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猫皮鬼偶爬的很慢,可是,没过三分钟,它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起来。

  我小跑着跟在后面,爬过一片草丛后,那东西就进了一片松树林。

  夜晚的松林里,阴森至极,死寂一片,这使得那东西爬行的“沙沙”声显得尤为刺耳。

  在这片林子里走了两三百米,那“沙沙”声突然就停了下来。

  我停住脚步,细细听着前面的动静。

  我估摸了一下,那东西距离我也就十几米远。但是,眼前一片黑暗,我啥也看不清。

  我拿出强光手电,照着前方,慢慢地朝那个位置挪了过去。

  走出去五六米远,我发现此处的山雾越来越浓重起来,虽然这强光手电的穿透能力很强,但是我也只能看到前方两三米左右的事物。

  不知不觉,我就进入了林中的一片平地之中。这里树木稀少,而且长势很差,一棵棵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

  我照着地面,搜索着那猫皮鬼偶的踪迹。

  周围逐渐阴冷起来,而且那雾气也在变浓,变黑!

  我听爷爷说过,险山恶水生雾为黑者,称为鬼瘴。意思是说,风水不好,或者阴邪之气横生的地方,最容易出现鬼瘴。鬼瘴是鬼打墙的前身,在鬼瘴中待的时间长了,就容易出现幻觉,遇上鬼打墙之类的玩意儿。

  我尽量屏住呼吸,快速搜寻着。很快我就发现一条黑影从树后闪了出来,然后慢慢地爬进了前方的鬼瘴之中。

  我快走几步,赶忙照上去,结果那个东西却闪进了一块黑乎乎的玩意儿后面。

  靠近一看,那黑乎乎的东西,竟然是一口烂棺材!

  那棺材的个头要比一般的大一倍多,造型也很奇特,上面竟然是倒扣的瓦山造型,侧面有舷窗,正面有一对半开半掩的小门,乍一看就跟一所房子似的!

  小门更是奇怪,那居然是一黑一白两种颜色的!

  此外,这两扇小门上贴门神的位置,各浮雕着一张鬼脸。那鬼脸很长,低目,甚是阴沉。那猫皮鬼偶正是从这棺材的小门内钻进去的。

  我咽了口唾沫,心道,今天晚上真是他娘的邪门儿到家了!然后一咬牙,攥紧菜刀,继续朝那口棺材走。

  可是,走着走着,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起来。

  我与这棺材相距也就四五米远,但是走起来却像是四五百米远似的,而且,随着不断的靠近,我感觉那棺材竟然在慢慢地变大!

  我靠!这到底咋回事儿啊?那烂棺材莫非会变大?!

  我加快步子,迅速朝它奔过去。等到了它跟前,那棺材早已变得跟一座房子一般大小!

  在那棺材的门口,我停了下来,边观望着里面,边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猫皮鬼偶本来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招引过来的,能使唤这墓地鬼猫的东西,想必也不是个什么小妖小鬼,肯定也是有了些道行的。

  更3新V最快y/上0酷e匠网NW

  我不过是偷跟着爷爷学了几招,只知其表,不知其理。可以说虽是拿到了两把刷子,但还不怎么会用。

  另外,我也曾听爷爷说过,这鬼梦是最邪门,破起来也是最危险的,弄不好就会遭到那些脏东西的算计,甚至把命都搭进去。我这事到临头,真不知道是该进,还是退了。

  一愣神儿的功夫,巨棺的周围突然变得异样起来。明明没有风,可树木却“吱吱呀呀”随风摇摆起来,就好像是被什么重物给压住了一般。

  我转过身,仔细照向腾起的浓雾,才发现树枝下似乎有东西在晃动。

  我慢慢地靠过去,揉了揉眼睛,发现周围的松树下面,似乎都晾着一些衣裤。这些衣裤轻轻地摇摆着,在浓雾中若隐若现,好不诡异。

  这荒山野岭的,谁会在这里晾晒衣服?难道,这棺宅里真住着人不成?

  “吱呀——”一声传来。

  我扭头一看,那棺宅的门竟然开了!见有人,我赶紧关掉了手电。

  一个穿着一身黑袍,面目焦黑如碳,目赤如火,耳尖如刀的大个子提着一盏白色的大灯笼走了从里面走出来,看个头估计足有两米多!

  这人出来,径直走到树林间,然后他就抬起手,去收树上的那些衣裤。

  这大个子是谁?他是出来收衣服的?不可能啊,那些衣裤也太小了啊,它穿根本就不合适啊!

  正躲在树后纳闷的时候,冷不丁脑袋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

  我一缩身,随即就抬头朝后看……

  身后的树上也挂着衣裤样的东西……仔细看了一眼之后,我觉得那好像不是衣服,而是人!那人的头耷拉着,肩头被铁钩子勾住,直直地挂在了树上!

  原来这片林子里挂的不是衣服,竟然都是死人!

  再看那黑大个,他正提着灯笼,把那些尸体一具具从树上摘下来,然后提在手上。不一会儿,他的手上就提了五六具。

  他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拖着尸体慢慢地回到了棺宅之中。

  我虽不知道大个子是个什么主,但我知道绝不是我能应付的了狠茬!那鬼猫多半是他身边的东西了,要是给他知道我杀了那鬼猫,还不得把我打出屎挂树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撸!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