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儿时的我直奔爷爷的卧室,从卧室的床头上掀开一幅戏画,又从后面搬出来一个黑色的木匣子。

  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钥匙,打开了上面一把古老的锁头。

  打开盖子,我从木匣子里取出一本发黄的古书,那书是三十二开,线装竖版的。上面的文字,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肯定,当时我偷看这些书的时候,其中的大部分字,是根本就不认识的。

  我走到到跟前,仔细看那些字,结果,我竟然看清楚了,而且能够读出来!

  幼年的我蹲在地上,一页一页地翻动着。

  那些文字,在我的眼前一一闪过,在我的记忆深处,又重新翻腾了出来。我好想想起了很多东西,这些东西,我好像看过,从爷爷的那些古书中看到过。现在,它们又回到了我的记忆里,我感觉自己已经牢牢地被它们抓住了。

  这种场景,反复出现了十几次,而年幼的我,都是在看同一本书。每一次,都看的那么认真。

  这个时候,房门响了一下,我知道,爷爷一定是回来了。

  而蹲在地上看书的我,对这一切似乎毫无察觉,依然还是那么痴迷地翻动着书页。

  爷爷走到我的身后,看着年幼的我。

  我看着爷爷和年幼的我。

  此时,年幼的那个我把书合起来,装进木匣子,放到床头的画后,随机,就跳窗离开了。令人奇怪的是,那时的我,对爷爷的存在却毫无反应。

  爷爷先是望了望窗外,然后,就把目光转移到了我身上!

  我发现爷爷的脸,是沉灰色的,脸上没有表情,只有死寂!

  我突然间就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爷爷,并不是当年活着的那个!他只是这个梦局中的一个梦象而已。

  当然,我也明白了另一件事,爷爷的那口棺材,其实就是他提前设计好的,梦局中的一个入口。而此时的我,已然身处在了他生前他设计好的梦局之中。

  爷爷说过,让我好好地看看他那口棺材。他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我在无形之中,找到这个梦局的梦门,进而顺利地进入他留给我的这个梦局之中。

  我总觉得,爷爷临死之前,肯定是有话要跟我说的。但至死,他都没有当面跟我说,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肯定是把要告诉我的一些东西,藏在到了这个梦局中。

  此时,爷爷突然开口道:“子灵,我给你这个梦局的目的,不是让你学这些书上的东西……”

  我说:“爷爷,那您为啥要留给我这个梦局?”

  爷爷说:“我曾经跟你说过,咱们的这个张姓,是从周朝的姬姓演变而来的,是周朝周姬的一脉的传人,也可以说是周公的后人。咱们这一族的,一些人身上,存在一种特别的东西。正是这些特别的东西,决定了我们的家族,以及我们张家一些人的身上,隐藏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追问道:“爷爷,到底是些什么秘密?”

  爷爷摇头道:“我说这些的目的,不是想告诉你秘密是什么,而是是想警告你,不论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去探寻这个秘密。另外,你要注意,不要受人蛊惑,中了别人的圈套。”

  “那是为啥?”

  爷爷不语,只是望着窗外。

  我又问道:“那到底是谁设下这么一个冥猫诡局,想要害你。”

  爷爷没有正面回答我,他盯着那本经书说:“你仔细看看这书的第三十页。”

  oR酷匠D@网首*y发

  我奇怪地翻开那本《梦局残卷》,找到第三十页。

  这一页的内容讲的是在汉朝时期,有一个叫周子叶的瞎子,免费给穷人解梦的故事。

  我认真地读完这个故事,也没觉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梦经残卷》是竖版排列的,看着看着,我就发现这一页最上头的一行字,有些奇怪,从右到左连起来读,竟然是:“吾死于五岁(年)前!”

  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心中顿时就打了个机灵!

  爷爷让我看这句话是啥意思?

  他是告诉我他五年前就死了?

  这不可能啊,最后这五年,爷爷虽然不大出门,不大喜欢跟人说话聊天,但是他的身体还行啊,他的确是个大活人啊,怎么说五年前就死了呢?

  我站起身,想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爷爷的梦象早就不见了。

  我捧着那本书,呆立在原地,脑海里翻腾着那句不着边际的话,琢磨着这到底是啥意思。

  猛然间,脖根儿一阵发凉,头顶上传来一阵阵枝叶的沙沙声。

  一片枯叶,慢慢地飘落在自己捧着的、空空如也的手中。

  “子灵叔……”

  猝然间,我回头一看,玄子正提着一盏灯笼,站着我身后五六米远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