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下葬的那晚,我们张家人在一起吃了顿饭。

  刚吃一会我就有点尿急,急冲冲的就跑去院子外的茅厕撒尿。

  刚掏出家伙,突然有人叫了起来:“哪个不长眼的!没看到有人蹲这呐!”

  我吓了一跳,一低头还真有个蹲着解大手的。

  那人观察了一会,“张子灵吧?你咋连有人没人都不看清就尿呢!”

  我一听,这不是张子锏那小子的声音吗?

  我从小就和二叔一家不对付,语气情不自禁的就冷了下来:“你小子拉好了赶紧给我出去!”

  张子锏胡啦着脑袋,还是愤愤不平,跟我尿了他一头似的。

  我没再搭理他,就冲着墙根尿。

  张子锏说:“子灵哥啊,凭良心说我打小是不是就对你不错?小时候给你买过那球你还记得不?”

  听完我真想把他头重新摁下去尿他一脸,买了个乒乓球,讹了老子五块钱!还好意思跟我谈良心!

  他见我不说话搓着手嘿嘿笑起来:“那我问你个事儿,你可别瞒着我啊。”

  “啥事儿?”我扎着裤腰带眼皮都没抬。

  “呃……咱爷爷死的时候,没跟你留下啥东西?”

  我一听,就知道这小子没憋什么好屁。

  “我回来的时候爷爷早死了,能给我留啥东西?”

  张子锏有点不信:“咱爷爷给人解了一辈子梦,爷爷那手艺,不会也被他带进坟墓了吧?他那么喜欢你,就没教给你两手?就没给你留点秘籍啥的?”

  我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爷爷啥也没留下,他亲口对我的说过,他宁愿把一切都带进土里,也不留给畜生半点。你要想要啊,就下坟里自个儿问去。”

  当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一闭眼,满脑子都是爷爷的那口紫沙棺材。

  村东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

  我想到是爷爷的孤零零的坟墓。

  猛然间坐起来,我忽然想到了张子锏,这小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别真去挖爷爷的坟,找东西去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穿好衣服出门,顺着街,一直朝东走出了村。

  远处的林子里,猫头鹰还在不断地叫着,显得这个夜更加寂静,更加哀凉。

  过了那片林子,就是我们张家的坟地了。

  其实张家的祖坟并不在这里,平坟运动过去后,张家原先的大片祖坟被平,我们就换到了这个地方。

  可是,刚要走出林子的时候,我就听到坟地里传来一阵阵“噗噗”的挖土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地上摸索着,捡了两块拳头大的石蛋子,然后就猫着腰,准备过去先砸爆那小子的脑瓜再说!

  可是,刚要走出林子的时候,有人个黑影从树背后闪出来,一把拦住了我!

  我以为是挖墓贼的同伙,举起石头就要砸那人。

  那人赶紧一抱头,嘴里急声道:“是我,是我……张子锏!”

  我一听,心里就更纳闷了。

  “你……”

  张子锏说:“咋了?你是以为我在挖爷爷的墓吧?”

  我说:“当初觉得十有八九是你……呃,对了,大晚上的你来这里干啥?你不会真是来挖墓的吧?”

  张子锏说:“我是怕有人来挖,来守着的?”

  我说:“爷爷活着的时候,生了病,几天不吃饭你都不过去问一声’他死了,你倒变孝顺了!”

  张子锏没跟我犟嘴,顿了一下,他喘着粗气说:“子灵哥,我真是来看看的,要挖,我也不能在爷爷刚入土就挖吧?”

  我心道,他说的也在理儿,就没再理会。毕竟,我们的眼前,还有盗墓贼正干的热火朝天。

  张子锏说:“哥,今天晚上,咱们必须齐心协力,共御外辱。”

  我说:“不是御,是揍。挖咱张家坟,这是不共戴天的大仇。抓住非得把他打出屎才行!”

  张子锏举了举手,我发现他手里也攥了两块石头蛋子。

  这时候,“咯吱”一声传来,这肯定是挖到那口紫砂棺了。

  我举起石头蛋子就喊了一声:“公安局的!都趴下!要不就开枪了!”

  这话音刚落,我看到那坟地里有两个人影,扔下工具,朝着东面的野地里就是一阵狂奔。

  酷(U匠…网正版首:发

  我紧紧地追了几步,把手里的石头蛋子扔出去,也不知道砸没砸到他们。

  追出去五十多米,我忽然发现不对劲儿。就我一人追过来了,张子锏那小子怎么没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鲁!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