尸咬一口差不多。”

  苏红胭是苗女,听了这玩意也好奇起来,“这是尸蟾?这玩意可难逮了,你怎么弄到的?”

  张是解释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别看它现在威风的很,小时候这东西胆儿可小了,尤其怕蛇;但长大后性情逐渐好斗起来,想想小时候那么怂憋屈啊,就尤其恨蛇,你只要趴在坟地边上,学着蛇发出‘兹兹’声,这东西听见立马就出来应战了。”

  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我看见张子锏的眼皮翻了翻,似乎是想睁开。

  “张子锏?”

  我试着叫他,但他就是不应。

  苏红胭却突然在身后拍了拍我,让我让开,我不明所以,但还是让了开来。

  苏红胭在床头坐下,轻轻俯下身,我一眼就看见这货咽了口口水。

  苏红胭回头对我说:“按道理尸蟾吸完血就该有意识了啊?要不我给他种两个尸蛊试试?万一能以毒攻毒呢!”

  张子锏一听立马抽抽了两下,装模作样的动了两下嘴唇,虚弱的喊着要喝水。

  我再也忍不了了,来开苏红胭上前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还不起来!在这给老子装!”

  张子锏跟给雷劈了似的,一下就坐起来了,捂着嘴巴看着笑:“嘿嘿,子灵哥咋这么巧你也在这儿呢?”

  我甩手又是一巴掌:“装,你再给我装!你到这儿来干什么?”

  张子锏环视了一下这里的环境,低下头道:“我一朋友说有人在这挖出个小玉人,都炒到四十万了,眼红也想过来,但不认得路,想让我陪着,我没办法就答应了,但前几天他突然又不要我陪着了,给了我一万块钱让我帮他画个地图。我画完后留了个心眼,就一直暗中盯着他,没想到这小子真有问题,没多久就收拾了东西往这儿赶。后来我发现他在黑沙河见了几个人,我就一路跟过来了。”

  我给他递了杯水:“你怎么认识这个地方的?”

  张子锏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我,不好意思道:“这地方三年前我跟踪玄子的时候来过……”

  “你跟踪玄子干啥?”

  张子锏不再说话,张是这时走过来拍拍我:“这个目前不是重点,”然后又看向张子锏,问他:“那些人你认不认识?”

  张子锏摇摇头:“那些人看着眼生,我不认识,但我也确定不是他朋友。”

  张是沉默了下:“那你这毒是怎么弄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大家只要「追书」后,每天「签到」和「撸撸」都有免费挖掘机可以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