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爸爸?难道说你们学校里有人说你没爸爸?”何义飞眉头一皱,小孩子是从来不撒谎的,他们想什么,便说什么。

“他们从来没见过我爸爸,都说我没有爸爸,我跟他们说,他们都不信。”何家傲一脸认真的说道:“爸爸,明天你能送我上学么?”

小孩子的眼里是有光的,他们是不会骗人的。

看到何家傲的这个期待的眼神时,何义飞的心被狠狠的刺痛了,蹲下.身子摸着家傲的脑袋:“好,爸爸答应你,明天送你上学。”

“耶,我太开心了。”

“爸爸好不好?”

“爸爸最好了。”

杨以沫看着何家傲高兴地样子,心里不知为何,更不想跟何义飞离婚,想到那个已经签了的离婚协议,她痛苦不已。

晚上回到家,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今晚的迟小娅跟张耀阳两个人都没在家。

张寻真打过电话之后才得知,他们连夜飞到S海,去那边办点事,要后天才回来。

这样一来,何义飞在家里呆着就显得稍微压力没那么大了。

“我去洗澡,你陪宗保玩一会儿。”

宗保这么小,就已经会玩索尼游戏机了,两个人坐在偌大的客厅里玩的不亦乐乎。

一眨眼过去一个小时了。

咚!咚!咚!

这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何义飞刚要去开门,就见到张寻真穿着睡衣从浴室里走出来,拧着小屁股就去开门了。

“毛毛。”

“叫我百万,看我给你买什么了。”毛毛笑意吟拎着一盒巧克力:“今天我去唐R街溜达的时候看见了这盒巧克力,我觉得家傲会喜欢的。”

“快进来。”

张寻真有些尴尬的愣了下,但问心无愧,便让毛毛大大方方的进来了。

这要是堵在没扣不让他进来,那才说明真的有事呢。

就在下午闲着没事瞎聊天的时候,毛毛已经得知何义飞跟他离婚了,当下心情大好。

刚才又知道张耀阳夫妇两个人出差了,赶紧过来想要安慰安慰寻真。

按照毛毛所想,寻真离婚,这会铁定难过。

难过怎么办呢?喝酒!

喝酒聊聊伤心事,后面的事自然也就是水到渠成了。

带着满身欢喜的进来了,一下子就看到客厅里打游戏机的何义飞,这一次毛毛算是真的翻脸了,连飞哥都没叫了,直接就不理他了。

按照他所想,现在的何义飞已经算是完蛋了,还有什么需要用到他的地方吗?没有?

一旦离开老张家,何义飞就意味着要得罪老张家,以后的路自己都不好走了,还有什么资格跟他说话呢!

并且今天的毛毛接到少爷的电话,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当得力助手(主要是少爷跟骚七两个人身边实在没有好用的人,暂时就得用毛毛跟豆豆)。

毛毛觉得自己红了!

何义飞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喜欢张寻真可以大方的说了。

毛毛也不想忍了,之前忍了那么久,他已经受够了。

“真真,来。”

毛毛拉着张寻真走到客厅小声的问道:“你俩不是离婚了吗?”

张寻真点点头:“离了啊?”

“那他怎么还在这呢?”

“陪家傲呆一会儿,有问题吗?”

“没问题,那我在这是不是不好啊,那我就先走了啊,有事你打电话,我随时到。”

“行!”

毛毛直接就走了。

何义飞注意到这一幕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个毛毛,可以的啊。

“看吧,你现在不在这了,你当年的小弟看见你都不叼你了。”张寻真站在镜子前,用吹风机吹着秀发。

“哎呀,妈妈你上一边吹去。”

镜子就在电视旁边,吹风机的声音很大,影响何家傲打游戏了。

“我就在这吹,就不走,怎么滴?”张寻真瞪着眼珠子问道。

“女人真是麻烦。”

“哈哈哈。”

何家傲一句话就给何义飞逗笑了。

就连张寻真也忍不住扑哧一声就笑了,挡在游戏机跟前,抱着肩膀说道:“你爹他m的嫌弃我,你也嫌弃我??”

“哎呀你起来!!”家傲急了。

“我就不起来,你能咋的。”

能咋的?

那就表演呗,只见何家傲咣当往地上一躺,就开始驴。

何义飞就乐,张寻真就故意气家傲,最终还得是何义飞给哄好了。

家傲这孩子太依赖何义飞了,只要有何义飞在,他就很开心,干什么都很开心。

连同着晚上睡觉都得要何义飞抱着他睡才行,他很依赖这个家。

没由来的,何义飞想到自己的童年,就愈发的心疼家傲,甚至想给他带走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家傲一个劲的要爸爸抱着,不让走,并且时不时的睁开眼看何义飞走没有。

张寻真说:“等孩子睡熟了你再走吧。”

何义飞点点托,也只好这样了。

迟小娅不在,何家傲是谁在张寻真的房间里,他睡在中间,何义飞在左侧搂着这个孩子,张寻真则是坐在右侧。

两条明晃晃的大白搭在那里折叠交叉着。

不知为何,何义飞突然来了感觉。

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要是换做往常,这会早就扑上去了,而眼下,两个人已经离婚,就只能忍着。

张寻真看了他一眼:“咱俩夫妻缘分虽然已经尽了,但是我并不会阻止你看孩子,没事的话……多回来看看孩子。”

“嗯,会的。”何义飞点点头:“不是挑拨你,那个毛毛心术不正,你需要离他远点儿。”

以前一口一个飞哥的叫着,什么时候都毕恭毕敬的,直到刚才知道何义飞离婚之后,立马变了脸,直接无视了他?

毛毛也就是跟着何义飞太晚了,不知道何义飞当初就是白手起家的么?

不了解何义飞的人都以为他是靠着张家,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能有今天,全靠自己。

虽然不可承认其中张耀阳帮过一些忙,但更多的还是靠自己。

如果不是那块钱,谁帮都白费。

好在何义飞不是阿斗,他能借助平台直接起飞。

眼下,毛毛这种人,离寻真太近可不是好事。

怎料,张寻真却讥讽的笑道:“我现在就是嫁给毛毛,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你不稀罕我,有的是男人想要我这幅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