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红姐你不懂,眼缘这种事向来都是说不准的,就像我第一次见她就觉着这姑娘就是为我生的,将来注定做我媳妇儿!你觉得她怪,可我就觉得那是神秘,举手投足都特吸引我!

  苏红胭意外的没反驳,只是把话题岔了回去:“那我当你答应了啊,只不过这条件我还没想好,先留着吧,以后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找你兑现。”

  我点头说行,她想了下又接着说:“说正事,这几天你可得多注意点,我怕孙少林会找你麻烦……”

   “林子找我麻烦?红姐你确定?”

  苏红胭正色道:“我还能害你不成?你防着点就是了,以防万一!”

  我伸手撩了下她胸前的头发丝儿,压着嗓子问她:“你说你这女人怎么能让外面的男人防着自家汉子呢?红姐你这样对林子可不太好啊!”

   苏红胭欲言又止,脸也不禁红了起来,小手轻轻一拽就将我拖到了她跟前,她声音很轻像在吹气:“我说张子灵……你这人是真傻还是假傻呢?我到底喜欢谁,你……不知道啊?”

   我不动声色的推开她,失笑道:“红姐您行行好,别再逗我了好吧?就你早上给我发消息那会子,林子都摔盆了,在宿舍都口口声声要杀人泄愤了!”

   苏红胭一愣,“不会吧?”

   我说:“怎么不会?你不知道这两天我还老做梦呢!”

   也不知我说错了什么,苏红胭突然就跟霜打了似的不说话了,半晌才挤了个笑脸问我:“做梦?”

   我说:“对啊,做梦。都梦到林子给我带坟地去了,还说要让我永远住那儿,可不是要我命吗?”

   苏红胭的笑容僵在脸上,我见她没什么事儿了就抬步出去了,一路走一路纳闷这苏红胭到底咋了?

  谁知道刚出门就撞上了米雅,我下意识挡住她的视线,怕她看到苏红胭误会。

  米雅往里瞥了一眼,嘴角慢慢的就勾起来了,戏谑道:“张子灵,朋友妻不可欺你听过吧?”

  米雅说完脸一冷,推开我就要往里走,我赶紧将她拉住:“不是那样的米雅,你明知道我……”

  米雅停下来看着我不说话,我鼓着劲儿和她对看了两眼还是颓丧的败下阵来,我垂着头怎么也说不出下面的话。

  米雅估计是看我局促,也不再问,只是慢慢将手从我手心抽了回去……

  在她指尖离开的一瞬,我赶紧捉住,米雅让我放开我不肯,我问她:“上个礼拜的公共课我真不知道我哪儿又让你不高兴了,打电话你又不接,消息也不回,去你们系死活都找不着你,你这不是赌气是什么?”

  米雅哦了一声,“所以就找上苏红胭了?”

  被她这么一问我竟然像小孩一样委屈的点了点头,米雅思考了一会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眯着眼说了声“乖”。

  我……槽!

  回到宿舍,我拿了盆去水房,正巧碰上孙少林浑身光溜溜的正在冲凉。

  他见我看他,就掉了个头,背对着我又接了盆水,摆明了还因为苏红胭的事儿气着。

  我才不自讨没趣儿,也把自己扒拉个干净冲了起来,可冲着冲着我就被孙少林后腰上的一小块黑色纹身吸引了,周围还有些微微发红,应该是刚纹不久的,可是那图案非常小,加上他在冲水,根本看不清纹的是什么,但是隐约可见有三条上扬的短线条,就跟小尾巴似的。

  那图案像个活物似的,不知不觉就看失了神,可看着看着我的心里就又毛了起来,浑身忍不住打了个颤栗。

  都说纹身不能乱纹,很多图腾都是有寓意的,刚准备问林子纹了个啥就见孙少林回头。

   却不巧误会了正在研究他屁股的我,他眉毛一皱,迅速用毛巾裹住了下身,嫌弃的骂了一句变态就拿盆回宿舍了。

  夜沉沉的压了下来,这天晚上我又做了同样的梦……

  梦里我跟着孙少林进了一片坟地,他像猫一样跳上一座坟头,伏在草垛子上用两只绿幽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的汗渗了下来,我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绕来绕去,却怎么都走不出去!

  我定下神看了眼“孙少林”,他眼神怨毒,脸上却怪异的挂着笑。

  88酷2匠,网唯W+一正r版,Ik其他都a是盗v版!

  我忽然想起了苏红胭的话——小心孙少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逃尘说:

新书发布,喜欢的酷子们求追书,求撸撸!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