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不好,做个支架手术。”

  奶奶虽然最喜欢周舟,可对于寻真她也是喜爱的。

  “啊?什么时候的事?”

  张寻真感到吃惊。

  “好几天了,你看。”

  奶奶不以为的掀开袖子,露出一片青紫青紫的手臂,看上去非常令人心疼。

  “哎呀妈呀,老疼了吧。”

  张寻真回头瞪了眼何义飞,那意思不言而喻。

  何义飞尴尬的笑了一声:“我看你忙就没告诉你,怕你担心。”

  “给我等着袄!”张寻真咬牙切齿的冲何义飞嘀咕一句,随即又笑呵呵的对奶奶说道:“奶我先下楼跟我爷他们说一声,等会儿过来看您哈,阿飞没告诉我您住院,不然我早就来看您了。”

  张寻真充满愧疚的说道。

  “没事没事,你们忙嘛。”

  奶奶连忙摆手。

  尤其她是S川人,说起东北话,后面总是有尾音,听着很好听。

  不一会儿,张寻真气势汹汹的回来了,在电梯门口的时候就给满脸堆笑的何义飞一顿掐:“奶奶住院你都不告诉我,我说你那天晚上怎么没回来,原来是陪奶奶住院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让奶奶知道了,怎么想我,你诚心的是不。”

  何义飞被掐的一蹦跶一蹦跶的,身子正以诡异的弧度弯曲着。

  “王八蛋。”

  张寻真又蹬了一脚,直接给何义飞踹倒了,一旁路过的小护士都看乐了。

  随后张寻真进了病房内陪奶奶聊了半天,看得出来奶奶聊的也挺开心。

  怎么说呢,不管孩子娶的是哪个媳妇,只要是自己孩子的媳妇,那都喜欢,即便在当时心里可能会觉得另外一个更好。

  张寻真走的时候还跟奶奶撕扒了一会儿,原因便是张寻真留下一千块钱给奶奶,奶奶不要。

  就这么撕扒了一会儿,何义飞张口了,将这钱塞回给张寻真,拉着她就往出走。

  “诶,你怎么回事,我给咱奶拿点钱这是应该的!你给我塞回来干嘛?”

  出了医院门口张寻真有些生气的看着何义飞。

  “咱俩又瘠薄没结婚,你给我奶拿钱算怎么回事,不用拿。”

  “不是,何义飞你现在为什么跟我这么见外了?”

  “有吗?”何义飞一愣。

  “没有嘛?我最近给你花钱你都不用,说说还急眼的那种,你是啥意思?”张寻真挺费解的:“就今上午来说,我偷偷给你兜里塞了一千块钱,你为啥又给我放回来了?而且你没发现你现在跟我说话总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吗?”

  这就是张寻真最来气的地方,她认为两个人在一起就不该分彼此,突然地,这何义飞整的跟自己这么见外,让她没由来的一阵恐慌,这是要分手的前兆,尤其是现在对自己的态度那跟之前简直判若两人。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是非常准的。

  就拿刚才的事情来说,如果是周舟扔下这一千块,何义飞不会去做任何阻拦,只会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往回找,例如给周舟买礼物什么的,绝对只会比一千块钱多,不会少。

  “我一天就抽个烟,加个油,别的地方也不花钱啊,烟你在家里买了一条,没了就给我续上,油你给我的加油卡,给我这一千块钱干嘛呀?我也不用上呀,难道你让我用这钱出去飘唱?”

  “行啊,你老玩我早就够了,出去换换口味也行,去呗。”

  何义飞成功的转移了张寻真的想法。

  “那我去了昂?”

  t看P、正、版,章{节上√酷匠~网/0

  “去呗,你带着我,玩完之后我给你付钱。”

  张寻真磨着银牙说道。

  “走走走,哈哈。”

  何义飞粗暴的搂过张寻真就往出走,不过不是去飘唱,而是去吃饭。

  何义飞比张寻真要高将近大半个头,搂着张寻真就跟搂小孩一样,不过女孩子就喜欢被这样宠着。

  两个人来到医院跟前的一家麻辣香锅店,一人又要了一大碗米饭,起了一瓶北冰洋边喝边聊起来。

  “晚上我们家家庭聚餐,一会儿我带你去买几套衣服,穿的帅帅的过去哈。”

  “啥也不用买,我人去就行。”

  “那不行,你第一次正式的进我家,必须要打扮的像样点才行,我警告你昂,去了别抽烟,别喝酒,哪怕你就是装也得装一下子。

  在张寻真的逼迫下,何义飞下午特意去理了个发,又洗了个澡,蒸了个桑拿,随即又去买了一套新衣服,新鞋子,争取给他们留下一个不错的好印象。

  而张寻真则是早早地回了家。

  “啥玩意我飞哥要来?”

  张迟翘着二郎腿,手里打着王者荣耀听到张寻真的话以后顿时激动起来。

  好几天没看见何义飞了,早就想的不行。

  “你那么激动干什么玩意!是我对象过来,又不是你对象。”

  “你说的好像没有牙的话,那不是我大哥,我姐夫么!”

  张寻真白了她老弟一眼,随后对她爸说:“你们到时候收收脾气,别给他甩脸子啥的啊。”

  “当然啦,我大姑娘的对象来了,怎么会甩脸子呢,我去买菜,他愿意吃点啥啊?”张寻真的母亲挺开心的问道。

  “啥都行,只要有肉他就能吃饱。”

  张寻真美滋滋的笑着,随即拿着扫把就在地上咔咔一顿扫,紧跟着又在那拖地,这叫一个勤快。

  张迟渍渍渍的撇着嘴,冲他奶奶说道:“奶,你看见没,你大孙女以前在家都不知道扫把长啥样,这我飞哥来咱家,扫把都快给你轮出火星子了。”

  “滚犊子,过来帮姐一起干!”

  ……

  晚上五点钟,何义飞拎着四彩礼来到张寻真的家里,尽管不是第一次过来,但他这一次却格外的紧张。

  一进屋的时候,张寻真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齐刷刷的围了过来。

  “爷爷,奶奶,叔,阿姨,你们好。”

  在张寻真的介绍下,何义飞腼腆的挨个喊了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寻真父亲的时候,眼神没由来的发直了。

  感受到何义飞不善的眼神时,张耀阳眉头一皱,总感觉这眼神在哪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再年轻了说:   第二更到,我知道大家最近几天可能看的不够爽,更新两更实在太少,没办法,你们忍一忍哈,等着23号一过,我爆更,将这十天的全都给你们补上。还有,虽然只有两更,但我一定会非常认真的写剧情,放心吧。感谢淘汰大哥的解封,解封得姿势真特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