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那边传来了周舟很开心的声音:“脑功!”

  “这什么动静,贱呲呲的,有话好好说。”

  “哎哟,人家撒娇嘛。”看得出来周舟是挺开心的,有点中二了。

  “净扯没用的,我问你,你说咱俩一会儿订婚的时候,我是不是得给你过礼呀?”何义飞不吃这一套,表情严肃的问道。

  “真没劲,我看你就是欠打型的。”周舟也恢复正常的语气,嘟囔道:“你怎么想起问我这事来了呢?”

  “我奶刚才问了一句是不是得过礼,我们在银行呢?过礼多少钱啊?”

  “我怎么也得值个百八十万的。”

  “有这钱我他M娶林依晨,我娶你昂?”

  “娶我咋的!!”

  “别闹,好好的,我们在银行等着呢。”见周舟要急眼,何义飞赶紧话锋一转,两口子因为玩笑话干仗的回合次数太多了,经常是闲着扯淡,然后就干起来了,何义飞太了解了,见苗头不对,赶紧转移风向。

  “我也不知道哇。”周舟还挺冒懵的回了一句:“不就是在一起两家在一起吃个饭,把这事定下来吗?还用过礼吗?不用吧。”

  好吧,周舟根本就没寻思这个彩礼的事。

  “你问问你妈用不用过礼?”

  “现在问什么,什么也不用问,就算有彩礼钱也是咱俩的钱,我爸妈不要,今天就是在一起简单吃个饭就行。”

  这就必须说到我上面说的那件事了,周舟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子女,人家父母要这钱干啥?第一,人家不缺钱,第二,人家给周舟养了这么些年,又供她去国外读最好的教育,本身的花销就不止一百万了,人家会要你这几万块钱?

  姑娘一家,老两口那点工资过的富富有余,退休以后在拿工资,活的简直不要太滋润!

  以后住院了,社保报销百分之75到百分之95,两个孩子只要孝顺,过来看看自己那就够了!

  爱情,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不要让它变得充满铜臭味儿。

  小伙,你不是精神病,你也不是残疾,就不要害怕错过这个姑娘就会遇不到下一个更好的姑娘,这是错误的想法。

  奶奶总说的那句话送给你:三穷三富过一辈子,仔细去品这句话。

  “昂,那行吧,你们啥前儿过来?”听到周舟并没有把礼钱当回事的时候,何义飞打心眼儿里还是高兴的。

  “往那儿去呢,急啥呀,一会儿给我妈点一个她最爱吃的红麻辣鳕鱼。”

  “我给她点个她最爱吃的鸡屁股。”

  “滚你M的。”

  周舟忍不住骂了一句,给何义飞逗得哈哈大笑。挂了电话,随即对奶奶说道:“周舟说今天就是简单吃个饭不用谈过礼的事,不用给钱,你们把钱收了吧。”

  何义飞说这话的时候还挺得意的,那意思就是说看我找了一个好的孙媳妇吧,人家都根本不在乎钱。

  谁娶到这样的姑娘,他都会有得意的心理。

  何义飞在心里暗暗发誓,要是她们真不要彩礼钱,自己也一定要在结婚的时候给周舟身上花费最少十万快钱的东西送给她。

  奶奶当时就忐忑了:“这不是订婚嘛?咱们把礼钱给人一过,给周舟定下来,挑个日子就结婚呗,还拖啥呀?”

  显然奶奶的思想就属于老一辈那种,嫁姑娘要拿钱,且担心夜长梦多,她恨不得现在就给周舟这个孙媳妇娶回家,也算了却她的一桩心事。

  何义飞咧嘴笑了起来,搂着奶奶的肩膀,伸出五根手指说道:“哎呀,周舟现在就是煮熟的鸭子了,你还怕她飞了不成?在我手掌心里牢牢控制,放心吧,袄。”

  奶奶用手指在何义飞的额头上点了一下:“你吹什么吹,我是怕你这个花心的东西再给人家弄丢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

  “你的事业现在也稳定了,就跟周舟这孩子结婚呗,这么好的小姑娘,你一拖再拖,万一以后跟人家跑了可咋整,趁着这个机会,结婚得了。”何义飞的母亲跟着说道,她跟奶奶私底下早就窜通好怎么劝服何义飞了。

  “不着急。”何义飞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就没有下文了,他从兜里摸出一个烟刚叼在嘴里,就让奶奶一巴掌给打掉了。

  “抽抽抽,抽什么烟你抽。”奶奶最烦的就是何义飞抽烟。在奶奶心中何义飞应该是那种又听话又孝顺,不抽烟不喝酒的好孩子才对。

  “哎呀,我都多大了,抽根烟咋的了,那我爷以前不也天天抽烟吗?”何义飞躲过奶奶的罪恶小手,将地上的烟头捡起来躲在一旁咕噜。

  “你爷抽的都是卷手牌的香烟,哪像你一包烟20多块,不注意形象,一会儿人家父母看你这样子,要是我,我才不同意将姑娘嫁给一个大烟鬼呢,哼。”

  何义飞扑哧一声就笑了,这个奶奶太可爱了:“抽烟就得抽贵的,人家烟越贵的,对身体相对来说危害就能少一些,哎呀你不懂。”

  “不惜的懂!”

  等了一小会,周舟跟她的父母才在盼星星盼月亮中来了,何义飞蹭的一下窜了上去,非常有礼貌地拉出凳子:“哎,叔叔阿姨快坐。”

  “唉,路上有点堵车,来的有点晚,呵呵。”周舟的父亲自然是没有话说的,他对何义飞向来都是比较满意的,在他眼中就认为只要女儿喜欢的东西,那就没错,周舟有明辨是非的实力,这一点一般的父母比不上,非常的开明。

  仔细想想,周舟能有这么好的教育跟素质,她爸的功劳绝对占了很大。

  不是吹,要是让周舟母亲单独养周舟,周舟肯定照比现在的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何义飞跟周舟的介绍下,双方父母很快便聊到一起,尤其奶奶,这个人看起来就特别的慈祥和善,往那一坐的时候,奶奶跟你聊天,总是会喜欢抓着你的手很认真的去跟你聊,聊的呢基本都是何义飞小时候的姑娘,他多懂礼貌啥的……

  而周舟自然就不用说了,直接就扑到奶奶身边,整的奶奶好像是她亲奶奶一样,大家聊得倒也其乐融融。

  自从何义飞干上了这个洗浴中心以后,周舟的母亲对他的态度则是大为改观,再加上买了房子以后便觉得这小伙儿越来越靠谱了,从之前的瞧不起,看不上,便成了逢人就吹……

  这不就是现实吗?当你一事无成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错的,连呼吸都是错的。

  而当你成功以后,那么你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优秀的,连你的缺点都是人他人需要学习的优点。

  何义飞就在一旁不停的忙活着,端酒,拿饮料,上菜伺候局子,反正看双方父母聊天,他时不时跟着插一句就够了。

  周舟家自然是周舟的母亲当家,所以双方在寒暄了一会儿过后,周母率先说道:“两个孩子在一起处对象这么久,也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我们当父母的也不会说去阻拦什么的。”

  听到这话的时候,何义飞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下,当初她可是不惜自杀来阻止她俩在一起,现在又说这话。

  周舟看出何义飞眼里的不屑,偷偷的在他大腿内侧,拧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