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杀死父亲的凶手,何义飞不由自主的捏紧拳头,眼神愈发清冷起来。

  他知道现在不是发作的时候,要隐忍,要隐忍!

  “都在门口杵着干什么呢,快进屋,来来来,进来。”

  寻真的母亲热情的招呼着,随即何义飞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有些拘谨。

  寻真的爷爷是见过何义飞的,当下见到孙女的对象竟然是这小子的时候,当下愣了半天,咳嗽两声对其说道:“你跟我来。”

  “好嘞爷爷。”

  何义飞跟爷爷走到卧室,紧跟着爷爷上去就是一巴掌:“你小子什么情况??”

  何义飞嘿嘿一笑:“爷爷实话跟您说了吧,我跟您孙女在一起处对象处了好久。”

  “处了好久?那个周舟是什么情况?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唉,一言难尽,是这样的爷爷,最开始我跟周舟就在一起处对象了,后来你孙女给我抢过去了,这不我就跟周舟断了嘛,那天恰好我奶住院,当时我没在,周舟就给我奶送过去了,我奶这不是当时刚做完手术嘛,就没直接说,等着她好点了,我才坦白的。”

  老爷子听完照着何义飞的后脑勺啪的又是一下子:“我信你个鬼,我是岁数大了,但我不糊涂!!人家周舟起早贪黑的伺候你奶,那叫装出来的?当时没钱交医药费的时候那个小姑娘绝望的坐在走廊里哭,那是装出来的??而且那个小姑娘看着那么矜持,你俩那天晚上在医院还睡一起,这是装出来的???你骗谁呢!”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妈的,还挺不好糊弄的。

  何义飞又捕捉到一个信息,没钱交医药费的周舟绝望的坐在走廊里哭,何义飞完全能够想象到那些画面。

  “好吧,我承认了,有些时候爱情来得就是这么突然,现在我就是跟你孙女在一起了,跟那个姑娘分手了。”何义飞心一横,干脆了当的说道:“这事你可以问你孙女,她知道周舟的存在,两个人那天交战来着,周舟退出了。”

  何义飞准备玩一招时间差,寻真跟周舟是对决过,所以就算老爷子问起来也确实有这么回事,他肯定只会问个大概,不会刨根问底的问,而寻真也肯定会回答个大概,并不会回答的那么详细。

  老爷子挺生气的,随即给张寻真又叫到屋内,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就问张寻真:“这小子有个叫周舟的女朋友,这事你知道不?”

  张寻真诧异的看向何义飞,何义飞点了点头:“实话实说就行。”

  其实何义飞心里也紧张的不行。

  “我知道啊,怎么了?”

  “怎么了!!”老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量压低声音,免得外面听到:“你知道他有女朋友,你还跟他处对象??咋寻思的!”

  张寻真乐了。

  “你还乐!!”

  “这事我其实都有点不好意思说。”张寻真微微一乐:“本来他是有女朋友的,完了让我给抢来了。”

  我滴天!老爷子有些崩溃。

  “啥玩意?”

  “哎呀,爷啊,就是这么个情况,总之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跟那个女人没关系了,行了行了不说了哈,我帮我忙忙乎了,阿飞你下楼买点饮料去。”

  张寻真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略显不耐烦的拉着何义飞就出去了。

  “这个傻姑娘。”

  老爷子叹了口气……

  之后大家坐在一起吃饭,何义飞能明显感觉老爷子看自己有点不顺眼,并不像之前在医院那般和善了。

  开饭的时候,老爷子坐在把头的位置,随后是奶奶跟寻真的母亲左右落席,寻真则是坐在母亲旁边。

  寻真父亲以及张迟便在厨房拿碗端筷子,何义飞见状,便也跟着去厨房忙乎起来。

  张迟冲何义飞抛了个眉眼,咧嘴一笑:“飞哥想我没?”

  “想了。”

  “那帮二货没有我带领他们是不是一个个都寻死觅活的?”

  “可不咋的!”

  “让他们等着我,再过段时间我自由了少爷还带他们飞,哈哈。”张迟挺开心的咧嘴笑道,指向客厅:“哎,飞哥,看见没,我家是女权主义者,除了我爷,只要是男的都得端菜。”

  “牛逼。”

  怪不得呢,何义飞心想这张寻真怎么就跟大小姐一样,张迟整的就跟捡来的是的,原因在这啊。

  何义飞对于这种女权主义者向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在他来看,他更喜欢男人在外面拼事业,回到家中媳妇早就把热乎乎的饭菜备好。

  不过这是在别人家的事,自己也无法说些什么。

  碗筷备好,张迟又从爷爷开始一人倒了一杯酒。

  “他不能喝酒。”

  就当张迟准备给何义飞倒酒的时候,张寻真立马说了一句。

  “啥玩意?我飞哥不能喝酒?这货要是喝起酒来,简直现代酒神李太白。”张迟虎了吧唧的说道。

  “我说他不能喝酒听不懂吗?”张寻真瞪着她老弟!

  “喝两口没事,爷好不容易来咱家一趟。”张迟悻悻一笑。

  “大老爷们喝点酒应该的,来一杯。”

  老爷子发话了,张寻真只好不能说什么,只是用眼神一个劲的告诉何义飞,千万别喝酒。

  在东北喜欢吃饺子,坐席喜欢喝酒,不管喝多少,你必须得喝尽兴,如果请客吃饭没有酒,就有一种招待不周的感觉似的。

  尤其是老爷子这一辈的老人,那几乎是顿顿不离酒,你要说酒对人身体不好,人家就会说了,人家毛爷爷抽烟又喝酒,活的岁数一样大!

  现在的时代越来越好,搁以前那会,家家住着平房,靠烧炉子煤炭取暖的时候,喝酒之前要先烫壶热乎乎的白酒,那样喝起来才过瘾!

  “孩子多吃点哈。”虽然老爷子看向自己有点不爽了,但是旁边这个老太太说话却是轻声细语,慈眉善目的,让何义飞对她好感倍增,年轻的时候肯定是个很温柔的大美女,有那么一种感觉,面前这个老太太就是几十年后的周舟!

  “谢谢奶奶。”

  何义飞冲她微微一笑,起身接过奶奶夹过来的饭菜。

  “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多久了?”

  {酷p匠?,网|正Pb版-D首O$发#0s“

  张寻真的母亲突然开口问道。

  “呃……认识很长时间了,在一起并不算时间太长。”

  何义飞很巧妙的再次避开时间点这个问题,他模棱两口的回答,引来老爷子不满的一声哼,在老爷子看来,他跟自己的孙女应该是暧昧很久,确立关系也就一天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