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说,那蛋糕被人做了手脚,吃下去之后,就引来了这东西?”

  玄子点点头:“我估计那蛋糕里可能有鬼蛊,这些鬼犬,是放蛊人用来驱蛊的。”

  我靠,幸亏我不好这一口。

  转念一想,我又不解道:“有人想给我们下鬼蛊,这个从何说起啊?我也没得罪苗湘的什么鬼蛊婆子啥的啊?”

  “如果我告诉你,苏红胭和苗湘有关系呢?”

  玄子这么一说,我好像明白了,这鬼蛊,不是冲着我们来的,而是冲着苏红胭去的!原来,玄子说晚上我就能了解苏红胭,是这么个意思!

  “那你是不是早就料到有人要这么做?”

  玄子摇摇头:“我只是发现了一点苗头。”

  “中了蛊,必须找到下蛊人才能解啊,咱得去找那个人吧?”

  “来不及了!”

  “你还能鼓捣着玩儿?”

  玄子没回应,而是慢慢地走到张是跟前,一低腰,从小腿上抽出一把短刀。听玄子说,这是一把玄铁刀宝刀,也不知道玄子从哪里淘来的。

  玄子一挥刀,在张是的后背轻轻一划。

  我吓了一跳,只见张是衣服破了,但是皮肤却完好无损。

  惊愣之际,玄子伸手,迅速撤掉张是身上的衣服,把张是弄了个精光。

  “帮我点灯。”说着,玄子把腰上的一个皮口袋摘下来,递给我。

  UC酷lP匠ox网E唯X一/R正…《版-l,其他都l是盗'版

  我手忙脚乱地扯开,从里面翻出来一青灯。

  点着之后,玄子把灯接了过去,然后,一只手端着灯,一只手反握着端到,仔细盯着张是光溜溜的身体!

  被这青灯一照,张是似乎烦躁起来,他哆哆嗦嗦地开始朝远处滚动。

  “按住他的腿!”

  我猛地上前,抓住张是的腿,一屁股就做了上去。张是见不得动,就开始剧烈挣扎,我把腰带解开,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双腿给捆了起来。

  玄子的目光一直盯着张子锏的身体,我仔细瞅了瞅,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咋了,你这是在找啥?”

  玄子没说话,只是把匕首的尖儿慢慢地靠近张是裸露的身体,突然,刀尖猛地朝上一划,在是脊背上就差了进去!

  我猛地一闭眼,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发现玄子掌控的力度非常合适,刀并没有插进去太多。

  正奇怪的时候,那刀尖处就流出来一股黑血。

  玄子死死地握住刀,任凭张是乱动,就是不松手!

  在看床边的那条鬼犬,他正缓缓得抬起头,站起来,朝玄子一动过来。

  “小心,它朝你过去了!”我赶忙提醒玄子。

  玄子依然死死握着刀柄,看都不看那东西就道:“不用管它!”

  虽然我不知道这鬼犬的厉害,但是让这东西咬一口,总归不好吧!

  瞬时,那鬼犬的嘴巴已经伸到了玄子握着刀的手臂旁,接着,它就张开了嘴,露出一对尖利的獠牙,吐出一团黑气,看样子,接下来它就要对玄子下口了!

  玄子依然是集中精力,用刀顶住张是的脊背。

  这会子,张是却逐渐平静下来。

  玄子松了一口气,把两根手指,直接伸进了张是的伤口!随即猛地抽出刀,冲着那鬼犬的脖子就一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