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义飞给她发了个语音:“ 我跟张寻真吵架了,他们家给我资产都冻结了,我没钱了。”

“ 唰!”

对方直接转了两万块钱过来。

下面是一条语音:“ 限额了,另外三万分两天给你。”

“ 感谢!”

何义飞发了好几个抱拳的表情,之后叶小仙再也没理过他了。

刀子嘴,豆腐心。

对嘛,这才是何义飞所认识的叶小仙。

龇牙一乐,便打车曹旺,闫涛两个人汇合。

离得老远,就见到宾馆门口照着两个人,凶神恶煞的,旁边的人不自觉的离他们很远很远。

这两个凶神恶煞全然没有自知之明,就在那抽着烟,满嘴唠着骚磕。

何义飞上去一人踢了一脚。

两个人回头一看,龇牙一乐。

曹旺紧紧的拥抱住何义飞:“ 没事吧,兄弟。”

“ 没事!”何义飞大刺刺的回道:“ 这点小事算个啥!”

“ 就是不算事,不管怎样,哥们陪你,刀山火海!”闫涛扶了扶眼镜。

何义飞愣是没想到,走到最后陪伴他的竟是他后来结交的那俩朋友。

杀手,阎王。

而骚七跟少爷也打来电话了,何义飞没接罢了。

他知道他们两个人会跟在张耀阳身边专心在那边发展的。

何义飞不想让他们为难,至少在慕容这件事解决之前,他没办法跟他们往一块凑,毕竟对谁都不好。

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来了所有。

何义飞抬头看着天空默默的叹了口气。

闫涛跟曹旺的两个女朋友仍然还在那边,在他们未安定之前,洋洋跟小梅暂时是不会过来的。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现在都处于寄人篱下的日子,又怎么舍得带着老婆到处流浪呢?

廉租楼。

等到方新竹将何义飞的衣服都给洗干净以后,一个人摸索着将那些东西挂在绳子上。

廉租楼与正常的房子不一样,它们通畅比正常的房价要便宜许多,专门给那些条件不算好的人居住,这里通常老人居多。

屋内原本就小,自然而然的也就没有阳台这种可以晾衣服的地方。

于是便在屋内系了一根绳子,用来晾晒衣物的。

而她将肚兜等衣物便挂在了最里面,这样一来也不用担心被何义飞看见的尴尬。

这时,门突然开了,缓缓进来两个人。

方新竹吓坏了。

“ 谁?”

她谨慎的问了一句。

“ 你是?”

对面传来一道女性的声音,听着像是四五十岁。

“ 睡呀?”

紧接着又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 你们是谁呀,为什么来我哥家!”

方新竹摸着盲杖,如果对方是坏人,她会毫不犹豫的攻击她们。

“ 你哥家?这明明是我们家好么!”

“ 你们家?不会走错了吧?”方新竹听出对方没有恶意,便说:“ 这是我哥哥何义飞的家。”

“ 谁?”

“ 我哥,何义飞!”

方新竹心想,将老哥的名字爆出来,他的名字应该在这一片挺出名的吧?

“ 你哥是何义飞??”

柳儿心想,我啥时候跟别人生了你这么个大闺女啊。

“ 对,你认识吗?我哥可厉害了,我跟你说。”

“ 我是阿飞的妈妈。”

“ 啊??”

方新竹一愣,语气立刻变得尊敬起来:“您是我哥哥的母亲?旁边这位是我哥的奶奶吧??”

仅从苍老的声音不难判断出奶奶的存在,如果这个女人说的是真的话。

完了,好尴尬!

这若真是何义飞的母亲跟奶奶的话,而家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岂不是会让人多想。

“ 对呀,你是?”

“ 阿姨,奶奶,您好,我是何义飞认的妹妹,我叫方新竹。”

柳儿狐疑的看着方新竹,这小丫头好像是瞎子?

但从她的反应来看,往那一站斯斯文文还挺讨喜。

抛开她的天生缺陷不讲,也是个美人坯子。

这个臭儿子金屋藏娇!!

怎么每次回来身边的女人总是不重样,跟他那死爹一样一样的花心。

无奈!

“ 哎,你好,阿飞那臭小子呢?”

柳儿应了一声,看了眼屋内的四周,没发现自己儿子的身影。

“ 我哥出去接人了。”

话音刚落,门再次开了。

何义飞回来了,一看屋内,愣了下:“ 奶,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紧接着愤怒了,难道说给她俩捻出来了?

这么过份么!

不仅冻结了他的资金,还给两位家长撵出来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何义飞一定不会原谅她们家。

不管怎么样,家长那边必须要尊重!

“ 家傲去了京城,找他妈妈去了,你奶奶说在大房子里住没意思,就总惦记回廉租楼住,跟那些老太太能溜达,我寻思我也没什么事就回来住了呗。”

柳儿耐心的解释着。

“ 真的?”

“ 这个什么真的假的,不是,你不是去京城了么?怎么回来了呢??”

柳儿满脸的问好,一旁的奶奶也在追问。

看着她俩的反应不像是装的,看来他跟寻真吵架的事她们还不知道。

何义飞也没打算告诉她们,他就想么,她们在不懂事,也不能如此的不懂事,去触犯何义飞的禁忌。

“ 回来办点事,等着没事了在去京城,寻真跟她爸妈在那边照顾呢,没事。”

何义飞随意的摆摆手。

“ 阿姨,奶奶。”

“ 阿姨,奶奶。”

曹旺跟闫涛冲着她俩打着照顾。

“ 哎,进来坐嘛。”

奶奶热情的照顾着。

“ 奶奶您多大了,瞅着身体真棒。”

曹旺便是属于那种粗中带细的糙汉子,能跟你舞刀弄棒,也能坐下来跟你聊家常聊半天的人。

这种人你跟他处好了,他恨不得能跟你掏心掏肺的那种。

反倒是聪明的闫涛挺拘谨的坐在那,柳儿问一句,他规矩的回答一句,但给人一种非常稳重的感觉。

“ 收拾收拾走吧。”

何义飞心里有事,不想做停留,便喊着方新竹要走。

“ 急什么的,在着急办事也不差这一顿饭了,常年都看不见你,坐下来,中午阿姨给你们做顿饭,吃点家常饭,比饭店的饭强多了。”

柳儿不舍得孩子整天东奔西走,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必须在家吃个热乎饭。

等着下一次再见到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千里儿不愁。

世界上最伟大的就是做母亲的人,妻子只能排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