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饭在好吃,也比不上妈妈做的家常菜好吃。

一帮人在屋里面唠唠嗑,吃吃东西,这一次谁也没喝酒。

他们若是想出门,还要准备一台越野车才行。

这样一来,无论是哪都能走。

家里的车库有一辆大G,那是何义飞赚钱给妈妈买的,她平常也不舍得开,着车就跟新的没什么两样。

“ 妈,大G让我开一阵子,过阵子我办完事再给你。”

何义飞冲着母亲说道。

“ 你开呗,妈不开。”

柳儿笑着回道。

“ 可是衣服都还没干。”

看了眼衣服已经干干净净的晾在绳子上,何义飞暗想这是一个细心的姑娘。

“ 没事,我的衣服家里有,在带几件就行,你的衣服放在袋子里装着,回头找个地方凉一下。”

“ 对,不行买几件!”曹旺大刺刺的说道。

“ 那你去买吧。”闫涛指着肚兜:“ 只要你好意思。”

“ 唰!”

曹旺愣了愣:“ 额,那算了吧。”

做为一个老爷们,这种东西还是没办法买的。

“ 你们先上车吧,我去超市买点东西。”

何义飞叼着烟就去了灿然超市。

老板娘在那叮咣的麻将呢,一如既往的彪悍。

叼着烟,翘着二郎腿,嘴里口吐芬芳。

瞬间就让何义飞回到没去龙泉镇的时候那段的生活了,那时候他们只要有时间就往这跑,成了大家的聚集地。

“ 老板娘,买烟!!!”

何义飞呜嗷一嗓子,笑吟吟的看着她。

老板娘刚要张嘴臭骂,一看是何义飞,愣了下,冲着唐没毛的父亲说:“ 老唐,你来打。”

接着走到何义飞面前,笑呵呵地说道:“ 你小子怎么来了?”

“ 买烟呗,哦,再给我拿两箱桶的泡面,一桶酸辣的,一桶不辣的,在整点红牛,一沓矿泉水,整点肠,辣片什么的,你看着整就行。”

何义飞说了一大堆。

“ 自己整!又不是找不到,以前来了都是自己拿,还跟我见外上了。”

老板娘白了何义飞一眼,这种眼神在何义飞看来是媚眼。

哎,这人到三十,怎么看老娘们都这么带感呢?

何义飞自己动起手来,噼里啪啦的一顿装。

“ 这是要干嘛去呀?”

老板娘笑吟吟的问道。

“ 自驾游。”

何义飞咧嘴一笑。

“ 行啊你,潇洒啊,不是,我听你唐叔不说你们去龙泉镇了么,回来了??”

老板娘特八卦的问道。

“ 嗯,办完了。”

“ 以后不去了呗?”

“ 不去了。”

“ 那就行,我店里没有你们这帮臭小子在还显得挺冷清呢。”

就连老板娘都挺怀念以前他们的那段整天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吹牛的日子,只可惜啊,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再也回不去了。

别说少爷他们去了京城发展,就算留在国内,他们也不可能再来这边玩了。

第一是跟张灿然的关系,也实在不好意思在往这凑了,骚七他们倒是没什么压力。

第二便是老唐了,唐没毛被判了死刑后,这帮人再去的话,老唐心里指定是不舒服,没看何义飞刚才进来半天了,老唐也是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让老板娘过来的。

有些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情感在一点点淡化。

与当初设想的那些美好,到最后会发现无非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何义飞想要尽可能的对身边每一个人都好,可是到最后会发现那些人似乎并不领情何义飞的这个好。

渐渐的,何义飞便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慢慢的,他那颗想对谁都好的心渐渐的冰冻起来。

他会开始故意与人保持冷漠,不再去操那个无畏的心。

除非这个人主动说我需要你的帮助,那何义飞还是会义不容辞的。

就像方新竹。

而眼下,老唐既然很避讳与何义飞接触,何义飞自然也不会在上杆子去说着什么。

“ 飞哥!”

这时,屋内跑出来一个......准确的说是一位长的很漂亮的大姑娘张灿然!

从前的张灿然如邻家小妹妹一般,现在的她可不同了,一身潮牌装扮,画着浓妆,看起来比以前要漂亮许多,现在的她更像是都市中的白领。

成熟了,也长大了。

“ 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就听说她在别的城市发展呢,冷不丁在这碰见还挺意外的。

“ 回来好几天了呢。”

张灿然微微一笑,说话给人的感觉真的成熟不少。

“ 哦哦,还在魔都工作呢么?”

何义飞可是听说她在那边一个月三万块的工资,这样的工资已经超越了绝大一部分人了,甚至在同龄级别中超越了百分之九十的人。

“ 没有,辞职了。”

张灿然比划一个嘘的手势:“ 咱们出去聊。”

“ 怎么辞职了呢?”

超市外面,何义飞点了根烟问道。

“ 我男朋友不让我干了,准备直接嫁到他们那边了。”

张灿然捋了下秀发说道。

何义飞听说过张灿然的那个男朋友,好像家里很有钱。她不是在魔都做金融的么,据说那个男孩他妈妈在她手里投资了三百个W。

虽然他家的条件远远不如少爷,可张灿然还是等于说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就有这个富贵命。

话说回来,又有几个人能跟少爷家的条件比呢?

这样的就不错了。

“ 就是给你投资几百万那个??”

“ 对,就是他。”

“ 挺好的。”

“ 是呀,对我很好。”张灿然眼里闪过一丝遗憾:“ 我可能嫁过去之后这辈子都不回来了。”

何义飞一愣,心里酸酸的:“ 过年也不回来了?”

张灿然点头:“ 嗯,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我妈妈要是想我就过去看我,飞哥,少爷他还好吗?”

想不到这时候张灿然心里还是惦记少爷的,这个世界上唯有情字最可贵。

“挺好的,在京城发展,要是稳定了,想必也要结婚了。”何义飞忍不住问道:“你爱他吗?”

张灿然微微一笑:“他对我挺好的。”

“那你爱他么?感情的事可不能将就的。”

“家里人都说我们挺合适,身边的朋友也都这样说。”

始终都没听见张灿然说到底爱不爱那小子。

“那你是不是爱他呢?”

何义飞觉得有必要给这个事搞清楚,不然嫁出去那就是一辈子的事了。

很多人在结婚的时候,他们往往会觉得自己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那个人也还不错,稀里糊涂的就结婚了。

可是到了最后往往都会后悔。

“别问了。”

张灿然眼眶募的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