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说的话,我们仔细想了一下,有点过分,但是我们是做父母的,你能理解吧?”张寻真的母亲皱了下眉头,挺不满意何义飞的这个行为。

  “你们说的是实话,我就是一穷小子高攀不起公主,没毛病。”何义飞裹了口香烟,挺淡定的回道。

  “我们也不跟你绕弯子,寻真从小就被她爸惯坏了,受不得半点委屈,而你也确实不是我们心中合适的女婿人选。”

  “所以呢?”

  “我们也知道你跟寻真在一起的目的是什么,这张卡里有五十万,离开她吧,用一种她能接受的方式。”张寻真的母亲将银行农业银行卡伸到何义飞面前。

  从来没想过,这么狗血的桥段竟然会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面前。

  也许真就是应了那句老话,电视剧里的故事都是从生活中演变而来。

  何义飞笑了:“那么阿姨你说我跟您女儿在一起的目的是啥呢?”

  “我们家的寻真长得很漂亮,这是最主要的,其次你跟她在一起不仅抱得美人归,还能借助我们家的关系一飞冲天,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寻真的母亲说话总是盛气凌人,当然,她也有她傲的资本,人家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只不过这些话在何义飞的耳朵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如果说何义飞是真的想跟张寻真在一起,可能也许会靠自己努力奋斗来拼搏他们的未来,让她的父母承认他的能力。

  但,当下,何义飞只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们倒了呢?做你们女婿还会少奋斗二十年?”

  寻真父母眉头一皱:“小伙子你说话是不是有点损?”

  “呵呵,你们别生气哈,寻真我肯定是不会跟她分手的,如果你们想让我俩分手,就让她离开我,否则我还有可能带她私奔呢。”

  何义飞不屑地笑了起来,对方已经这么侮辱自己了,没必要在跟他们客气什么了!

  人都是有自尊心的,凭什么他们说话就要高人一等,自己说话就是损了?

  难道他们说的话就不过分么!

  砰!

  突然,寻真的父亲抬腿就是一脚,直接给何义飞踹倒了,紧跟着上去就是两巴掌:“b崽子跟谁没大没小的,我张耀阳的女儿不是你能白玩的。”

  何义飞舔了下被扇出血的嘴角,仇恨的看着张耀阳,一言不发。

  “你们怎么打人呢!”

  二七跟唐没毛突然冲进来,挡在何义飞面前,面露不悦的看着寻真父亲。

  “我就打他了,怎么着,都给我滚开。”

  “你在动手别说我干你!”二七梗着脖子来了一句。

  砰!寻真父亲上去又是一脚,不过这一脚踹的是二七:”小b崽子跟谁俩说话呢!”

  二七捏紧拳头刚要还手,唐没毛突然说:“别动手这是虎逼小舅子的父亲。”

  张迟,外号少爷,现在的外号是虎逼小舅子。

  由于他天天管何义飞叫姐夫,那自然而然的他就是小舅子。

  所以现在的局面是,认识张迟的给面子都叫少爷,而跟他关系超级好的,例如二七唐没毛这种就喊虎逼小舅子。

  “啊??”

  二七瞬间没了脾气,这是哥们的父亲,就跟自己老爹没啥两样了,那踹两下就踹两下吧。

  “叔咋的了,这么生气?”唐没毛咧着嘴嘿嘿一笑。

  “小兔崽子,一个个都不学好,张迟是,你们都是,你们这群人就没有个好玩意。”

  “消消气,阿飞对寻真挺好的呀,我们都看在眼里的。”

  “好?对她好,还能一边跟那个叫什么周舟的女孩处对象,一边跟我姑娘处对象??”张耀阳瞪大了眼睛,随即走到何义飞面前,一把拎起他的脖领子:“我告你袄,少用那种仇恨的目光看着我,如果不是我姑娘喜欢你,你现在他妈早死了!你不是就要跟我姑娘处对象吗,行,别说我他妈不给你机会,离开陈言华,来我这工作!三天时间考虑,要么跟我姑娘分手,要么来我这边,要么我打断你的腿。”

  说完,寻真父母便离开。

  ……

  车内,寻真母亲挺费解的问道:“小耀阳。”

  “我他妈都快五十了,你把小字给我去掉!”张耀阳点了根烟。

  “喊习惯了嘛,我怎么就不明白,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让这孩子自己闯一闯不是更好。”

  mR最新%章‘节C上o%酷K匠、V网…U0

  “闯啥啊,在我眼皮子底下我能看着他点,跟陈言华那种人在一起玩,能有啥好下场,你知道陈言华是谁吗?”

  “谁啊?”

  “以前跟阿文在一起玩的!”

  “啥?阿文??柳儿的老公?”

  张耀阳点了点头:“这个陈言华以前总跟我们作对,最开始我也没在意这小子,最近我让潇洒哥调查了一下子,不查不知道,这小子原来是阿文的心腹,当年阿文让我整死的时候,他还曾放过话,要整死我们,这小子最近有点嘚瑟,我打算让他从h市除名。”

  “不好吧,最近领导走马换帅,你要是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岂不是……”

  “之前咱总说何义飞这小子像一个人,昨天他看我的眼神以及刚才那种仇恨的目光,我愈发的觉得他很像阿文,你有没有觉得?”

  “不能吧,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我让健洲拖关系帮我去局里打听了,何义飞这小子身世是个谜啊,我还得调查调查才行。”

  “你说你怀疑何义飞是柳儿的孩子?”

  “嗯。”张耀阳重重的点了点头。

  “应该不能吧,柳儿都消失二十多年了,是生是死咱都不清楚,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子,你就说何义飞是他儿子,怎么可能?”

  “我也不敢确信,没看我在试探他么,何义飞这小子要是真心想跟咱姑娘在一起,他肯定会过来投奔我的,如果他铁了心跟陈言华咬在一起,就说明这小子有问题。”张耀阳叹了口气:“我这人从小就迷信,当年我整死阿文,天知道若干年后他的儿子会不会找我报仇,天道轮回,最近我的心一直很慌。”

  “阿文他是个畜生,整死他不犯毛病!老公你别多想了,柳儿也许早就死了,这么些年了,音讯全无。”

  “哎,都怪我那天喝多,跟皇妃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柳儿听见后大脑受到刺激,当时就快要生孩子了,柳儿自己偷摸跑了,这些年也不知道在哪里,每每想到这里,我的心就不好受。”

  “一切都是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感谢螃蟹,bo叔的解封,爱你们么么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