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方新竹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边写着厨房禁地,闲人免进。

何义飞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按理说这应该写的是厨房重地才对,为什么写的是厨房禁地呢?

没由来的何义飞的背后也是毛骨悚然的,好似进了x屋一般!

当下将方新竹的手握的更紧了。

“ 呐,就是这里了,三个人一屋,小姑娘睡这个屋子吧。”

老板娘热情的说道。

“ 好!”

何义飞也不能主动说要跟方新竹在一块睡啊,整的好像占人家小姑娘便宜似的。

“ 阿飞哥哥,我想跟你睡。”

说完,可能意识到不太对劲了,就连忙改口说:“ 我...我只是害怕。”

“ 你阿飞哥哥才是最吓人的,容易半夜给你吃了,哈哈哈。”

曹旺哈哈一笑,开了句玩笑,他指的吃她是给她睡了的意思。

“ 啊!曹旺哥哥你别吓我。”

本身方新竹在心里就挺害怕的,让曹旺这么一说,给她吓的高声尖叫起来。

“ 滚犊子,别瞎叻叻!”

何义飞上去就是一记大飞脚给他踹飞。

“ 你们最好别大声喧哗。”

老板娘忽然收起了笑脸,神神秘秘的嘘了口气:“ 附近周围全都是坟墓,这三经半夜的最好别喊,否则惊动了不干净的东西可不好驱除啊!”

“ 咕噜!”

这话说的,使得方新竹更加的害怕了。

这种恐慌源于心理,好似在坟场中间住一样。

“ 怕个锤子,它们能怎么的,老子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要是怕它们来找我,早就来了,上菜,整点酒来,要是来个聂小倩一样的姿色,我今晚就让她下不了床!”

曹旺这个虎灯,粗鄙的来了一句,瞬间就将阴森恐怖的环境给改变了。

接着他转头看向方新竹:“ 妹子别怕,你飞哥阳气最足,不怕这些东西!”

“ 记得啊,到了晚上一定要早点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能起来,第二天就可以离开了。”

“ 嗯!”

何义飞点了点头,随即两个人进了屋子。

老板娘将门关上以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屋内就一张床,原本就是给方新竹一个人住的,何义飞将床铺好以后,冲她说道:“ 你睡吧,我在旁边守着你。”

方新竹点点头,满脸通红的回道:“ 没事的,阿飞哥哥,我相信你的人品,我睡里面就行,反正我也看不见。”

方新竹的意思就是让何义飞也可以睡在这张床上,只不过先给他戴个道德的高帽子。

这样一来,何义飞瞬间就没有任何想法了。

大概十分钟之后,店里的服务员端上来两碗米饭,以及一盘红辣椒炒的瘦肉,笑吟吟的说道:“ 这是用独特秘方制作的肉,保证你们吃了以后回味无穷哦。”

“ 好的,谢谢。”

“ 您慢用,不够再喊我。”

“ 好嘞。”

服务员应了一声,微笑着退了出去,随后将门给关上。

“ 妹子,来吃点东西再睡。”

何义飞去扶着方新竹。

“ 阿飞哥哥屋里的灯都开了吗?”

突然,方新竹说了这么一句。

“ 等一下。”

何义飞将屋内所有的灯都打开了,问道:“ 怎么了?”

“ 它们怕光,打开会好一些。”

“ 你还挺迷信,呵呵。”

原本何义飞是一点都不怕的,让方新竹这神神叨叨的给整的都有点害怕了。

都说这种只是自己吓自己,只要不相信就没有。

然而何义飞是有点信的,方新竹也是信地藏ps的。

“ 嗯嗯。”

两个人坐在桌子上,方新竹拿起筷子刚要吃,紧接着猛地吐了。

“ 什么味儿这么臭啊!!”

臭的??

何义飞疑惑的问道:“ 没有臭的东西啊,多香啊。”

“ 不是,好臭,你没问到一股发臭的味道吗?”

方新竹一阵干呕,眼泪哗哗的:“阿飞哥哥你端上来的是什么东西?!”

“ 就是两碗米饭跟一盘辣椒炒肉,我怎么没闻到别的味道呢?”

何义飞更加的疑惑了,如果说方新竹的嗅觉比一般人要灵敏的话,可是肉这个东西他俩闻的为什么不一样?

“ 妹子,你说的这个臭味是这个肉传来的么?”

方新竹说:“ 飞哥我说一句话你别害怕,这个肉可能不是动物的肉。”

“ 什么意思?”

“ 动物的肉炒完菜以后我是不会闻到这种味道的我只能闻到....”

“ 闻到什么?”

“ 人的肉。”

“ 咣当!”

何义飞忍不住后退数步:“ 你说这肉是人肉??”

“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应该是了。”方新竹郑重其事的点点头:“阿飞哥哥,这个店整不好是黑心店!”

“擦!”何义飞再次看向这个盘子里的肉时,顿时没由来的一阵恶心!

怪不得从进屋之前方新竹就闻到了大量的血腥味,看着老板娘也怪怪的,弄了半天这是一家黑心店!

如果是真的话,岂不是羊入虎口了??

不行,这个菜绝对不能吃。

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必须要谨慎。

何义飞立即拿出电话发给曹旺:“你俩速度来我屋,快点!!”

噗通。

“当当当!”

片刻后,门口传开了敲门声。

“有牙签么?塞牙了。”

一进屋曹旺就满屋子找牙签,随即大刺刺的往桌子上一坐,搓了搓手说道:“这老板娘没忽悠咱们,这特色还真挺好吃呢,想不到这穷山僻壤的地方还能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你俩吃不吃,不吃我吃了哈,刚才都没吃够!涛儿,你吃不吃?刚才都没抢过我,愣是干了两碗空的大米饭,哈哈哈。”

曹旺哈哈的笑了起来。

“给我留点儿!”

闫涛蹭蹭的就往上冲!

“你俩把刚才的肉吃了?”

何义飞眼睛瞪得老大,也不知道等下告诉他们实情会怎么样?

“吃了,嗷嗷香。”

曹旺美滋滋的点了根烟,小表情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曹旺哥哥不能吃!!”方新竹一下子就急了。

“为什么啊?这么香的肉我从来没吃过呢。”说着曹旺又拿了一块小排骨送嘴里了。

“这好像是.....人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