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休终于到了,来泰隆上班三个多月,每个月就休两天,月中一天,月尾一天。

  现在是月底,可以去找表哥吃餐饭了,过来上班这么久,都没有敢去他家,一是因为他在产线很忙,听说厂里接了很多加工单,周末都要加班,二来我也实在想不出理由要去见我那个表嫂,当初我拎着行李离开她家搬到宿舍时上班时,她的脸上才出现笑容。毕竟不是亲兄弟,在那还要看他们脸色,真不是我想要的,但是前两天爸妈打电话来,叫我去看下他们,毕竟刚过来时给他们增加了困扰,这才无奈趁放假过去请吃个饭,也算是换个好脸色瞧瞧。

  ◇-更新"最D#快q上酷\匠网‘

  出门后给表哥打了个电话,是表嫂接的,她说表哥还在带班,不能陪我,叫我自己坐车过去,她做饭给我吃。我脑筋也转得快,找个借口说下次去,也就搪塞过去了。

  这大白天放假,干脆去买点衣服吧,过来这么久除了工衣还是工衣,都没有好好犒劳过自己,现在起码有工资了,虽然钱是存起来还大学助学贷款的,但对自己不能太抠,置办点新衣服,也方便日后泡妞吧,想到将来能衣着光鲜去泡妹子,自己想想也是醉了。

  当我回宿舍取东西时,又在楼下碰到了小雅,还有她的老乡,那个带金链子的男人。每次想起他那条又粗又亮的链子,我只想把他想成一条狗,一条靠哄女人卖淫才能生存下去的寄生虫,当然人家不会这么想,他内心肯定觉得很风光吧。

  我原本想低头跑步进去,但是没想到这条狗竟然挡住了我,还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喂,是你小子想泡小雅是吧,听阿红说你还想约她上床,对不对?”,咋一听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一会就听明白了,这事怪我理亏,所以我只能假装不记得,于是小声说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什么小雅”,我急步绕开他,想先上楼再说。没想到他一伸手就把我拽住了,我两只手虽然空空,但是个头还真不是他的对手,况且当时楼下还不时有同事路过。我瞄了一下小雅,她并没有说什么,任凭我们撕扯。这时,小雅的老乡姐妹,那个叫阿红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指着我的鼻子说道:“方哥,就是他,上次小雅回家哭,我问得清清楚楚,就是他欺负了她,给他点颜色看看,不要让他再骚扰小雅了”,我还没听完,就感觉天旋地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经瘫坐在地上了,接着是被人踢了几脚,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捂住肚子,脸上又被人踩了几脚,我被打傻了。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别人,也没有被人打过,原来被打是这样的滋味。

  末了,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晃动了脑袋。才发现嘴角都是血,而且手被蹭破了皮,而我搜索四周,竟空无一人。光天化日之下被打,也无人施以援手,更没有人打电话报警么?这世道太黑暗了,我当时没有想太多,肯定是那条狗对我动了粗,我脱了外套,在花坛边抡起一块砖头准备追出去打人,可是哪里还有人影,只有受伤无助的我。

  我灰头土脸地回到宿舍,又请同事代我向领班请一天假,然后就去诊所看伤了,简单做了个包扎,我就觉得不那么疼了,被人打了我也不敢让同事声张,也没有去大医院,因为我感觉不是特别严重,只是当时有点晕有点疼罢了,但是从此我心底埋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并暗暗发誓,将来我一定要有地位有势力,才可以保护自己,而且告诫自己,小雅不过是我错看的一个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