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了淑的电话后,我没有细想,直接搞完卫生,就下楼向宿舍楼走去。睡下前,我还想了一下小雅,希望手机叮的一声响起,可还是静静地,我只好先睡。

  连续两三天没有回应后,我就把心思放在了思考怎么过年的事了,毕竟今年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在异乡过年,没有亲人的祝福与陪伴,也没有家里温暖的火锅与炭火炉,想想就十分冷清,可我必须坚持下去,哪怕是再孤独,也不能将这样的信息传递给在家过年的爸妈和弟弟。

  接连着有同事打包行李准备回家过年,我好几次无聊都帮他们扛着大包小包送他们到车站坐车,虽然不是亲人,但是分手那一刹那,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酸,在外奔波一年,现在可以回家跟家人团圆,是件多么幸福的事啊,以前每年都在家里过年,只会觉得随着年龄长大,过年已经没有什么乐趣,现在想想,却是份外珍惜和想念。

  现在宿舍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同事了,KTV的营业时间也调整了,收场时间改到了十二点钟,客源越来越少,我们的空余时间则越来越多,甚至领班和经理直接跟我们讲,做到年二十八,大家就停业休整一周吧,生意冷清没什么钱赚,不如停止营业,大家也一起过个好年。

  @酷匠;v网N正版首oI发B

  听到这人通知后,我没有感觉很开心,因为如果有事做我反而不会那么快陷入孤单与无助,现在停业就表示我有一周的时间,放任自己。这一周的时间,对我而言,却是那么漫长而没有意义。

  表哥他们也回家了,之前几年没回家,今年都急着提前回去了,而大河家更早回了,前几天回去的时候,他还告诉我,叫我忍耐几天,等他年后过来再找我好好聊聊,这会要是他在陪我抽烟喝酒,也好过一个人吖。

  最后几天都是象征性的在营业,我也懒得站在走廊了,都站了半年了,脚已经不知道什么叫酸了,职业习惯培养了我长久站立不酸不肿的耐力,现在我只要坐在吧台玩手机游戏,看着电脑屏幕发呆了。

  当我还在搜集新闻信息时,手机叮的一声,我看到了一条我期望很久的短信,“周成,你还在泰隆上班吗,我在火车站,麻烦来接我。雅”当我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我的心情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心跳急速上升,我的小雅终于回信啦,而且还叫我去接她,我没有想太多,直接叫同事帮我照看一下,飞速般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车站。

  在火车站外边的肯德基,我见到了小雅,身穿一件黑色小皮衣的她,身边没有其他行李,除了一个小手提袋。我惊讶又不好意思地走过去,问她“小雅,我来了,你的行李呢”,小雅指了一下地上那个小袋子,说她的全部家当在这里,其他行李物品已经不要了,贵重物品也只有一台手机和一张银行卡。

  她递给我一个汉堡,叫我趁热吃,我当时也有点饿,吃完就催促着她跟我回去,现在宿舍很多是空的,我可以让她睡我床铺,我们同事睡隔壁。但是她拉住了我,说让我带她去别的地方过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别的地方过年呢,深圳不是挺好的么,熟悉的环境,熟悉的街道。

  可她执拗不肯,无奈我只好先跟她回到泰隆,在附近酒店开了一间房给她睡,我用自己身份证登记了的,钱却是她坚持自己付的,没让我掏钱,包括回来的士费都是她付的,好像她不想欠我太多,而我也没有坚持。

  其实我很想留下来陪她,但是她洗完澡问我几时回去,可不可以陪她聊一下再回,我就知道晚上我没戏,于是乎跟她讲了一下明年我的计划,以及我的过往。

  她对我是大学本科毕业做服务生这事很是吃惊,因为她也曾有过大学的梦想,只是因为家里的经济原因被迫放弃了继续上学的机会而已,我们对彼此的认可度又提升了一级,其实临走时我还是很想问一个傻问题,就是那晚她究竟有没有跟客人出去开房,其实我也明白她坐台这么久,不可能没有跟客人出去过,如果她说没有,我想没人会相信她,可是耻于开口问这个隐私问题,毕竟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于是简单交待一下,就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我以为她会晚上给我发短信,打电话,结果什么都没有,我只是在极度眼困中沉重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