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色道:“这事红姐不让说,我只能悄悄告诉你……”

  说着,我就走到了孙少林的床跟前,把头伸向了他的耳朵,而右手则摸到了他枕头下那把菜刀的刀柄!

  瞬间,我抽出菜刀,从上到下,在孙少林的脊背上狠狠地划了一下!

  孙少林浑身一震,似乎是在瞬间魂飞魄散了。

  趁机,我立刻把他拖到了厕所里,然后锁上了厕所的门。

  孙少林躺在地上,挣扎着,嘴里发出一阵阵“喵呜喵呜”的诡叫声!

  P酷!“匠$:网!n正(s版$3首&发

  我看到,他的背上被我开了一道大口子,厚厚的皮肉往外翻着。不一会儿,那些翻着的皮肉里开始慢慢长出了一根根黑色的毛发。

  毛发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最后,所有的毛发凝聚在一起,成了排球大小的一团毛毛球。

  这团毛毛球形成之后,猝然间就从孙少林的身上弹了下来,然后就有了四肢、头颅和尾巴。

  那竟然是一只黑猫!

  那猫在厕所里四处乱窜着,它想要逃出去!

  这个时候,我已是大汗淋漓,握住菜刀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我知道,这个紧要关头,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一切就会前功尽弃!

  瞅准机会,我一把抓住那猫的尾巴,在地上一摔,然后用脚踩住那猫的头。把一根钉灵玄铁针扎进那猫的脑袋里。

  那猫立刚止了挣扎,我立刻挥动手中的刀,在那猫的背上、脑袋上划了几下。随即,我就将那猫的皮,像是脱衣服一般,给剥了下来!虽然手法不熟练,但还是没出什么大的岔子。

  那猫没了皮,加之被我狠狠地摔了一下,没多会就咽了气。

  我拿出准备好的编织袋,把猫尸装了进去。然后,我又把那猫皮仔细地冲洗干净,撑起来,夹在一件衣服里,晾在了阳台上。

  回到厕所洗完手,我又特意检查了孙少林背后的那道划痕,确认并无大碍之后,赶紧把他弄回了床上并收走了其他人枕头下的菜刀。

  第二天孙少林起来后就一直坐在床上发呆,任凭瘦子他们怎么拉怎么拽都不下来。

  我起身拿了盆准备去水房,孙少林却突然从背后叫住了我,他说:“张子灵,你是不是给我下什么套了?”

  我说:“那你说说,我都给你下啥牌子的套了?”

  瘦子他们都在一边笑,孙少林也绷不住了,在床上又拍又打的跟我嚷嚷道:“张子灵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把你们乡下那套歪门邪道用我身上!敢在梦里捅我!惹急了老子让你再也见不着米雅你信不信?”

  我瞪他一眼,心说不知死!他妈敢动她一下老子真就让你一觉睡死!

  不过从他这二逼反应来看,也确实反证了这事和他没关系,最多是被人利用了。这么一来事情就又得从头开始找线索了。

  晚上的时候,那张猫皮已经凉了大半干了。

  我把猫皮取下来,随后用红线把它缝合起来。快缝完的时候,我拿出准备好的洞冥草,塞进这猫的皮囊。最后,我把扎进过猫脑袋的那根玄铁定魂针,钉进了那猫皮的脑瓜里。

  洞冥草,是生长于阴暗洞穴中的一种草。据说,这种草性阴,气邪。晒干之后,做成灯捻子,浸以尸油点燃,能照见鬼。

  这些洞冥草,都是以前陪爷爷进山偷偷藏下的,至于是否真有那么邪乎,我就不得而知了。用洞冥草填充这东西的皮囊,能利用草中的阴邪气,暂时锁住那猫的灵气。

  这样一来,一只猫皮鬼偶就算是做成了。

  猫皮鬼偶,有猫的灵性,易招恶鬼邪物。我的目的就是让墓地的那些鬼物将这东西带走,然后我就可以跟踪猫皮鬼偶,顺藤摸瓜找到偷我梦的那个人。

  我们的学校附近多山,多山之处一般都多坟。这座山的左右和南侧,都有好几片坟地。我估摸着,那人肯定是在附近的某片坟地设下那恶毒的诡局。

  天暗下来之后,我就背着这猫皮鬼偶出了宿舍门,到了距离学校附近的一座山脚下,我把背包打开,把那猫皮鬼偶拿出来,放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

  点起一盏鬼灯,接着拿出一把糯米,撒在这东西的周围;点上一炷香,插在这猫皮鬼偶的前头。

  做完这一切,我就点上一支烟,躲在一边,静静地瞅着那鬼灯的变化。

  那鬼灯的火苗先是淡黄色的,过了半个多小时候,突然间就变成了蓝色,而且,火苗子忽闪忽闪的,好像是被什么东西不断地吹拂着一般。

  再看旁边的那只猫皮鬼偶,浑身的毛全都如同过了电一般,炸了起来!而且,整个身子,都一抖一抖的,仿佛,随时都会蹿出去!

  我第一次做这事,完全是模仿我爷爷的做法。其中的厉害禁忌一无所知,要说不怕,那都是骗人的!

  就在我后悔没把这事和爷爷商量的时候,猫皮鬼偶突然站立起来,一个跟头跌下了那块石头,随即就顺着草丛慢慢向前蠕动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撸!

这是小酷子们对逃尘的最大支持,有了支持,逃尘才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