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雅见我抬头,就问我:“信上都说什么了?”

  我把信递给她,我说:“你看看吧,反正我不信他把该说的都说完了!”

  米雅看了两眼,又把信递给了秦非。

  秦非看完没说话,张是说:“当年这宅子凶名在外,你爷爷还非要说买了当仓库放东西……全村人都闹不明白你爷爷到底咋想的……”

  我往他嘴里塞了根烟,意思给我闭嘴!

  米雅听到凶宅倒来兴致了,兴冲冲的问我:“怎么个凶法?”

  我朝她胸口瞥了一眼,做了个夸张的鬼脸:“就是很胸很胸!”

  米雅笑着在我胸口锤了一下,我指了指张是,我说:这个他比我清楚。

  张是猛抽了一口,然后弹了下烟灰,仰着头眯着眼,特装逼的说:“其实也没啥,听过北京那个京城81号吧?跟那个差不多,人进去走着走着就走没了,怎么找都找不着!”

  听说当年啊日本人在这追捕一队国军,跟到这宅子里的时候就更丢了,日本人就纳闷了,眼看着进去的,怎么就没了呢?来回翻了个底朝天,连个屁都没找着!

  后来日本人一想不行就走吧,但是偏偏天留客,下起了瓢泼大雨,日本人就留了两个放哨的在门口守着,其余二十几个都进去睡觉了,谁知道这一觉就把二十几个人都睡没了。

  第二天来找人的日本人就跟之前找国军似的,啥也没找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我掐断烟头,沉声对张是说:“我也不信爷爷特意买栋宅子当仓库。“又行了三十多米,一股焦臭味扑面而来,那宅子已经近在咫尺。

  这场火几乎把这栋古宅烧了个干净,只剩下一面院墙,和大片冒着浓烟的瓦砾。

  米雅看我犯难,取下背包从里头掏出本破书,我一看,这不是疯老头子给我那本么!

  米雅说:“那老头子精明着呢,他给你这个肯定能用得上,你翻翻看有什么头绪没有?”

  我咬着手电,有点嫌弃的接过那本破书翻看了一阵子,都是些讲风水的,除了年份老点,是民国时期印刷的,其他没啥特别啊。

  米雅看我摇摇头把书给合上了,一脸疑惑的盯着我:“不会吧,我看看。”

  她拿过去翻了一遍,似乎发现了什么,然后就定在那一页看了很久,我好奇就凑过去问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米雅指的那页有明显被烧过的痕迹,她说:“我就说这老头子精明着呢,你看这幅画。”

  一座宅子,在高墙中只露出一些房顶,大门前是八字外开的墙壁,门前两侧,各有两尊怪兽,由于画面太模糊,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

  米雅纤细的手指敲了敲那被烧毁的地方。

  v酷H匠mH网&首●X发

  “问题就在这里。”她皱了皱眉。

  我说:“那个地方都被烧了啊?”

  “以前我去书鬼陈家里的时候仔细瞄过一眼,被烧毁的地方,也是一座宅子,跟没烧到的这一座,差不多……”

  说着,米雅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

  我惊道:“那老头子怎么知道我家这栋宅子会被烧?”

  米雅叹息一声:“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没烧着的那部分,这儿还有栋宅子,看到没?”说着我的视线就随着米雅的挪到了先前看过的那幅画上。

  “米雅,这真不可能,这儿的宅子就这一栋,再没别的了。”

  米雅知道我不会骗她,抿着嘴看了眼周围,一时也说不出别的。

  这时候忽然听张是那小子咦了一声,然后把我和秦非都喊了过去,他指着院子中央一个风水池说:“这池子谁修的啊?有毛病吧这是!”

  秦非看了也是一惊,见我们都不说话,张是那小子彻底嘚瑟起来了:“不知道了吧?你们看啊,这池子乍一看像圆的,但实际上呢,池边多棱角,而且岸边堆砌了那么多石头,”他一边说一边比划给我们看,“看到这石头没有,个个被磨成了尖锐的形状,形成八方聚魂血池的恶局,这池子冲命伤主,住这儿能好才怪!”

  张是摇头晃脑显摆了一番后,米雅看了看我,她的意思是我有什么看法。

  我摇摇头:“风水池,不管是好的,还是凶的,都不可能单独存在,它必须与宅子里的房舍等其他东西相互配合,才能起到作用。所以,这风水池一定和那宅子里的某些东西是相关的,或者说是一体的。”

  秦非瞅了瞅那些断瓦残垣道:“都烧成这样了,哪儿知道这鬼池子是和啥配的哟?”

  我说:“别的没记住,但是,我记得这宅子的墙面、悬梁、门窗上,甚至是家具上,其实是刻画着许多梦符的。”

  听到这里,张是好像明白了什么:“张子灵,你的意思是这个宅子其实就是一个梦局,那这池子……很可能就是一个风水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喜欢的就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