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点头:“‘人走阳关道,鬼走风水桥’,这风水恶池真有可能是用来勾引人的梦魂的。”

  秦非不解道:“既然是风水池,这下面应该是活水啊?再看这位置,如果水道就在这池子下面,稍微懂点的人都知道风水布局中最忌讳在院子中央开井的啊!”

  米雅转过身,望向北方的远处,她蹙眉道:“这风水池会不会是和那片池塘连接通着的?”

  其实,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工程量可就大了。

  张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是说没这种可能,但是要在地下修风水道,其实是很冒险的,水道要有曲有直,修成龙蟒之势,还不能有任何阻塞,稍有不慎这凶恶之气就全堵自己家里自个儿受罪了,这种修建方式费力不讨好,不到迫不得已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我说:“咱们在这猜再多也不抵挖开看看,等着,我找人去!”

  半小时后,村里的刘师傅就开了一辆中型的挖掘机过来。

  那师傅认识我爸,这老宅子的旧事他当然也知道,我找他一是因为他胆子大,二是他是给钱就会干的那种人,也好使唤,不然谁有毛病大晚上给你跑出来挖凶宅啊!

  挖下去不到两米,就听“嘎吱”一声。

  刘师傅说:“到底了,下面是石头。”

  我从车上抽出一把铁锨,跳到池子底下,准备把石面上的泥土给清除出来,结果,刚清出了一半,就发现这池子的北角下似乎没有石头,只有泥土。

  我继续清理那些泥土,结果,不一会儿就清理出来一个直径一米多的洞口!

  那洞口斜着朝下,向着北侧池糖的方向延伸着。

  刘师傅一看:“哦哟,这看着像有宝贝啊!”

  我累得胳膊发胀,就爬上问他们:“咱们还真要顺着这通道挖下去啊?那……那得挖个三五天啊!”

  不一会看见张是风尘仆仆的从池塘那头跑了回来,低头挑了个位置站好,说:“不用找了,这个入口是从我脚下的位置通往池塘里的。”

  一言一出,我们所有人都看着他。

  张是说:“我面前有两棵桑树,两棵桑树对栽,这叫鬼门桑。那池子又叫聚魂血池,你说,池子下的水道,会不会从这鬼门桑下通过?”

  我招呼刘师傅过来,让他按照张是的指点去挖。

  刘师傅说:“这怎么又跑这里来了,谁家的宝贝会埋在大坑边上啊?”

  我说:“刘师傅你这就不懂了,家财万贯贼惦记,藏在野外神不知。好东西放在家里未必就安全。”

  又挖下去两米多,发现了一块拱起的石头,就跟拱桥的桥面一样。

  张是得意道:“我说有戏吧!”

  这时候整段弧顶都被挖开了,我走过去撬开了上面的石头往下一瞧,果然是个圆形的石道。不过,石道的三分之一已经被泥土给沉积死了。

  我弯下腰,顺着石道朝前走,走出去十几米就到了这条石道的尽头。我拿起手电朝前照了照,发现果然是通向池塘的。

  我想,当年楚家人肯定是为了防止塘中的泥沙大量侵入,这才用石头封住了出口。这条风水道,肯定还没到头。

  我看差不多了就准备折回去把情况给张是他们说下,可脚下突然一陷,整个身子一沉,瞬间我就跌落了下去!

  跌落的一瞬间,我不惊反喜,这个风水暗道,果然另有猫腻!

  跌落下一两米之后,脚下就着地了。我长出一口气,试着撑了撑腿,发现空间还挺大!

  我猫着身子查看了一下周围,竟然还有两扇紧闭的大门!

  酷匠网|¤正版首{发

  也许是由于泥沙下沉的缘故,我所站着的这个地方比较高,而这空间的原始高度,差不多有三四米。

  大门外面,是一条用石头垒成的狭窄空间,就跟一条街道差不多,不过,这个空间只修建了五六米。

  我把目光重新投到那两扇门上。那门已经被泥沙掩盖了不少,虽然颜色变得昏沉,但是看上去并没有任何的腐蚀的迹象。

  我伸手一触,一股凉意瞬间冲进掌心,我下意识地缩回手,心道,这是一扇铁门啊!但仔细一瞧,又觉得不是,钢铁在这么潮湿的环境里,可定早就腐烂了。

  我抽出腰间的匕首,在门上划了一下,然后用手电一照,那道划痕立即反射出到一道青黄色的光芒,这他娘的竟然是铜的!

  此外,这大门的两个门环,不是狮子头,也不是虎头,而是两只呲牙咧嘴的鬼头。鬼头叼着的也不是正经八百的铜环,而是两个巴掌大小的青铜鬼偶。

  大门两侧的墙面,都是用半米多长的方石砌成,青石面上,雕刻着魔王的头像。那魔王嘴大耳尖,发如盘蛇,看着就令人心中生寒。

  我用力推了推那两扇铜门,铜门却纹丝不未动。

  这个时候,入口落下几束手电光,张是在外面喊道:“张子灵?”

  我知道他们担心,一扯嗓子就冲外头喊道:“真是要发财了!快下来!”

  一听发财,张是那小子刺溜一下就从上面滑下来了。屁股都没顾上揉就捡起手电往门那儿奔,惊呼道:“我的个姥姥,这真是要发啊!”

  不过兴奋过后他疑惑道:“这建在池塘下的宅子……应该是……是水阴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