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张耀阳深深的叹了口气,这种事越想越头疼:“那帮孩子呢,去哪了?”

“曹旺,闫涛去冰城找阿飞了,他们毕竟是跟着阿飞的,剩下的跟我们一起去京城。”

迟小娅回道。

“骚七那孩子呢?”

张耀阳挺好奇的,这小子是会跟着自己儿子玩还是跟着女婿玩。

“他跟儿子在一块了。”

迟小娅淡淡的说道:“你儿子的人缘其实还行,这次去京城我不管,必须扶正你儿子,阿飞那孩子说到底并不是老张家的合理接班人,可以给他职位,可以给他钱,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给你儿子,之前我怎么说你都不听,说是儿子女婿都一样看待,再加上阿飞那孩子没爸爸,你想好好培养没毛病,现在呢?若是让他掌权,一旦离婚,就什么都没了。”

张耀阳点点头:“知道了。”

“咣当!”

这时,张寻真推门走了进来,气呼呼的说道:“你们把何义飞的钱全给我冻结它!!不要给他任何权利,我看看怎么跟我俩装屁!”

丫丫微微一笑:“姑娘,你跟妈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妈...!!!”

张寻真瞬间大哭起来,不管什么时候,长多大,她始终都是自己的姑娘,需要父母疼爱的。

张耀阳见不得女孩子哭,就躲在卫生间抽烟。

另外一边,江韵皱着眉头说道:“曹旺他们都去小阿飞了,你不去啊?”

少爷两手一摊:“飞哥跟我姐夫这次闹的挺严重,以后的事啥样还不知道呢,我们都不小了,飞哥也许要去找慕容那个女人,我得留在公司帮我爸!”

江韵点了点头:“真不希望飞哥跟真姐就这么散了。”

“不会的,他们还有孩子呢,睡觉吧,明早还要赶路。”

这个夜晚少爷并没有睡踏实,他总觉得这一次之后何义飞会跟他们家越走越远。

在龙泉镇的时候,何义飞的做法明显出了私心,本来是他们家看中的那个地盘,最后还是给了蔡汉龙。

虽然说里面有朱珈莹的事,可是即便没有朱珈莹的话。何义飞的打算还是将那边给他蔡汉龙,而不是给自己!

现在的少爷成熟了许多,已经不是前几年那个只知道闯祸的毛头小子了,他的身上有了很强的责任感。

骚七的屋内。

“你...不去找飞哥能好么?”

大幂幂躺在骚七的怀里,用她的美甲在他的身上画着圈圈:“万一飞哥跟少爷他们家决裂,你跟谁啊?”

骚七眉头微微一皱,叹息一声:“要是我自己的话,会跟飞哥,毕竟没有他跟周舟的话,我还是农村种地的,可现在的话,我得跟着少爷发展,这样我才能赚钱养家,娶你,养孩子,给你更好的生活,而且我跟了少爷好久好久了,我们的感情更深一些。”

不怪骚七如此现实,现在的何义飞已经不迷恋江湖了,他更想的只是想找到慕容跟孩子,仅此而已。

就算他以后不奋斗了,以后的钱,身边的资源也足矣很好的过完以后的余生了。

骚七则是不同,他还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他需要攒很多很多钱,才养得起大幂幂的这个消费水平。

一旦他没有了赚钱能力,他丝毫不怀疑大幂幂会离他而去。

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在过普通人的日子这是没办法接受的。

大幂幂的虚荣心极强,骚七看在眼里,默默的记在心里。

他以后的人生里只许成功,不能有失败。

“我也觉得你跟着少爷发展是最好的,但还是要给飞哥打个电话。”

“我知道,明天的吧,他这会情绪不好,打了也不会接的。”

“要去京城了,真好,传说那里的房价十几万一平方呢,老公你会在那边给我买房子吗?”大幂幂充满期待的问道。

“一定会的!”

这个夜晚,两个人相拥而睡。

张钰琪的屋内,已经给何义飞打了无数个电话,始终没人接,这令她非常的担心。

虽然她知道何义飞已经连夜赶回了冰城,连她都想回去看看他了。

可是她没理由走,这要是她去了那算什么事呢。

“飞哥,你怎么样了?别难过了。”

“手机怎么打不通,看见了给我回个电话,别让我担心。”

“......”

张钰琪给何义飞发了无数条短信,对方始终没有回一条信息。

哎,单恋简直太痛苦了。

张钰琪明知道喜欢何义飞是一段没有结果的恋爱,可她始终走不出这一段感情当中。

当张寻真从母亲房间里走出来以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她的双眼已经哭红,完全想不到何义飞竟然真的会一走了之。

此刻双膝环抱,哭的不能自已。

“嫂子,别哭了。”

毛毛拿了一张面巾纸递到张寻真面前:“哭了,就不漂亮了。”

张寻真眼里全是眼泪,哭的毛毛心都要碎了,

毛毛替张寻真擦去眼泪:“他是一个不成熟的人,对外面的女人无限柔情,对你却百般残忍,可能我的话不好听,但这就是眼下我最想说的,我不想叫你嫂子了,我想叫你真姐,真姐你想哭的话,今晚我可以将肩膀借给你。”

“呜呜呜。”

张寻真原本就特别特别的委屈,即便跟爸妈抱怨,还是得不到想要的应该有的安慰。

这件事里,张寻真也是受伤的那个人。

在明知道自己老公外面有女人有孩子的情况下,她选择装傻不知情,殊不知多少个夜晚,她总是做噩梦,那个女人带着孩子回来逼她离婚,逼她厉害自己的丈夫。

而她无法跟何义飞说,只能自己咬着牙坚持着,做那个无忧无虑的快乐的姑娘。

可是这一天还是不可避免的到来了,她的大吵大闹只是想换来何义飞的心疼与不离开的承诺。

然而何义飞却负气离开,让她对未来感到迷茫与恐惧,一想到何义飞会离开自己,一想到家傲没有了父亲的疼爱,她的心就会非常非常的恐慌。

当下,当毛毛说出那些宽慰的话时,直击张寻真的心脏,一个冲动扑倒毛毛的肩膀上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