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个毛睡,嫦娥已经走了。”

  骚七钻进少爷被窝,“往里去去,哎,你那么大能耐,哥们想抽烟了,憋死了。”

  “草,叫声大哥听听。”

  “大哥。”骚七恬不知耻的叫了一声。

  换做平常,少爷让骚七叫一声大哥简直难如登天,眼下,说叫就叫,毫无节操可言。

  “跟我来。”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下了床,随后走进卫生间。

  接着你就砍少爷从*裆里摸索半天,最终整出一根皱皱巴巴的香烟,“就这一根,咱俩一人裹一口吧。”

  “那说啥了,火呢?”

  少爷眨了眨眼睛,向马桶后面摸索过去,片刻后,整出一个打火机,两个人云里雾里的吐了起来。

  “真舒服。”骚七一脸享受的说道。

  骚七嘿嘿一下。

  咣当,门开了。

  走进来一名年近四十的中年,本来是尿尿的,一进屋鼻子就嗅了起来。

  “哇靠,你俩抽烟呢!”

  中年呜嗷一声喊道。

  “你喊个毛。”

  少爷瞪了他一眼。

  “小兄弟给我来一口,憋死了。”

  中年臭不要脸的就往少爷身边挤,而且丝毫不在乎少爷骂骂咧咧的话,那样子就跟小孩一样。

  少爷最得意这种人,别看他岁数大,一点架子都没有。

  如果这货要是跟少爷摆谱,不仅不给他抽烟,还得锤他一顿呢。

  少爷使劲裹了两口,骚七又使劲裹了两口,省了一口烟屁丢给他。

  中年非常满足的裹着,这时候也睡不着,嫦娥可能也跟猪八戒跑了,当下便问道:“因为啥进来的?”

  “干仗呗。”中年挺随意的说:“我姑娘长得好看,一群小流浪总骚扰我姑娘,让我给干了,我就进来了。”

  “真的假的?”上下打量这如同小瘦干一样的中年人,挺不信的说道:“就你这体格子能打过谁?”

  “打你跟玩似的。”中年嘿嘿笑道,一点戾气都没有。

  “不吹牛逼我还能让你抽两口。”

  中年赶紧将烟屁抽完,随即扔进尿池子里,嘿嘿笑道:“还有吗?”

  少爷舔了舔嘴唇,问道:“有照片吗。我看看你姑娘多漂亮,还至于干一仗?”

  “才不跟你们说,万一你们也惦记上我姑娘咋办?不吹牛的说,我姑娘是冰城第一美人。”

  “啊呸,谁不知道冰城第一美人是张寻真,稳坐第一把交椅,再不济也得是周舟,啥时候轮到你姑娘了?”

  “切,我不跟你犟,反正我姑娘就是咱这第一美人。”中年不服气,跟少爷两个人吹胡子瞪眼睛,“我就是没照片,你等明天我姑娘来给我送被褥的时候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倾国倾城。”

  “快别吹牛逼了,你姑娘要在本少爷里能称为美人的话,我叫你爸爸。”

  “呸,谁稀罕要你这个儿子。”

  “我草,不是抽我烟的时候了?又不爱我了?又不是亲我倔强小嘴,挠我后背的时候了,是不?!”

  “哎,这俩智障。”看着不知道因为啥就干起来的他俩,骚七挺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走回自己的床铺,将被子一蒙,“嫦娥,七哥来找你了。”

  少爷跟这中年两个人绝了,因为一个看不见的姑娘犟了一宿,以至于第二天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吃早饭的时候,少爷的嗓子都哑了,“妈的,这个瞪太能吹牛了,冰城我啥样的姑娘没见过,他跟我吹牛是他姑娘是第一美人,天呐,你就看他长得,歪瓜裂枣,土了咔的,生的姑娘能好哪儿去。”

  咣当!

  中年似乎跟少爷杠上了,端着白米粥的小碗,怒道:“我姑娘来了,你要是好信一会就在窗户这看看!”

  “要是长得真能用好看连个字形容的话,我他m供你烟抽,直到你滚出去为止。”少爷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老幼谦卑这个词。

  “*崽子你等着。”

  中年男人气鼓鼓的扒着碗里的饭,显然被少爷气的不轻。

  从侧面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姑娘真的是他的骄傲,骚七有点相信这个男人为了他姑娘打架进来的。

  “江二发出来。”

  民J对着中年男人喊道。

  “哎,来了,肯定是我姑娘来了。”

  中年男人美滋滋的出去了。

  “走,他姑娘来了,咱看看去,看看长得多磕碜,我一会儿非得将我毕生所学的埋汰词语都用在他姑娘身上。”

  少爷一招手,几个人撅着屁*来到窗前。

  就是这么随意地一看,少爷这颗沉寂二十多年为跳动的心脏突然活了。

  咚……咚……

  不吹牛逼的说,少爷从小到大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

  各种各样的,应有尽有,甚至包括张灿然来说,在少爷心里都只能说属于还行那种,还没有能够让少爷心跳加快的姑娘。

  可江二发的这个姑娘长得已经不能用美若天仙来形容,而是闭月羞花!!

  乍一看这俩词好像差不多,都是形容女性的美。

  可是,江二发的这个姑娘,不仅秀气,看着还特别特别的单纯,朴素的感觉。

  长得超级好看这个就不用说了,身上那独一无二的清纯气质,好似回到当年每一个男生心里暗恋的那个女孩一样。

  干净如白纸。

  “兄弟们,我好像恋爱了。”

  少爷痴痴的看着江韵,眼神再也挪不开,心里一万个声音在告诉她,老子要娶她。

  “你他m见到个好看的女人你就是恋爱。”

  唐没毛无语的回道:“别说,这个女的长得是挺好,特别纯,比前几年的周舟看起来都要纯,这个老登没吹牛哈。”

  骚七哈喇子哇哇的流,花痴般的盯着江韵,说道:“我决定了跟少爷公平竞争,回头给大幂幂扔海里去。”

  “滚你大爷的,你俩都有对象了,这个女人是我的。”唐没毛说:“自从俊然死了后,好久没有出现能够让我心动的姑娘,本以为我的心已死,血一冷,她的出现让我重新焕发青春,我唐壮壮的第二春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