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铃——我被一阵铃声吵醒,发现我居然回到了家里!

  米雅不在,只有张是灰头土脸的坐在一边啃苹果。

  我揉了揉眼睛,问他米雅他们呢?

  张是没吱声,伸手拿起手机扔到我面前,边咬着苹果边模模糊糊的说;“你先接电话,打了几十遍了。”

  我拿过手机,一看是林子的号码。

  我接起电话问他啥事。

  我这儿才刚开腔,孙少林那头就炸开锅了,火急火燎的冲我吼:“张哥,出大事了!米雅给人带走了!”

  我心一拎,立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给谁带走了!你怎么知道她不见的!”

  孙少林声音立马就矮了下去,支支吾吾了一会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只是反复说是苏红胭把米雅带走了,让我快去救人。

  苏红胭!!

  我问他带去哪儿了,孙少林只说苏红胭开车走的,他没跟上,不过看方向应该是往黑沙河方向去的。

  我琢磨了一下黑沙河那是条单行的窄路,走完少说也要一晚上,而一路上只有一家旅馆可以借宿,一般人都会在那儿住一宿再启程,米雅很可能就在那儿!

  我又问了车型和颜色赶紧拉着张是飙车往黑沙河赶,在路上我手机又响了一次,是孙少林给我发的短信,上面是一串地址还有房号。

  张是瞥了一眼,说:“哟,还有房号,挺能耐啊你这朋友?”

  我心里堵得慌,只一路看着车窗外树影掠过,苏红胭抓米雅做什么?

  难道我在古宅地下室的那个人就是苏红胭?

  看☆&正J版章)~节…上}4酷匠网

  这个旅馆距离樊溪有一百多公里,地处国道旁,我抬头的时候正看见黑沙河的地标牌。

  黑沙河旅馆不大,店前零零散散的停着几辆越野车,我根据孙少林说的车型扫了眼,苏红胭的车确实在这。

  拉开门前台的小姑娘还没问完是不是住店我就冲上了楼,207是通道的最后一间,待我跑到跟前见到的却是一个衣衫半解的年轻女人正穿着黑色蕾丝睡裙倚在门边对我笑。

  “张子灵,好久不见啊?”

  我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猛地抬起:“米雅呢?”

  苏红胭吃痛,猛地后退了一步,不断揉着被我捏红的下巴。

  这时候张是也锁好车赶了上来,看见苏红胭生气的表情以为我敲错了门,赶紧冲上前跟她道歉,一边道歉一边盯着苏红胭的胸咽口水。

  我一把把他推搡开,抓起苏红胭的手腕把门一脚踢上就往房里走,苏红胭毕竟是个女人,没我劲大,只能弯着身子被我拖着走。

  我走到床前把手狠狠一甩,苏红胭就被我甩到了床上,床很软,她的身子一下就陷了进去,裙子也被掀了起来,里面的颜色若隐若现,煞是诱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吹梦已经上了挖掘机系统,详解在书评区置顶有,不清楚的朋友可以看看或者进群。网站每天有一台免费的挖掘机赠送,只要点了【追书】,每天【签到】就能领到了,愿意的朋友可以选择【自动挖】,逃尘强烈建议大家选择这种,一个月要不了十块钱;另外土豪朋友也可以选择【手动挖】按数量购买挖掘机!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都能很快看到最新内容,恳求喜欢的朋友能把追书和撸撸给逃尘,这对我真的非常重要!在这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