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一直在怀疑自己的纯洁性,以前对淑我可是脸皮厚得很,现在对小雅倒是斯文有加。我没有选择跟小雅同床共枕,而是分开睡,这倒让人觉得有点假正经,假斯文的感觉。

  锦星这边的房间都是单人房,床倒是挺舒服的。因为靠近大学城,周末这边开房的大学生情侣较多,所以房间设计的风格显得温馨。沙发也是跟床似的,既宽大又厚实,所以我选择睡沙发,也不是很难受,反而入眠比较快。

  下午醒来时,已经是两点多了。我洗了把脸,准备趁小雅熟睡的机会,一个人独自到楼上瞧瞧,因为过去我和淑的出租房就在上面第二间。

  我穿着拖鞋,拿了烟和钥匙就出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轻轻带上房门。

  当我走到楼上发现整层都被改建时,心里明显有点失落。原本以为过来可以找找当年的感觉,现在什么都不存在了。不过反过来想想也好,既然跟淑断了,连这点记忆都断掉对我来说应该算是好事吧。

  我下楼后对着楼道间的天窗,看了许久。抽了一根烟,不知为何我竟然笑了。回到房准备开门,结果刚插入钥匙,小雅就把门从里面开了。

  “你不是在睡吗,怎么醒了呢,我刚出去抽根烟”我震惊之余说出了这句话。小雅倒是显得没睡够,慵懒地对我说:“我刚起来撒尿,没看到你,就开门找你。你怎么不在房里抽呢?”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接问笑她,我打趣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说撒尿不害臊么,你可以说解手或者上洗手间都成,一点不像外表这么斯文。

  A☆更R\新c8最Av快¤上酷fJ匠ZG网…

  ”原本我想和小雅开个玩笑,没想到她居然有点不开心了,拉长着个脸,我连忙向她解释我没有嫌她没文化或者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女孩子说话不要这么随意,也没有什么恶意,最后她才白我一眼,洗澡去了。

  我全身都是烟臭味,在火车上呆了一晚还有汗味。小雅洗完澡,就换了套蛋黄色的羽绒服,配上红色的高邦鞋,十分青春靓丽,估计走在大学校园里会吸引不少男学生的注意吧。我二话没说,脱了衣服就冲进卫生间洗澡了,洗的时候还不停地哼了小曲,小雅则在外面叫骂,说我唱得难听叫我快点洗完,带她去逛校园。

  这一年在深圳工作,我也没买什么衣服,换来换去还是两条修闲裤和两件棉衣。除了上次过年买的一套较贵一点,其他衣服放在现在,论款式全都是out了。我把过年这套新衣服穿上,手在头顶摸几下就跟小雅下楼了。一路上小雅还取笑我短头发好打理,梳子和镜子的钱都省了。

  锦星楼离学校东校门很近,只花了三分钟,我和小雅就已经站在了校门口。

  偌大的校门,现在看起来显得很雄伟,以前怎么没觉得呢。因为是年初刚开学,返校的学生不是特别多,这下我和小雅漫步在校园,应该不会被撞到熟人了。

  刚进校园,就看到了“荷塘”,一个人工小湖泊。里面种了不少睡莲和其他品种的荷花,湖边栽满了杨柳和海棠,周围全是绿色草坪。湖上还有石板桥和凉亭,以前是外国语学院的英语走廊,晚上就是情侣恋爱的地方。现在人虽然少,但是也有零星的小情侣在上面嬉戏拍照,小雅见到这些显得格外开心,还不忘记拿出手机这里拍一下,那里自拍一个。

  当我准备离开这里,去体育馆时,小雅揽住了我。然后轻轻问我:“周成,你在大学肯定谈过女朋友吧,要不要讲给我听一下”。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因为以我笨拙的表现,我觉得自己不像是恋爱高手啊,也从来没有提过跟淑的那一段。但是现在被小雅问起了,我显得左右为难。

  我心里想,如果我答没有,就显得我实在没面子,在学校不受女生欢迎啊。好歹现在我也是小帅哥一枚,虽然不是十分清秀,但也是五官标致吧;如果答有,那后面将要面对一大堆的追问,甚至会让小雅不开心。真是非常艰难的抉择,最后我对小雅说曾经暗恋过,但是毕业时表白被拒绝了,就这样含糊的混过去了。

  但是小雅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似乎充满疑问但始终没有再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