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有这么个说法,属于纹身的禁忌,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现在的年轻人都没什么讲究,喜欢就纹了。”纹身师见何义飞铁了心要纹,也就没必要给他说些添堵的话,况且你纹啥都是你的事,只要自己赚钱就可以了,以后你出不出事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船长友情提示:(这东西有些时候不信不行,当初有个人也是在我家这片属于混混一类的,前脚纹的小鬼,出来开车就撞死了,挺邪乎的,大家看看就好,真的别去触碰这些禁忌)。

  “我不管他有事没事,我就是要杀人的,来吧。”

  何义飞冲纹身师笑了起来,纹身师看着何义飞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本想说他一句真能吹牛逼,毕竟这小子怎么看着都不像能杀人的样子。

  “大哥斗胆的问一句,你结婚没?”

  “没,咋了?”

  “我觉得在纹之前先问一遍你的女朋友比较好,她们有的人真的很讨厌这些东西。”

  “我说你哪那么多废话,纹就完了。”何义飞的耐心被他磨完。

  “好吧,这个价钱……”

  “不差钱!整就完了。”

  “好吧。”纹身师开始备图案,然后在何义飞的身上先画一遍。

  “多久能纹完?”

  “大概得半个月,这个不好弄。”

  “行,回头我媳妇要是给你打电话,你就说我从昨晚就在这纹了。”

  “嗯。”

  纹身远比何义飞想象的要疼的多,刚开始就像针扎是的那样疼还能忍受,随着时间进行很长以后,有的还碰到骨头,那样就非常的疼了,可是何义飞仍然咬着牙一声不吭,任由他摆布。

  这样一整就是五个小时过去了,纹身师满身是汗,看了眼时间已经来到夜里十一点钟:“哥,咱们今天就到这吧,我这眼睛都有些花了,在整下去恐怕会影响图案的美观跟质量。”

  “嗯!”

  “你比大多数人都厉害,一般的人纹两个小时就疼的不行了。”纹身师挺佩服的说道,随即又叮嘱道:“别受凉,别沾水,要是红肿就抹点这个药。”

  何义飞接过药笑了笑,有句话没说,我连死都不怕,还怕这点疼吗?

  交了一些钱之后,何义飞离开纹身店,直径走到张寻真租的房子里。

  一般结了婚的男人会非常感触一件事,那就是结婚之前看着家里的灯还亮着,就会感觉心头一暖,结完婚半夜回到家看见家里的灯还亮着,就会感觉心头一颤。

  当下何义飞看见家里的灯还亮着的时候,心里就是发颤的!

  张寻真什么脾气?之前在微信里就已经表现过她的愤怒了,这时候还没睡觉,铁定是要跟自己干仗的。

  果不其然,何义飞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张寻真双手环抱,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表情很严肃,寻真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媳妇还没睡呢!你看我给你买啥了。”

  何义飞就跟董存瑞炸碉堡一样冲到张寻真面前笑呵呵的晃悠手里的雪糕。

  张寻真冷冷的看着何义飞:“解释解释吧,昨晚一宿没回来上哪去了。”

  “昨晚有点事就没回来。”

  “啥事啊?找别的姑娘睡觉去了吧。”

  何义飞心里一抖,难道她都知道了?

  酷匠网ID正W版首…发V☆0☆

  不应该,如果张寻真知道跟周舟的事,估计这时候也不能这么淡定!

  “没有。”

  “没有?你确定?”

  “非常确定,没有,我昨晚就是出去纹身了,怕你不同意,没敢告诉你,纹完之后挺疼的,我就随便找个宾馆住下了。”

  “纹身?纹的啥呀?”

  何义飞就将睁眼关公给她看了,吓得张寻真惊呼一声:“你纹这玩意干啥,多吓人昂!!我可是听说这个不太好。”

  “啥好不好的,以前都是迷信,什么年代了,而且我就算有事,背着这个,要是扛起来了,以后我就能大富大贵。”

  说着,何义飞直径走到卫生间,打了一盆热乎乎的洗脚水,随后端在张寻真面前,第一次,这么的,主动地温柔的帮她洗脚。

  将她两只可爱的小脚丫放在水盆里,用手轻撩水在上面帮她细心地搓着。

  张寻真嘴角露出微微笑意:“告你袄,不要以为你给我洗个脚我就能原谅你。”

  “本来我也没惹你生气,我就是怕你不同意才先斩后奏的,你像我在社会上奋斗,必须要纹点不一样的,这样我才能起来,好几次我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我必须要纹个关二爷镇镇那些不祥之物。”

  “得,你别再说下去了,在说我都害怕了,赶紧给衣服穿上,我就不明白了,你就为什么非要起来呢,当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不是挺开心么?”

  “不起来你养我?”

  “昂,我养你。”

  “呵呵,就算你愿意,你爸妈也不能乐意,我更不能乐意,我不想让别人说我是吃软饭的,总之我对你好就完了,其它不管我干什么,你只需要默默的支持我就行。”

  何义飞霸气的话在张寻真耳朵里变成了情话,之前还有一肚子火的她见到何义飞回来的一瞬间就什么火气都没了。

  洗完脚以后,何义飞将擦脚毛巾放在大腿上,随即将张寻真的脚放在上面很认真的擦拭着,然后笑呵呵的说:“很晚了,我们去睡觉吧,明天还有工作要忙。”

  “你抱我,哼!”

  何义飞微微一笑,一把抱起张寻真就往卧室走,只是关灯的一瞬间,何义飞嘴角的微笑变成了冷漠。

  ……

  次日,两个人在极度不情愿中醒过来,没有人能抵抗住温暖的被窝所带来的诱惑,尤其是冬天,听着外面呼呼的北风。

  “不想起床,不想上班。”

  张寻真迷茫的坐起来抓着乱蓬蓬的头发有些崩溃,眼瞅着就要到上班的时间了,不得不咬着牙,闭着眼睛往卫生间走。

  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后,才感觉清醒许多。

  随后张寻真一边抹着洗面奶一边冲刚睡醒坐在床头抽烟的何义飞说道:“你不说想见我家长么,我爷过两天出院,到时候我们全家人要坐在一起吃饭,到时候你来呗。”

  “啊?行。”

  何义飞点了点头,心中不免在想,张寻真的爷爷是见过自己的,如果这时候的张寻真知道自己跟周舟还有来往的话,后面的事就不好办了,他必须想个办法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