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爬起来朝那个位置一看,只见一条碗口粗的黑蛇正缠着那人的脖子非常缓慢的蠕动着,硕大的蛇头直直的昂着,毒信子吐得嘶嘶响。

  我头皮一麻,浑身瞬间就凉了,老子最讨厌这恶心玩意儿了!

  玄子上前把我拉到了身后,抽出短刀咻的一声就甩了出去,直接将那蛇头钉在了木地板上。然后快步过去扯下了那人的衣服。

  竟然是个假人!

  这套衣服里只是一个空竹架,根本就没有人!那黑蛇也不知怎的,突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我们这才发现这蛇竟然被人拦腰斩断了,那啾啾的血水原是这蛇身上流出来的!

  “逃走了?他的动作也太快吧?这才几秒钟啊?”

  玄子摇摇头:“那人的真身早就逃掉了,方才我们看见的只是他的梦魂,他在借助那畜生给我们传话。”玄子指了指地上早已断气的黑蛇。

  “这货绝对主谋啊!居然给他跑了!”我一听气得不行,一脚把那个假人给踹散架了。

  玄子倒是异常的平静,他仔细看了看那套衣服,转身出了门。

  走在楼道上的时候,他对我说:“这种人不好惹,一旦惹了就是引火烧身,以后的事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着来吧!”

  玄子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那眼神像是提醒,又像是警告,但更多的却是担心。

  回到房间之后,张是和孙少林都还没醒,床上一个,地上一个,我叹口气把他俩都挪上床,盖好被子才睡下。

  按理这两天累得很应该睡得快,但我却死活睡不着,这是继楚家梦局那晚后第二次遇险,第一次是米雅救得我,这一次米雅不见了,但我确定我能活着出来,一定也和她有关系,只是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一个人过的好不好?

  同时我又害怕,怕苏红胭说的都是假的,米雅会不会有什么不测……

  我这一夜都没睡安宁,所以第二天醒的特别早,张是和孙少林还睡着。

  我换了身衣服,想想有些事我还是得找苏红胭问清楚才行,抹了把脸就朝她房间去了。

  苏红胭睡眼惺忪的把门开了条小缝,一见是我还有些诧异。

  我哪儿容她多想,猛地推开门,一个转身就把她摁在了墙上,苏红胭也是一惊,但随之就是一笑,勾着拖鞋尖就把门给踢上了。

  她搂住我的腰,将食指按在我的嘴唇上调笑道:“睡了一觉倒睡开窍了?一大早就这幅猴急样……”

  l酷匠{Q网a☆永久*免z费看~小;说k

  “你知道一个女人三番两次挑逗一个男人的下场是什么吗?”

  “哦?是什么?我还真想知道……”她在我耳边吹气,手也从后背摸到了胸前。

  我一闭眼,猛地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间狠狠咬了一口,她吃痛轻哼了一声,指甲也深深陷入了我的后背。

  我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她房里一只只色彩诡异的小鼓如同一只只眼睛般死死的盯着我。

  我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抓住她的胳膊,径直把她扯到卧室门口,她会意一笑,脚步随着我就往床边走。

  我往床上一坐,她很自然的脱了薄衫,两只纤细的胳膊交叉搂着我的脖子。 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沉声问她:“你房里的这些鼓是做什么的?”

  她看着我没说话,手又缠绕了上来,揽着我就让我亲她,我的手慢慢的挪到了她的脖子上一点点收紧,“这些鼓上的符文别人不认识,我张子灵可清楚得很!”

  苏红胭咳嗽了两声就开始掰我的手,眼眶里竟然缓缓积出了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