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一样吗?我年轻那会多优秀!”

  “你优秀个屁,就一盲流子,还优秀,我都不知道当年怎么看上你的,人家何义飞这小子现在也年轻,你怎么就知道他以后不会优秀起来?你儿子,像他那么大的时候优秀吗?干啥呢,你心里没数吗?”

  “我发现你个老死婆子怎么就向着那小子说话呢,你哪边的?”

  “我就是反感你们年轻的时候看不起人家,不给人机会,多少真爱在你们眼里就硬生生的让你们变成了金钱的努力,如果当年不是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丫就一穷小子能收获美满的爱情?能有这么完整幸福的家庭?”

  老头老太太就这样干起来了,其实寻真的奶奶说的没错,足矣用一句话来形容,最终的父母都活成了他们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

  “寻真,慢点儿,等等我。”

  何义飞追上张寻真笑呵呵的说道:“我还没有怎么样呢,你咋那么生气?”

  “他们太让我失望了,我完全没能想到他们会这样说。”

  寻真生怕弄丢何义飞:“你不要听他们怎么说,只要我愿意嫁给你,他们说啥都不好使。”

  何义飞笑呵呵的摸了摸寻真的头发:“他们说得对,你一个月十万的消费,我确实负担不起。”

  “可是,我不是说非得每个月都得消费十万,我也可以过得很节约!!”

  “没必要,当惯了公主谁愿意去当灰姑娘?没啥,真的,等我努力就行了。”

  “你真的没生气?”

  何义飞点了点头挺淡然的说道:“肯定没生气呀,如果你以后有了孩子,你肯定也希望她们找个好的,让孩子能享福的。”

  “阿飞你怎么这么好。”

  张寻真感动的眼泪汪汪的扑到何义飞的怀里:“谢谢你能理解我们家。”

  E看》=正b.版章z节《上J☆酷匠网%P0'

  何义飞再次摸了摸寻真的头:“好了啊,你别跟家里闹,跟他们闹只会对我不利,按理说今天都不该跟你跑出来的,你现在赶紧回去,无论他们说什么,你都不需要顶嘴,当别人不相信你的时候,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他们也是不相信,只有咱们做出实际行动,方才能让他们另眼相待!”

  “嗯嗯。”

  片刻后,张寻真听了何义飞的话,回家了。

  何义飞的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嘲讽之意,他蹲在地上,从兜里摸出一根烟。

  我不用你们瞧不起我们,早晚我能让你们有哭的那一天!

  ……

  “有本事别他妈回来啊,走啊你倒是!”

  张耀阳瞪着眼珠子看着从小疼到大的姑娘,心里老伤心了,从出生的时候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大姑娘,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冬天怕化了,那家伙长大了就跟别的男孩跑了,还过来对抗自己,能不伤心么!!

  后来,在张寻真的婚礼上,一代大佬张耀阳哭的不能自已。

  “我就回来,咋的。”张寻真扬着下巴傲然回道。

  “不是走么,你走哇到是!”

  “你让我走,我偏不走,哼,我饿了,爸你给我整点吃的去!”

  “我给你整个屁!!”

  “整啥吃啥!”

  片刻后,张耀阳亲自下厨给姑娘做了碗面,又在里面放个鸡蛋,知道姑娘刚才没吃饱,怕她饿着。

  这就是张寻真跟张迟的不同之处,别看父女俩吵架,表面上张寻真是故意气她爸,实际就是再用另外一种方式去哄他,不用寻思,一会张寻真就得搂着她爸的胳膊一顿腻歪,她爸顿时就什么脾气都没了。

  而张迟就不一样了,他是真走啊,一走好几天那种,既不会哄你,也不跟你服软,就这样的小子在家能不挨揍?

  姐俩的智商在这一刻比对,姐姐完爆弟弟。

  “你不是不给我做饭么,有本事别放鸡蛋啊。”

  张耀阳没好气的将面放在桌子上,张寻真忍不住都要乐了,故而嘚瑟的来了一句。

  “我做的又不是给你吃的,摆在这好看,哎!你别给我动。”

  张寻真切了一声,咔咔的吃着方便面,父亲默默的又给她倒了一杯水:“没人跟你抢。”

  一碗面吃了一半的时候,张寻真放缓语气:“爸你们今天说那话真的很过分,哪有那么打击人的。”

  “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昂!你不能赖我,要找找你妈去。”

  “我只是不小心听到你们白天在屋里的对话了,那小子有对象,还跟你在一起,哪有这样的?”

  就在这时,寻真的母亲跟爷爷走过来。

  “我不说了么,是人家俩先在一起的,我是属于意外!”

  “啥玩意??姑娘,妈可得说你两句,你这么办不对啊,你等于第三者插足,那不是小三么!你知道妈这辈子最恨小三不。”

  “有句话叫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我跟何义飞如果早点遇见,就没她周舟什么事了,虽然说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但我偏不信它能低过真爱。哎呀,反正我俩现在在一起了,他跟周舟那个女孩分手了。”张寻真也懒得解释:“我就问你们,你们是不是真的觉得他穷所以才不想让他跟我在一起的?”

  “穷只是一方面,我们只是觉得这小子有点不太靠谱。”

  “我看人最准了,这小子跟你不是诚心的。”爷爷又开口了:“大宝贝,咱啥样的找不到,换个人呗。”

  于是张家上上下下开始给张寻真洗脑,而张寻真就是不管你们怎么洗,就是铁了心的要跟张耀阳在一起,弄得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是张迟说揍一顿就揍一顿了,可是姑娘咋办?打打不了,骂还骂不服,整急眼了就玩离家出走,担心的还得是父母。没招没落的。

  ……

  次日,何义飞从医大四出来后,直接回到西道口的办公室。

  唐没毛跟二七还没过来,何义飞就自己泡了杯茶,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

  门忽然开了,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寻真的父母。

  何义飞连忙将二郎腿从桌子上拿下来:“叔叔阿姨你们怎么来了,快坐。”

  紧跟着何义飞递给寻真父亲一根烟,自己也坐在凳子上抽了起来。

  他,压根就没打算在他们眼里留下什么好印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