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住院部的病房里,我们一家人都守在外公身旁,等着他老人家早点醒来,毕竟这是大手术,麻醉的时间有点长。

  我看着外公身上插满的输液管,氧气管,还有各种其他管心里头不是滋味,年龄这么大了还在遭受这么一回罪,幸好手术顺利,不然真的落下一遗憾,我刚毕业赚钱,还没有孝敬他老人家呢。

  接下来几天,亲戚们都陆续来看望了,小雅也没有住到旅馆,而是将就着在医院的空床铺上睡了几天。我和妈妈都好宿没睡了,虽然有其他人陪着,但是还是抢着守夜,外公又要倒尿盆又要润唇,这种事情我们来做,心里会安心很多。

  外公清醒的时候,我都会陪着他说一会话。特别是当我把小雅介绍给他时,老人家总是打量着她,脸上泛出来的微笑,我知道是高兴且满意的。每次亲戚们问起小雅时,我和小雅都会努力说明我们的关系只是朋友,有时候越解释就越难解释清楚。

  妈妈问我工作怎么样,好几次催促我回深圳上班,家里事情他们会料理,外公这边慢慢稳定了,只等着伤口复原出院,我想问题不大,也是时候回去找工作了,于是决定在回东莞前,带着小雅到处转转,也不能白来一次。

  老家是山区,除了爬山看看风景,我也想不到其他地方,当我把想法告诉小雅时,她也特别兴奋,貌似她也很想。

  我决定后天就走,所以明天可以尽情玩耍一天。

  对于从小在山下长大的孩子,登山根本难不到我,有时候走一整天都不会觉得太累,可能是从小锻炼走路的关系,小雅则不同,她在平原长大,估计早就忍受不了,内心叫苦不已,但是嘴上要强着,直到实在走不动,才一屁股瘫地上了。

  一路上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像乌龟一样慢慢爬。遇到平路我背着她走,上坡路我拉着她。当我们走到山顶时,我也累得够惨,如果是我一个人,我不会感觉太累。但是现在带着小雅,似乎我也被她“传染”了,脚心传来阵阵酸痛。

  我想下山还是坐车好了,虽然是山上,但是作为地区景区,还有每天有三四趟小巴士上下。在山顶小雅拉着我,对着对面山谷疯狂地呼喊,似乎我们俩内心都积压了很久,整个山谷都回荡着我们的声音。

  最后一声,我对着大山叫出了“我喜欢小雅”,站在我旁边的小雅有点整蒙的感觉,因为我从来没有也不敢向她作出这样的表白,现在对着家乡的大山,我放肆地讲了内心话,顿时感觉人松懈很多。小雅这时紧紧地抱住了我,这下我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我跟小雅历了这么多,也算是坐实了,至少我们认可了对方。

  下午我们最终还是选择坐巴士下山,因为爸妈都在医院,我带小雅回到了我家。晚饭我打算自己做一顿,小雅喜欢吃肉,也喜欢吃绿色蔬菜。我家的菜园很大,如果是夏天肯定会种了很多瓜果蔬菜,可是现在是年初,气温低很多菜都没有,只有香菜,大蒜和大白菜。但是小雅也兴趣很大的跟着我,到菜园里摘菜。

  整整一天,我们都腻在一起,真的很满足。用着农村的土灶和大锅,小雅为了帮我生火烧水,衣服都弄脏了,但她依然起劲,好不容易做好一餐饭菜,最后发现竟然就只有两个菜,一个肉片汤,一个青菜,最后还是我煎了两个荷包蛋。菜虽然不多,略显寒酸,但是我们吃得津津有味,毕竟是在自已的家,我们俩个人一起完成的。

  明天就要走了,我提议小雅住我家,睡在我房间。我到医院陪外公一晚,明天启程回东莞,票也提前买好了。小雅坚持要陪我到医院守护外公,当我们到医院把想法告诉爸妈时,妈妈坚持让我和小雅回家睡,休息好明天好出发,不同意我守夜,外公更是赞同妈妈的意见,觉得没必要陪护,经不起他们的劝说,最后我带着小雅回家了。

  早上起来时,我发现小雅就抱着我睡的。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体温和香气,这种感觉真的很妙。

  s$酷~S匠&网首*,发&^

  我努力使自己平静,借着窗户透进来的亮光,我吻了小雅。

  等小雅醒后,我们先收拾了全部行装,再去洗漱。最后手拉手到镇上吃好早餐,再到医院跟外公和爸妈道别后,就踏上了回归东莞的路,接下来将是一个崭新的自己,一个寻找梦的小青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