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寻真的母亲问出这话的时候,一旁不吭声刚要准备喝酒的父亲动作明显顿了一下,似乎他也很在意这个问题。

  “就一个奶奶,没有父母。”

  “没有父母?”

  “嗯,从出生的时候就没见过父母,奶奶说当年地震的时候就没了。”

  “这个我知道,飞哥的奶奶是一位可好可好滴一老太太了,心地特别善良,每次我们去他家玩,奶奶都给我们做好吃的吃,咋吃都没够,平常她自己都不舍得花一分钱,我那阵子没回家,就是在飞哥奶奶住的,人家什么都不说,对我还可还了。”张迟挺兴奋的接了一句,看到姐姐跟姐夫来见家长,都走到这一步了,那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一旦成为一家人,何义飞也不可能跟自己老爸干仗,到时候又能天天厮混在一起,想想都爽。

  “是吗。”

  寻真的母亲笑了笑,紧跟着给何义飞夹了口菜:“多吃点,那你现在的工作什么?”

  其实寻真的母亲早就知道何义飞这个人是做什么的,故意问的。

  “以前开过一家海鲜大咖,后来黄了,现在跟一个老板做事,在西道口那卖房子,分利润的。”

  “袄,那也赚不了几个钱呀,阿姨说句话不太好听的话,你别生气啊。”

  “阿姨您说。”

  “我们家张寻真,单是化妆品,衣服,奢侈品,一个月最低消费十万,你觉得你能养得起她吗?”

  “妈,你说什么呢。”张寻真急了,她知道何义飞最忌讳的就是别人伤他自尊,之前在家里千叮咛万嘱咐别问这么敏感的问题,可是母亲还是问了。

  寻真的母亲瞪了她一眼,没理她。

  “现在的我确实养不起,但我会努力的。”之前面对周舟父母的时候他的自尊心就受创过,没曾想寻真的母亲也是这样的人。

  “努力一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

  “嗯。”何义飞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说了。

  “你不想表个态吗?”见状,张寻真的母亲挺诧异的问道。

  $$酷WY匠p=网|首j发V。0"

  “男人办事是靠行动不是靠嘴说的,我现在一无所有,说的天花乱坠,你们也不会相信的。”

  这就是人性最悲哀之处,你让何义飞这样的,怎么说都白扯,你要是王思聪那样的,人家就算不说,也相信他会是人中龙凤,当时很流行一个词,拼爹,爹好了,你就牛逼,爹不行,你也白扯。

  “说滴好!漂亮,鼓掌,呱唧呱唧。”

  张迟这个虎了吧唧的货咧着嘴鼓着掌,拍了半天,发现桌子上一个人都没有动弹的,鸦雀无声:“好尴尬,飞哥来咱家做客,你们给气氛搞得这么凝重做什么。”

  “你懂什么,这小子一事无成,让你姐跟他受气吗?还是让你姐养她?”原来就在老爷子喊何义飞跟张寻真两个人进屋的时候,路过的寻真母亲不小心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在母亲看来,这小子不仅穷,还是个花心的人,怎么会同意将宝贝女儿嫁给这种人?

  与此同时,她看着父亲不悦的脸,就知道他也是反对这门亲事的,既然如此,家里的这个坏人就只能自己来做。

  何义飞听到这话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妈!你这话过分了啊。”张寻真直接不乐意了:“是,咱家是有点钱,你想找门当户对的,谁能跟咱家配上?是不是马化腾,马云家的儿子跟我配一对?不好意思,人家能配得上我,还看不上我呢!!”

  “你怎么跟你妈说话呢!”父亲瞪了眼张寻真,很不高兴。

  “你们怎么说话呢,本来就是个热闹的日子,我带男朋友回来给你们看,你们就跟审犯人一样,张嘴钱,闭嘴工作的,谁能受得了?”

  “我们这是为你好,哪个父母不这么问?”

  “你们怎么跟他们一样肤浅!”

  砰!

  父亲重重的一拍桌子,指着张寻真:“我他妈是不是给你惯坏了?”

  张寻真的小暴脾气上来了,气呼呼的看了眼她父亲,随即拉着何义飞:“我们走!”

  “走了就不要给我回来。”

  “谁稀罕回来是的。”

  “寻真。”何义飞还想说些什么。

  “你走不走,不走我们就分手!”张寻真砰的一声,将门一摔,扭头就走。

  “奶奶我去看看寻真。”何义飞只跟桌子上的这个老太太礼貌的道了一声别,然后快步追了出去。

  “哎,你们干什么嘛,吃饭就吃饭,非得吵架。”奶奶叹了口气:“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你们就干仗,大孙女领对象回来,你们就算不同意私底下说啊。”

  “他们就这样,资本主义者说不了,吃菜,奶。”张迟开口说了一句。

  “一天天怎么生出两个不孝子,草!吃吃吃,就知道他妈吃,除了吃你还能干点啥,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你看你庞叔家的孩子,人家怎么就能那么懂事呢。”父亲挺来气的怼了张迟一句。

  “跟我有啥关系啊,又不是我惹你生气。”张迟还挺委屈。

  “没他妈一个省心的,看你不烦别人。”

  “烦我,我走行了吧!!”

  张迟这虎揍的,当下也走了,走的时候还是挺来气的,挺到出去以后立马欢呼雀跃起来,妈的,终于解放了。

  随即掏出手机:“唐没毛,骚七出来喝酒,少爷安排!!”

  ……

  “你个老太太懂什么,这孩子穷没事,咱家缺钱昂?这孩子还有一个女朋友,我就怕他是欺骗咱们孙女!”老爷子挺来气的点了根烟,气的双手都有点发抖。

  “不会吧,那孩子看着挺老实的,你行了啊,心脏不好,刚出院,消消气。”老太太用手帮老爷子捋着胸口轻声宽慰道。

  “什么不会,这年头谁给花心写脸上,我住院的时候这小子的女朋友就一直在医院照顾他奶奶,我天天见我还能不知道!!什么玩意啊这帮小子。”

  “你还有脸说别人,你年轻的时候是好玩意?”老太太白愣他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