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开学了,内心充满了各种兴奋和激动,特别快出发的前两天,胃口都降低了,饭都不想吃,第一次出远门的感觉怪怪的。

  父亲提醒我再检查一次,看漏掉东西没有,我又反复检查了,确保没有落下东西。

  九月十一号,我和父亲出发了。

  我背着一个新书包,提着亲戚送我的水果和母亲煮的鸡蛋上路了,因为行李箱两只轮子是坏的,父亲便扛着我的箱子,我们直奔县城火车站。

  可能是开学季吧,火车站挤满了人,我也是第一次来火车站,人山人海的,父亲举着箱子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时不时父亲提醒我注意书包,不要被别人的东西拌倒了,我们就这样一直挤到候车室。

  这里插个戏剧性的东西,因为父亲也少出远门,我也是第一次坐火车。所以在坐车时,坐反了方向。比如K301有北京-广州方向对面停靠了另一列是K302广州-北京方向我由于比较激动没看清楚,就指示着父亲跟着人群站进了相反的那趟列车,不知道为什么车厢登车时,列车员没有提示我们坐反了,我们就找到那个位置坐下了,火车开动了,一直走到武汉市,有其他乘客走过来,说我们父子俩占了他们的位置,我们手里有票,就据理力争,最后他们拿了票跟我对票,列车员也过来了,才告之我们坐反了,最后父亲显得很沮丧,我也紧张起来,要是坐反了,该如何回去啊,还能不能坐回原来那趟车啊。当我们还在求助列车员时,旁边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轻蔑地说了一句话令我至今记忆犹新,他们在交谈:”看着这男孩子挺聪明的,怎么父母俩都这么蠢,乡巴佬没坐过火车,坐反了都不知道“。当时父亲也听到了,我看到父亲脸色很不好看,我狠不得杀了他们几个,但是刚出来人生地不熟,我们只好隐忍了。然后在列车员和乘警的帮助下,我们在武汉下了车,然后带我们到后台办事员那里重新签发了两张票,知道父亲是送我去读大学,他们都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并且免费带我们进站台,换乘了另一趟南下的车,因为换了车,所以没有坐位,父亲和我挤在巷子里,直到第二天天亮我们才到**市****学院的所在地。

  到了站,我和父亲拿着行李下了车,我还是跟在父亲后面,但是当我看着父亲满头汗水扛着箱子,时而举高越过人群,时而夹在腋下,时而扛在肩膀上,我就知道他有多累了。可我只能跟在后面,当时心酸得不知道如何形容。特别是因为我的失误坐反车,还被那群无知的年轻人嘲笑之后,我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心里直骂自己笨。不但害自己受到嘲弄,还让他们伤了父亲的尊严。

  刚出站,就远远看到车站门口有很多年轻学生举着牌和横幅,上面写着欢迎2004级新生入校,各个系的都有,其中我就看到了文化传播系的牌子,我拉着父亲指给他看,我感觉看到救星般,以最快速度冲过去问,学长们告诉我,因为有车来接新生,叫我们排队先放好行李,等人凑满了一车再去学校。

  就这样我们搭着接新生的车,来到了学校,早餐都没有吃花了大半天功夫,跑了很多地方才交齐了学费和杂费。

  k酷*匠"$网‘永q久4,免j费看-;小说

  提到学费和杂费,都是弟弟一年的工资,我又心酸了。

  铺好床,办好手续,父亲和我在外面吃了个快餐,一个青椒炒鸡蛋,一个大白菜炒豆腐,居然被收了五十元钱,真是黑心啊。

  但是没办法,见父亲也没说什么,我也没作声,心里不是滋味,知道这世界太黑暗了。

  由于父亲回程票是第二天,所以父亲和我在学校里逛了一个下午,晚上就挤在我床铺上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大早他坐学校送家长的车回去了,临时偷偷塞给我四百块钱,叫我应急。原本生活费是充卡里的,这个就相当于零花钱吧,我又被父亲的举动感动了。

  新学期的军训马上要开始了,接下来又是折磨人的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