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灿然心里还有少爷,这是毋庸置疑的。

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很多,各种各样的人。

可是在她(他)的心里,始终都会有一个更重要的人。

那个人是谁也代替不了,谁也无法抹去的人。

它会占据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位置。

任凭岁却蹉跎,容颜老去。

“你”始终都是我最牵挂的那个人。

即便有一天,我的记忆变得模糊,我们不再年轻,提到你得名字,还是会涌起无数个回忆。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相爱的人都没有在一起,但不代表不会幸福。”

“那你呢,没有跟周舟姐在一起,你幸福吗。”

张灿然捋了下秀发,反问道。

“我?呵呵......”

何义飞一冷,无奈的笑了起来。

“连寻真那么好的姑娘嫁给你,你们还有了孩子,你始终觉得自己不幸福,我真的很怕我会后悔。”

“你不会后悔。”何义飞说:“我们不一样,周舟也许会回来找我,会在原地等我,但少爷不会。”

这话说起来挺伤人的,可这确实是无奈的事。

在何义飞眼中,少爷喜欢江韵的程度已经远远大于张灿然。

少爷说江韵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想让他结婚的女人!

许久,张灿然红着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微笑:“往后余生,我也得过属于我的生活了,那我就不在等咯,不等少爷先结婚,我先结婚吧!”

“祝你幸福,结婚的时候通知一声,一定去。”

女孩子越是表现的坚强越是会惹得男孩子的心疼。

眼下,何义飞就很心疼张灿然这个妹妹。

可以说最开始来说,张灿然就是何义飞心里的妹妹。

只是后来他们不在一个圈子生活,关系就有些淡了。

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总在手机里聊天,慢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半年前的那两句话。

不一会儿,曹旺开着车停在路边,跳下车刚要开口说话,看见一旁的张灿然的时候眼睛一亮。

给张灿然看得有点不自在,捋了下秀发:“飞哥,没事的话那我就进屋了,祝你一路顺风哈。”

“嗯嗯,给你钱也不知道够不够。”何义飞将兜里仅剩的一百块钱给她。

“不用,在我这你不用花钱的。”张灿然说什么也没要。

“你家也是花钱进货的,又不是大风刮来的,快,拿着!”

“飞哥干什么呢这是,别这样,别人看见不好。”

何义飞跟张灿然两个人撕把一会,最后还是塞她兜里去了。

何义飞是当哥的,哪有让妹妹吃亏的道理。

曹旺将吃的都搬上车里,一行人很快的沿着吉l以南的方向出发。

这一路注定不会简单。

“飞哥,你真牛逼。”

曹旺熟练的开着车,忍不住竖起大拇指:“飞哥,我就佩服你,真的,这辈子能让也曹旺心服口服的人就两个,一个是道爷,另外一个就是你!”

“怎么了?”

何义飞叼着烟,笑眯眯的问道。

“你身边的女人怎么都那么漂亮呢,你好像是神人!!”

曹旺一脸羡慕的说道:怎么我身边都是一些丑八怪呢。”

“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跟我阿飞哥哥在一起后,身边不全是美女喽。”

在一旁听半天的方新竹嘻嘻一笑。

“对,这个没毛病!”

曹旺流着哈喇子,神色向往的说道:“我倒要看看我飞哥的大老婆长的如何国色天香,能够艳压群芳得到我飞哥的宠爱!”

“别胡扯!”

在曹旺看来,第一个给何义飞生孩子的女人自然而然的就是大老婆。

而且这个女人的魅力竟然能够大到令何义飞不惜得罪整个张家也要去找那个女人!

虽说这里面肯定有那个孩子的成份因素所在。

可话说回来,他们两个人若是没有感情又怎么会生孩子呢!!

张寻真不也为了何义飞生了个儿子?

在看张耀阳的背景,多少人都想要当他的女婿,等于说有了那种人的靠山,就是一飞冲天。

眼下何义飞竟然可以净身出户,还不能说明他口中的那个慕容小富婆多重要么?

当下,曹旺更加的期待那个女人长的什么样,希望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至少,也要比张寻真优秀,这样才不会让他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受。

要是一般找人的话,指定会说这个姑娘长的什么样身高,大概的颜值等。

何义飞找人问路是什么,你好请问你们这附近住了一个仙女吗?仿佛从古代画卷里走出来的姑娘一样。

是个人都得骂他神经病,但何义飞坚持这样问。

一路上走了很久,有些累了,他们就会将车停在路边,一帮人坐下来吃着东西。

这天,他们来到乡下的田间小路小憩,此时已经进入四月份,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很多农民已经在田间扛着锄头,戴着草帽一阵忙乎了。

他们大多数背朝黄土面朝天,脸上拥有着朴实无华的表情,没有城市里的高楼向往,没有豪情万丈的梦想,有的仅仅是想要给子女赚出来学费,生活费。

几个人弄着泡面,香肠席地而坐。

闫涛扶了扶眼镜片子说道:“飞哥,咱们这种找人的办法是不是不对啊?你说长的好看也就算了,还是从古代画卷里走出来的女子,真有那么仙女吗?”

曹旺跟着说道:“是啊,一路上我这么问,人家就骂我神经病,哪怕说长的跟大明星一样的女人也行啊,这整的从古代里走出来的仙女,这谁会信啊。”

何义飞眨了眨眼睛:“怎么说呢,你们是没见过她,她身上的独一无二的气质,连周舟都比不了的,她的年纪不大,可是无论在哪种场合都是能够自信全场变成交点的那种人,只要她开口,其它人就会很自然的聆听,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跟从武侠剧里面走出来的女侠一样,非常的不食人间烟火,不然你们寻思寻思就飞哥我这定力怎么可能轻易的就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