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怀中可人的酥软娇躯,闻着身上的发香,毛毛忍不住偷偷的到吸一口凉气,太美了吧!!

这么美的美人何义飞竟然不知道珍惜,他怎么想的!

毛毛壮起胆子,用手搂住想张寻真的背部:“无论何时,你还有我!”

这一刻毛毛说话特有男人味。

张寻真抬头看着毛毛,毛毛低头看着她,将嘴慢慢的凑了上去。

“呼噜!”

张寻真咽了口口水,就在这么一瞬间她真的有一种跟毛毛不管不顾的冲动!

只是脑海里突然闪现何义飞那生气的脸,让她瞬间清醒,自己绝对不能这样做,一旦做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毛毛我们不能这样,你赶紧出去吧。”

张寻真立马推开毛毛,将卧室的灯给打开。

两个人平常就总在一起聊天,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刚才差一点就越界了,好在及时的遏制住自己的行为了。

“对不起啊,真姐,是我一时冲动了,你别生气。”

毛毛知道这种事不能强求,刚才差一点就给办了,以后还愁没机会拿下她么?

在毛毛看来,何义飞与张寻真两个人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若是在张寻真不是自愿的情况下与她发生关系,很有可能第二天她就将自己拉黑,永远的排除在她们家之外了。

可若是她跟何义飞的感情破裂,毛毛趁着她的感情空虚期趁虚而入的话,这样一来,他就有可能成为张家的上门女婿,他就是第二个何义飞!!

毛毛贪心的想着,并没有着急。

“你出去吧,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好。”

说着,寻真直接去了卫生间,她想洗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些,刚刚差一点就做了令自己后悔不及的事了。

果然,人在冲动之下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

冰城内,廉租楼。

好久没有回到这里了,何义飞突然升起无限怀念之情,似乎以前那种开出租车的日子也不错。

早上出车,晚上收车,没事就跟唐没毛喝点,虽然没钱,却也过得格外开心。

何义飞把之前自己的那屋让给方新竹住,并对她说:“你在这住就行,有事喊我,我就在客厅。”

廉租楼很小,只有一间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

“好。”

方新竹点点头,问道:“我们以后就在这生活了吗?”

“嗯。”

“那京城呢?”

“暂时不去,我要找一个人。”

何义飞挺累的,不太想说话,帮方新竹简单的铺好被子以后,就将门给关上了。

之后一个人躺在客厅里,开了一点小窗户不停的抽着烟,心里很烦,很烦。

他将手机打开以后,看见好多未接电话以及张钰琪发来的消息。

而张寻真的一个都没有。

而且他在心里还有一丝担心,那便是害怕岳父岳母打过来。

别的到没什么,自己那岳母有点不讲理而已。

看见她们并未有任何打过电话的痕迹,倒是让何义飞在心里松了口气。

“在吗?”

就当何义飞准备睡觉的时候,叶小仙的一声问候消息突然穿了过来。

“在呢。”

没有打算回张钰琪的消息,却是不知为何回了叶小仙的消息,似乎跟她在一起压力会小一些。

“方便视频吗?”

“嗯。”

刚刚回答,视频便猛地发了过来。

何义飞秒接,随礼看着一口大白牙,跟一个放大的鼻孔。

“猜猜我干嘛呢宝贝儿。”

对面那头传来叶小仙开心的声音,似乎离开龙泉镇以后她的人生变得开朗起来。

“拉屎呢!”

何义飞毫不犹豫的回道。

“滚蛋,我在你心里就这个形象啊,你看?”

叶小仙将视频切换,台上有两个至少四百斤的胖子就穿着一条三角裤衩在进行摔跤,旁边的众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这是相扑?”

以前总在电视上看,冷不丁现实里看到这个还挺意外。

“嗯呢,老有意思了,还能下注呢,哈哈,刚刚赢了几千块,美滋滋。”

叶小仙这个女人有点奇葩,她跟别的姑娘不同。

人家看的都是电影,吃的都是美食,去的都是沙滩。

她呢,竟然看相扑,也是没谁了。

“哦。”

“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呢??是不开心吗?啥事让你不开心了说出来让姐开心开心。”

“滚边去。”

何义飞笑着骂道。

“得,不跟你扯了,我看相扑了,那身材,渍渍渍!”

叶小仙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似乎她跟何义飞聊天也仅仅是为了让他看一眼她在干嘛。

而何义飞刚打算跟她抱怨抱怨今天发生的事,似乎夜没这个机会。

折腾一宿,天,很快的就亮了起来。

方新竹还在睡,而曹旺,闫涛他俩给何义飞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到冰城了,正在宾馆睡觉,中午汇合。

不管何义飞去京城也好,去找慕容小富婆也好,他们指定是得跟着他。

这一点毋庸置疑。

令何义飞有些伤心的是,骚七竟然没跟着来。

慢慢的,何义飞也明白一个道理。

一条路上的人,走着走着,也终究会走到十字路口的分叉口,然后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他不会去说骚七的选择,现在成年人的角度来说,骚七的选择没有错。

只是现在朋友的立场,何义飞心里或多或少会有些不舒服。

人生便是如此,生活中会走了很多人,会留下很多人,我们无能为力的改变些什么,只能好好的珍惜当下。

门开了。

方新竹摸索着出来后说道:“飞哥,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点饭吃。”

“你还能做饭?”

何义飞一愣。

“别看我是瞎子,但是我会做饭的,我的心比眼睛看的东西还清楚。”

方新竹微微一笑,紧接着双手一直背在身后,然后溜进了卫生间。

什么玩意藏后面了?

何义飞感到很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