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飞哥你之前怎么夸那个女人都问题,问题是你说你定力高这个事听着怎么那么辣耳朵呢,定力要是好,这个世界就没有定力好的人了。”

“ 一双袜子就能给飞哥的魂儿勾走了。”

曹旺,闫涛一人一句,很明显飞哥什么鸟样,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

“我么干死你俩!”

何义飞挥着大拳头,装模作样的要削他俩。

“ 哈哈哈。”

方新竹虽然看不见,但她可以听见呀,听着这帮人开玩笑的声音,还真挺有意思的。

以前的她有些孤独,哥哥身边的朋友都是明争暗斗,各怀心机的那种。

不像现在的这帮人是真的想要为对方好,甚至连性命都可以豁得出去,这样的友谊让人羡慕。

“ 方新竹你说,我这话说的有没有毛病??你阿飞哥哥是不是一个超级花心的人。”

这里面要说唯一一个不会撒谎的姑娘就是方新竹了。

这个问题问的方新竹有点尴尬,你早说何义飞是花心的人吧,她是不好意思说何义飞的。

你要说何义飞不是花心的人吧,他确实是一个花心的人,否则又怎么会跟这么多女人扯上关系呢?

这一下可为难了方新竹。

何义飞看着方新竹:“ 没事,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说完自己呵呵的笑了起来。

原本就是大家聚在一起开心的,也不是说问的有多认真,更不是那种特意避开的话题。

何义飞这点肚量还是有的,从来不会因为别人开玩笑说他女人多而感到生气。

再者,曹旺刚刚问她的那句话的原因便是想带着这个姑娘互动,早点磨合进他们的这个圈子。

至少,方新竹的眼睛再好之前,他们是不会分开的。

就算她的眼睛好了,很有可能以后也是他们圈子里的人。

方新竹跟其它姑娘不一样,非常的纯洁,惹得每一个人其实都很喜欢她。

如果不是寻真是何义飞的妻子,她的介入打扰到她们的生活的话,寻真也是不会如此讨厌方新竹的。

“ 阿飞哥哥非常的有魅力,他很吸引女孩子的。”

方新竹换了个方式,非常委婉的给出自己的观点,既说明了何义飞是个花心的人,同时也给他一顿夸奖,不用得罪他了。

“ 那就是说明,你阿飞哥哥是个花心的人呗。哈哈。”

“ 哈哈。”

众人再次一笑,继续赶路。

这一路走村问店,问了好多好多人,均没有谁见过区仙女一样的人物。。

而最要命的是他们手里连一张照片都没有,想要找个人更是如同大海捞针一样难!

何义飞走的时候给家里的那幅画带着了,他们只能凭借记忆,按照朱珈莹所指的方向去找跟画像里极为相似的村落。

真的很难!

夜已深,大家来到一座客栈,准备休息一晚。

长期在车里赶路,人就会显得很疲惫,而且他们也是需要洗澡的。

“ 走吧,进这家客栈休息休息吧。”

车子停在一家客栈门口,何义飞看了眼这家客栈,忍不住眉头皱了起来。

闫涛扶了扶眼镜片子,跑了晚周围说道:“ 这他m四周荒郊野岭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有客栈??除了那些旅游圣地叫客栈外,不都是叫宾馆,旅店了,看着阴森森的别进去了。”

“ 怕啥的,在龙泉镇哪个没杀过人??你还怕鬼了?告诉你,人心可比鬼可怕多了,走啦走啦,进去了,开一道车了,裤.查子都湿了,赶紧洗个澡。”曹旺大大咧咧的摆摆手,表示浑然不在意!

“ 问题不对啊,在这开店不得赔的吐血?”谨慎多疑的闫涛不想在这住,万一碰见“ 拦路”的给他们身上的钱财都抢了不要紧,若是在给他们灭口可就闹心了。

以前在龙泉镇家伙事多,不怕干起来。

在这边若是真干起来,连个“ 兵器”都没有,赤手空拳的跟人家打,那不是扯淡么。

“ 人家这就叫特色!”曹旺满不在乎的说:“ 从咱们进来的那条路到前面的小镇,只有这一条路是必经之路,没准人家就指着这个赚钱呢,走啦,有我在,任何妖魔鬼怪我全都给拿下。”

“ 阿飞哥哥。”

这时,方新竹忍不住抓着何义飞的胳膊轻轻的喊了一声。

“ 嗯?”

何义飞小声问道:“ 怎么了?”

方新竹凑到何义飞的耳边小声说道:“ 这里的血腥味很重!”

何义飞看着四周,努力的用鼻子嗅了嗅,皱眉问道:“ 我怎么没闻到呢?”

看着方新竹这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而且这姑娘也从来不乱说话的,没由来的整的何义飞有些头皮发麻。

“ 我的眼睛不好使,我的嗅觉,听觉却比常人高了很多倍,我能闻到血腥的味道。”

“ 那......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

如果是动物的血那就没问题,毕竟客栈也得杀肉吃,没问题。

可如果是人血的话,那就太他m吓人了。

“ 这个我不知道。”

方新竹的嗅觉只是比一般人灵敏罢了,却不是什么大仙之类的,具体的血肯定分不出来。

“ 几位大哥,住店吗?”

这时,走出来一个人,看着非常热情!

“ 住店两间房!”

曹旺大大咧咧的说道,紧接着转头看向何义飞跟方新竹说道:“ 妹子你害怕的话你跟你阿飞哥哥一间,我搂闫涛睡觉!”

“ 好吧。”

方新竹还想说些什么,见曹旺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只是她抓着何义飞的胳膊更紧了。

“ 别害怕。”

何义飞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方新竹瞬间有些心安。

“ 三娘,来客人了!!”

这人带着何义飞等人进店以后,带着他们直接来到前台,前台老板娘非常的狐媚,将化妆镜子放下,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说道:“ 几位呀?”

“四位,两间房!!”曹旺看着如此魅惑的老板娘,看的眼睛都直了,心想真大啊,好像篮球!

“好的呢,”老板娘微微一笑,挺了挺身子:“吃点本店的特色不?”

“刚好饿了,给你们店里的特色上来。”

“很贵的呦!”

“不差钱!”

“好嘞爷,里面请。”

老板娘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就带他们上楼了。

这时,方新竹用鼻子嗅了嗅,拉着何义飞说:“阿飞哥哥,钟表十点钟的方向味道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